河北善良农妇被冤判八年 丈夫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河北省景县刘集乡祥庄村葛秀丽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中午从地里干活回家,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当时乡亲们看不过眼,签名呼吁立即释放她回家。然而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景县法院对葛秀丽非法开庭,判她八年刑。目前葛秀丽被非法关押于石家庄女子监狱。

八百九十七人签名呼吁立即释放葛秀丽
八百九十七人签名呼吁立即释放葛秀丽

葛秀丽的丈夫张书胜二零一五年六月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发起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最高检收发室六月四日上午十时签收。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葛秀丽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一次、非法拘禁五次、行政拘留三次、劳教一次两年、非法判刑一次八年,给控告人全家造成了极大精神痛苦和经济负担。根据中国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等。因此,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江泽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他相关责任。

葛秀丽女士修炼法轮大法后,十多年不愈的慢性肠胃炎、心脏病、神经衰弱、类风湿几个月内全部消失,而且还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婆媳关系好了、邻居关系好了。村里都说葛秀丽是个好人。

下面是葛秀丽女士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所遭受的迫害事实:

多次遭受乡政府人员毒打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七月间,乡政府怕葛秀丽去北京上访,派人到她家实行监控。她回娘家,他们找到她娘家,她赶集、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一个多月的时间,被抓去关了三次,共计约十余天。乡干部说:“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上边下的命令,不许法轮功上访。哪里有去的,哪里的干部作检查,撤职或开除。俺们也不愿关你们,江泽民的命令谁敢违抗?”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夕,乡里派人到她家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正常生活、孩子作业都受影响。葛秀丽说这样做是侵犯人权,他们就说她攻击乡干部。元旦那天上午副乡长马建刚、走卒陶立春(又名陶庆华)到家绑架葛秀丽,陶的拳头、耳光往葛秀丽头上、脸上打,抓住她后脖领子带头发,从堂屋甩出三米多远,躺在屋门外的地上,头上一个大疙瘩流血,胳膊在地上磨掉一块皮,青、紫、红色一大片,往外渗血星,拖拉着往汽车上拽,葛秀丽大声喊:“乡里又来抓人了!打死人了!救命啊!”乡亲们闻声赶来,见这俩歹徒凶野残暴,极为愤慨,当面指斥。他们逃回乡政府调来二十多人,进村扬言抓打抱不平的又说是来抓葛秀丽的,谁阻拦,连他一起抓。

在乡政府,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目王晨雨用竹尺打葛秀丽的脸,凶狠地说:“你撞墙!撞死算了!我看着你死!对你们炼法轮功的打死白打!”陶立春、邓建阳等几个人把她打得嘴张不开,吃饭困难,嘴唇肿得老高,满脸青紫、黑色,眼睛肿得勉强睁一条缝。乡党委书记张宝顺、乡长沈建国威胁她说:不写“保证书”看乡里这帮人(招募的三十多名男青年当打手用的),电棍电,看电视里手指钉竹签儿吗?天天折磨你,叫你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年也甭过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晚,马建刚把葛秀丽骗到乡政府,当天就被送到景县看守所,十九日晨四时,景县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秘密送到石家庄河北省劳教所,当家人找乡六一零王晨雨要人,他说:“没有办法,上边给乡里要三个劳教名额(有其录音)。葛秀丽被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非法劳教两年。

