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喜遗体被强行“解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与妻子于四月十九日半夜被警察从家中绑架,三十日家属被告知已经死亡,在火葬场。高一喜到底是什么时间被迫害致死的,到底什么时间“解剖”的?是不是早已经摘取了器官?

牡丹江市司法相关人员,一直不让家属看望高一喜,告知死亡后又不让家属看遗体,却要家属签字解剖、火化,在家属不同意解剖的情况下声称“解剖”了。之后,高一喜的女儿在二米之外看到高一喜的手是紧握的,身体已经僵硬了,胸部是鼓起来的,肚子都特别瘪。

高一喜,牡丹江市穆棱市穆棱镇河北村人,曾当过酒店经理。他妻子孙凤霞,四十多岁,在穆棱市下城子火车站上班。夫妻都修炼法轮大法,孝敬父母,为人善良诚实,家中还有八十多岁的母亲与正读高一的女儿。

一、半夜绑架、抢劫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上近十一点,牡丹江市在月牙湖附近水务局小区居住的大法弟子高一喜、孙凤霞夫妻被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先锋公安分局先锋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等共五人绑架到圆明社区警务室。

警察对高一喜家进行了非法抄家,抢走了打印机、笔记本电脑和几本大法书,并把私家车也给查抄了,把车的后门撬坏。随后高一喜夫妻被劫持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吕洪峰告知高一喜的女儿(下简称高女儿)高一喜夫妻被送看守所。高一喜的母亲和女儿给吕洪峰打电话要去见人,吕洪峰不让见;问在哪,吕洪峰不告诉。高一喜的家人打出租找到吕洪峰,吕洪峰不让见高一喜,说有什么话他给带去,就匆匆走了。

二、推诿、欺骗

四月二十五日高女儿到先锋分局去要人,在那得知是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大队办案,接着去了牡丹江西二条路394-4先锋分局圆明警务大队要人,没见到办案人。

下午吕洪峰给高女儿打电话,让去见他并让快点去,时间有限。高女儿去后,吕洪峰没谈放人的事,而是问你家车哪去了,把车弄回来,就让你妈回去,车不回来不让你妈回去。高一喜的女儿回家一看车在家门口,就给吕洪峰打电话,说车在家呢,吕洪峰说你把车衣穿上,两天以后再听消息。

四月二十八日上午,高一喜的女儿给吕洪峰打电话要求见高一喜,吕洪峰推脱不让见。高女儿去找吕洪峰,一个警察告诉吕洪峰把“案子”交给牡丹江国保支队队长李学军和立新警务室刑侦队副队长于洋了。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高一喜的老母亲和女儿到在牡丹江西四条路天威小区的立新警务大队找到办案人于洋,于洋态度很不好,高声说话,他们还是不让见人。十点多,高一喜的家属出来,打出租回去在前面走,后面紧跟一辆白色小轿车,车上有便衣跟踪。

三、拒绝家属探视、哄骗回家

高一喜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遭到看守所野蛮灌食。

四月二十九日中午,高一喜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他的女儿听说高一喜被看守所送到牡丹江市公安医院。下午一点左右,她们赶到公安医院要求见高一喜并要求无条件放人,牡丹江看守所多人,包括看守所的温代夫都在公安医院,并听到其中有人说公安局都不知道,她们指高一喜的家属怎么来了。

看守的警察不让见,赶他们回家。看守的警察恐吓高一喜的母亲和女儿:不离开就报“一一零”抓人。高一喜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要见儿子和十六岁的女儿哭喊着要见爸爸,苦苦哀求,老人支撑不住躺在地上。他们仍无动于衷。

晚八点多,来一帮人,劝高一喜的母亲和女儿回家。晚九点多钟,高一喜的老母亲和女儿被带上一辆灰蓝色车里,后面跟着一辆小白车,车号是黑C,M7274。把高一喜的老母亲和女儿哄骗走了。

高一喜的家属被从牡丹江公安医院哄骗回到牡丹江高一喜的住所,四月三十日中午十点多回到穆棱市家中。

四、致人死亡、图谋火化遗体

高一喜的女儿四月三十日十点来钟到的家(从牡丹江回穆陵镇),到家之后中午十二点多钟,她二大爷给高一喜的女儿打电话,说他们(公安局)非得拉着他去牡丹江一趟,高一喜的女儿跟二大爷说:我和我奶都回来了,你去干嘛,不去!二大爷说:不行,他们都给拉着他都上车了。高一喜的女儿就跟他说可能是交钱什么的,高一喜的女儿说二大爷要是交钱怎么整,咱们都没有钱,就不用交。

