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高一喜被迫害致死 警方欲黑箱操作逃避追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与妻子于四月十九日半夜被警察从家中绑架,警方一直不让家属看望高一喜。四月三十日相关人员告知家属高一喜已经死亡,在火葬场,不让家属看遗体,却要家属签字解剖、火化,在家属不同意解剖的情况下声称“解剖”了。

苦苦哀求之下,高一喜十六岁的女儿勉强被允许在两米之外,见到爸爸的尸体。关于高一喜被迫害致死情况,请参考明慧网相关报道《高一喜遗体被强行“解剖”》《高一喜被迫害致死 妻子仍被非法关押》

高一喜

高一喜

高一喜到底是什么时间被迫害致死的,到底什么时间“解剖”的?为什么不让家属查看遗体?高一喜死亡时双目圆睁,紧握双拳,双腕铐痕明显,且身体已经僵硬,胸部鼓起,腹部特别瘪。高一喜的死亡事件存在诸多疑点。家属聘请了律师代理此命案,协助调查高一喜致死的原因。

此后律师先后到牡丹江市公安局、牡丹江看守所驻检办公室、西安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监所科等处反映高一喜被迫害致死的事实及家属要求彻查的诉求,但各部门除了将律师和家属推来推去外,并不想使真相水落石出,企图尽早火化尸体,销毁证据。

一、当事者逃避律师调查取证

五月五日,高一喜的代理律师先后去了牡丹江先锋分局,先锋警务室,立新警务室,圆明警务室等参与抓捕高一喜的警务室了解情况。 律师先到了立新警务室找办案人于洋,其下属说于洋报案子去了,让下午再来。下午律师再一次去了于洋所在的立新警务区,一警察说于洋不在,律师表明身份来了解情况。当律师提到高一喜时,该警察一惊,并拒绝向律师提供于洋的联系方式。

下午律师给参与抓捕高一喜的相关人员逐一打电话,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李学军挂断,于洋两个电话一个挂断,一个忙音,而吕洪锋的电话停机。

二、检察院涉嫌渎职作假

随后律师赶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在驻所检察室,何朝、孙言检察官接待了律师,律师向两位检察官陈述了家属及律师的要求:监督高一喜在看守所期间是否存在刑讯殴打情况以及调取相关录像。他们回避调取录像的关键问题,只是推脱说:等待尸检报告,四月三十日解剖,大约三周出结果。并且还威胁律师:你们所抓几个了?(指二零一五年七月九日当局对人权律师的大抓捕)

五月二十三日,驻所检察室检察官田瑞生主任通知家人说,尸检结果表明高一喜系冠心病发作致死,但却拒绝出具尸检的书面报告。

然而年富力强的高一喜,本无任何疾病,身体非常健康,家族中也没有冠心病史,当局是怎么检查出他患有心脏病呢?而且冠心病的尸检结果又如何解释高一喜头部有淤青、双目圆睁、双手紧握等离世前极度痛苦的体征呢?

三、控告状无处递交 各部门推诿不作为

为了给冤死的父亲讨回公道,高一喜十六岁的还在上高一的女儿决定到相关部门控告。五月十八日,孩子先来到牡丹江市中级检察院,递交对高一喜被迫害致死案相关责任人员的控告状,但工作人员以没有尸检结果为由不予以立案。家属又到了牡丹江中级法院,工作人员说她们受理不了这个案子,让家属去牡丹江西安法院立案。而来到牡丹江西安区法院,法院接着推脱说这是大案,得找牡丹江西安区检察院。于是孩子又来到西安区检察院,那里的工作人员却让孩子向抓捕被害人高一喜的先锋分局要立案通知书和拘留证。因为先锋分局拒绝提供,孩子为父申冤却求告无门。

家属控告书

四、几度奔波,家属和律师坚持重新鉴定尸体

因高一喜的死因存在重大疑点,家属和律师打算重新鉴定尸体。五月二十五日,高一喜的代理律师下午到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驻所检察室继续交涉,可是田瑞生主任不在。律师来到牡丹江市检察院控申处,谭庆和主任又把责任推到驻所检察室的田主任身上,约定第二天即五月二十六日再交涉。可二十六日上午,高一喜家属和律师到了看守所后,却发现驻所检察室空无一人。

高一喜家属和律师只得赶到牡丹江市人大常委会。保安说,人大通知没有法院裁判的,一律禁止入内。经反复沟通后,家属和律师终于踏进了人大信访办公室的门,和姚吉元详细反映了案发前前后后经过。姚吉元先是以种种理由推诿,说案件不属于他们管,应该找市委信访办。律师说人大监督一府两院责无旁贷,并希望人大密切关注案件进展。最后姚吉元说:“你大老远来了,我要让你看到牡丹江人的风范。让你改变对牡丹江人的看法。我不但关注,还要过问一下。”于是他主动给市检察院控申处谭庆和联系。