在石家庄劳教所遭惨无人道折磨

在石家庄劳教所,葛秀丽被劫持到五大队二中队,一个姓刘的队长找葛秀丽谈话,她言语对大法师父和大法不敬,被葛秀丽制止,她对着葛秀丽的脸就是几巴掌,关进了阴暗、潮湿的约两平方米的禁闭室,禁闭室的地上放一块小床板,贴近屋顶的水管断续的水珠往下滴,葛秀丽两手高举着,被吊铐在铁门上七天,限制大小便。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四月中旬一天,因为秀丽不穿劳教服,被罚站、被踢,后来弄到饭堂里,十来个男警,手执电棍、橡胶棍,气氛恐怖。两人抓住葛秀丽的两肩、两臂,余者轮流用橡皮棍打她,一棍子下去,就起一道肉杠子,打倒了,拽起来,橡胶棍又高高抡起不分头脑的继续打。皮肉的承受力太有限,臀部、两腿肿到极限,鼓鼓的胀痛,颜色变了,知觉也变了,不能摸。暴雨般的耳光,拳头把她打懵了,鼻子、嘴里的血连成线往下滴,脸上、手上、棉袄上的血把她染成了红色的血人,被骂着、逼着穿劳教衣,按在桌子上写“保证”,弄得满桌子都是血。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恶警们擦了桌子又给她擦脸、手,掰开手把笔塞到她手里拿着她手写“保证”。不写,把手按到桌面上用竹棍打手指,用橡胶棍打,全身抽筋似的抖动,打一阵逼问一阵,用电棍电一阵,电腋下、乳房等敏感部位。葛秀丽已记不清当时有几根电棍同时电,每电一下,心突然往起一揪,全身瞬间痉挛一下,这种痛苦语言无法表达出来。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后来,葛秀丽觉得全身在缩小,缩得很小、很小,只剩一点点了……就是这样,恶警还叫嚣说:“是装的,拿水来泼。醒过来,狠狠治!”这只是冰山一角,被灌食、被打的昏过去,送医院抢救等残酷迫害。

就这样一个纯真善良的农妇,被劳教折磨了整整两年。

从地里干活回家被绑架、判刑八年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中午,葛秀丽从地里干活回家,衡水市公安局、景县公安局、刘集派出所开着四辆车,大概二十余人突然包围了葛秀丽家,翻墙进入院内,他们如狼似虎闯入民宅,不说明任何理由、不表明任何身份、不出示任何证据,强行把葛秀丽和她的女儿(女儿没炼功)绑架,非法抄家,抢走现金、电脑等大量私人物品。

葛秀丽和女儿被带到景县公安局,家人去公安局时,葛秀丽被铐在椅子上而且被泼的满身是水。(其女儿当晚被释放。秋收、种小麦、一切农活靠亲戚、邻居帮忙。)

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景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葛秀丽非法开庭。(当天,景县的北外环路实行了交通管制,在县法院门外聚集了公、检、法的车辆,衡水市派来了二十名特警,景县出动了八十名警察、武警中队及便衣数名,景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庆昌亲自到现场指挥。景县政法委书记,景县公安局正、副局长,景县法院院长,县各乡、镇负责政法工作人员、县派出所相关人员、县部份村支书、村长均到达了现场,景县法院准备当日开庭的一切其他案件都延后了。)

审判长乜凤凯阻止葛秀丽的一位辩护律师入场,只是从到场的所有亲属中选了葛秀丽的丈夫、儿子等五人到庭旁听。开庭前,法警将已经进入法庭参加旁听的葛秀丽的丈夫驱逐出法庭,只允许三人旁听,葛秀丽的丈夫和女儿都未能参加旁听。

葛秀丽的另一名律师当庭为葛秀丽做了无罪辩护。法院公诉方在理屈词穷中休庭。葛秀丽最后陈述刚说了半分钟就被刘智华、乜风凯粗暴打断不让再说,葛秀丽的自我辩护权被非法剥夺。

法庭四月十八日对葛秀丽非法判刑八年,没有通知她家人。

二零一四年六月,葛秀丽和家人上诉到衡水中级法院。衡水中院法官李贺通知律师不开庭审判,律师两次申请公开开庭审理,可是法官李贺不通知律师、我和葛秀丽,在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秘密维持原判八年,把她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

在二零一四年六月,葛秀丽和家人对景县法院刘智华、乜凤凯和公安局曹光、房春生等人执法犯法、枉法裁判、破坏法律实施等违法犯罪行为,已控告到各级检察院、法院、人大,至今没有回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