中午,他们就把她二大爷拉去吃饭,吃完饭以后高一喜的女儿还不知道(高一喜死亡的噩耗),吃完饭他们(公安局)直接就把她二大爷拉到四道火葬场去了,她二大爷就给她二大娘打电话说:他们(公安)说让二大爷见一眼直接就要把高一喜的遗体火化、解剖。然后她二大爷不同意就说:这不行,这家人都没来你不能动,然后就给他们骂了。

她二大娘就给她女儿打电话了,她女儿就给高一喜的女儿打电话说你爸没了。高一喜的女儿说:不可能。

五、不许家属看遗体

高一喜的女儿就跟她小姑她们都联系了,然后家属就坐车到牡丹江了,赶到四道火葬场大约下午一、二点钟。

高一喜的女儿及家属赶到火葬场时,牡丹江市公安局西安分局、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刑侦队副队长于洋和刘群(职务不详),剩下的都是公安局的、司法的、分局的、检察院的都在那,还有特警以及高一喜妻子孙凤霞工作单位牡丹江下城子火车站两个人早已赶到现场,并拦着高的女儿,不让见她爸爸遗体,先协商。高一喜的女儿的大舅就跟他们说理,他们也说不出来话,都不让高一喜的女儿见高一喜的遗体,就是“先谈”,高一喜的女儿的大舅进去协商,然后找高一喜的女儿。他们说你母亲已经见完你爸了,上午见的,你母亲就在附近。

高一喜的女儿说我能不能见见我母亲,和她商量商量?然后他们就让高一喜的妻子过来了,两边都是特警,有两个女的带着高一喜的妻子,就是把着她。高一喜的妻子就坐在谈事的椅子上,高一喜的女儿就过去说:他们说的这个解剖我们能同意吗?谁都不能同意!就不能动!但是他们(公安)就说,说什么都不好使,就拦着高一喜的女儿及家属不让进,还假称这是法律程序,二十四小时内必须解剖,他们说现在家属不同意也不行,就说你同不同意没什么用,必须得解剖。得经他们协商同意,尸体解剖后同意让家属进去看,家属得把手机什么的都交出去再进去,然后家属再进去,看完家属再出来。

高一喜的女儿及家人都拦着,不让动,不让动。他们调来一车特警把守在那,能进去见高一喜遗体的那个唯一通道他们都站满人了。高一喜的女儿问他们谁决定让解剖的,他们说这是他们所有人商量结果决定的,还给高一喜的女儿看什么所谓“法律文件”,高一喜的女儿没看。

六、强行解剖、不许家属靠近遗体

高一喜的女儿用什么办法阻拦都不行,就给他们跪下,就一个劲的求他们,高一喜的女儿说:大爷,你等一等,我小姑明天上午就来了,等她见一面不行吗?他们就说不行。高一喜的女儿说让我进去和他们协商。

有一个人让高一喜的女儿抱头不让动,高一喜的女儿根本都靠近不了高一喜,在高一喜的女儿都没到跟前时,就有两个特警把高一喜的女儿的手反扳着都不让高一喜的女儿动,大概得离着两米远。

后来高一喜的女儿说:你们松开吧,我离近一点,我什么都不干。然后高一喜的女儿就离近看,看到高一喜的手是紧握的,身体已经僵硬了,左手往左撇,右手抬起来点往右撇,胸部是鼓起来的,肚子都特别瘪。

高一喜的女儿就哭喊着:爸爸你醒一醒,我是你姑娘,爸你听见了吗?叫了两声,他们就说高一喜的女儿情绪激动,就把高一喜的女儿拉出去了,就使劲把高一喜的女儿给拖出去了,总共高一喜的女儿见了高一喜没两分钟。他们完事后给高一喜穿上衣服,大约晚上六七点钟整个过程完事。

当天晚上八点多高一喜的家属回到穆棱镇。

七、控制家属,扬言强行火化

四月三十日警察扬言三后(五月三日或四日)尸体火化,现在高一喜家属与外界失去联系。高一喜的妻子孙凤霞仍被关押在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磊四月三十日晚去看望高一喜家属,五月一日十点左右被绑架、抄家。五月三日牡丹江市又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