然后高一喜家属和律师到了市检察院找谭庆和,律师讲述了被害人家的具体情况,希望给解决问题。这次谭庆和拿起电话叫来了田瑞生,经过几番奔波,律师终于向一直不露面的田主任递交了委托手续和重新鉴定申请。田瑞生主任说,家属可以委托第三方进行鉴定,费用约一万多,让家属和律师晚上五点等电话,他协调双方安排时间谈谈处理意见。

五、当局逼迫孙凤霞放弃鉴定

五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多,高一喜女儿的大舅打来电话,告诉高一喜哥哥、高一喜姐夫和律师马上到看守所,三人被领到看守所三楼会议厅,都被搜身检查,不准带手机、电脑及任何随身物品,全方位安检,禁止录音录像,室内有几个大摄像头监控,被全程录像。在场的有看守所马国栋所长,国保队长李学军,监管支队长,监所科王明利(负责调取监控录像),立新警务大队副队长吕洪峰,驻所检察官田瑞生,公安先锋分局和国保支队的警察,看守所管教,政法委等一些工作人员,还有很多小武警,一大帮特警近三十余人,坐满了一大屋子人,表现的阵势很大。高一喜妻子孙凤霞(至今被关押在看守所)也被带到现场,有三人做笔录。

不知他们提前对孙凤霞做了什么,孙凤霞表示不用做尸检了,说话语无伦次,有些颠三倒四的,一会说丈夫一天要吃五顿饭,一会又说要高一喜的DNA鉴定,一会说要不是为孩子我都不想活了,表现的特反常,没几分钟孙凤霞就出现心脏不适,警察表现的恐慌赶紧给吃救心丸,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警察对这个可怜的有着巨大压力的孙凤霞不知做了什么手脚,这时看守所给家属放了高一喜在看守所的监控录像,家属表示看不明白,必须找专业人士看,看守所说录像已经刻盘封存了。高一喜哥哥说:“我是看着高一喜长大的,他一直没有病。” 高一喜哥哥问田瑞生:“我还提出一个问题,人死了多长时间尸体才能僵硬?” 田瑞生回答:“二十四小时以上”。高一喜哥哥说:“我看到高一喜被送到公安医院不到二十四小时,尸体怎么就僵硬了呢?”这个疑问提出后,在场的很多人都感到震惊。

面对警察的威胁造势,律师义正词严的把家属的要求都说了出来。但警察却对家属的正当要求置之不理,只是要求高一喜妻子孙凤霞,高一喜哥哥,高一喜姐夫和律师都对自己说过的话签字。田瑞生又跟吕洪峰说:“吕大队,孙凤霞身体不行,和其它单位反映给她办保外就医”。吕洪峰假惺惺的说:“我把这些东西都送给市领导看”。

据悉,牡丹江不法人员挟制失去自由的孙凤霞,逼其放弃重新鉴定的权利,并企图在六月一日火化高一喜的遗体,销毁罪证。

附:孩子的心声

我今年才十六岁,一个多月前还是高高兴兴的一家人,突然间我没了爸爸,妈妈又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里。爸爸是在看守所被关押不到十天就离奇死亡的,尸体又被强行解剖。看到我爸尸体表情,就知道我爸爸死的非常痛苦。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警察怎么这样狠!!为什么对信真善忍的爸爸下如此毒手?

我年纪还小,虽然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但我仍然想为爸爸讨个说法。抱着对政府的信任,我奔波于牡丹江市公检法各部门,希望能立案调查此事,还爸爸清白,给年迈的八十多岁的奶奶一个交待,给自己一个做女儿的孝敬。这是天理,可他们连个电话都不敢接,不敢见我,看到他们的伪善,真的令我失望。

爸爸的死让我对警察“叔叔”有新的认识了,在我心目中警察是抓坏人的,是保护人民安全的,怎么还抓好人哪?还抄家,我真的不明白,做好人真难哪,爸妈的遭遇让我彻底的清醒了,看透了这共产党(真正的邪教),没有为老百姓说真话的,办实事的。

希望大家关注此事,给予我和家人支持,谢谢。

控告申诉检察科 谭庆和 13694675777

监管科

王明利 固话6483539 手机13836361167 警务通手机15504531077
杜兴武 固话6483539 手机13945368755 警务通手机15504531078
王红 手机15945496256 警务通手机1550453107

国保队长李学军

国保队长李学军

立新警务大队吕洪峰

立新警务大队吕洪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