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少女被迫害精神失常 母亲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省亳州市法轮功学员于成英有一个聪明、懂礼的女儿——李迎喆,母女俩自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二月,母亲于成英被戴黑头套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十五岁的女儿李迎喆被送洗脑班,后多次非法关押,被迫害精神失常,二零零三年,十八岁的李迎喆仍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于成英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于成英女士,今年六十岁,教师,修炼大法前,满身是病——失眠、心脏供血不足、浑身水肿、腿疼、腿沉、气喘无力。一九九八年,于成英看了一遍大法书后,全身的不舒服不翼而飞,她那喜悦、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梦里都笑。

于成英的女儿李迎喆,一九八五年十月出生,也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她变得更聪明、内向的性格变的开朗了,懂事,有礼,学习成绩日上。在高中,李迎喆是班长,英语绘画有特长,老师经常讲:她的画我真想给她打一百分。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场浩劫中,于成英四次被抓非法劳教,女儿被数次关押、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仍被非法判刑三年,流离失所九个月,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十多年来没有自理能力。下面于成英讲述的她们母女俩的遭遇。

花季少女被迫害精神失常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十五岁的女儿李迎喆被绑架,送洗脑班,不“转化”就不放人。有一次,当着她老师的面(她老师当“包保人”),一个恶警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她哭了,恶警们还讥笑她:“不是能吗?哭什么?”

二零零一年七月,女儿从洗脑班的二楼跳下逃走,流离失所,在大法弟子家,这家转到那家躲着,不敢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警察找到了十六岁的女儿,绑架了她,对她刑讯逼供,让她说出在谁家住的,给她套上黑头罩,拉背铐,五天五夜折磨不让睡觉,还给她灌酒(恶警知道修炼人不喝酒)、灌食。女儿曾经自述:“灌食时,先是几个警察把我按住,狱医拿着中指左右粗的管子,先从左鼻孔插入,顿时,我感到不能呼吸,快闷 死前的难受。由于喘不过气,使我不得不大叫,拼命挣扎,少叫一点,就会呼吸不到一点氧气,非常痛苦。因我喘不过气,所以狱医使劲插也插 不进去,又拔出管子,带出的血溅在了上衣上,接着又插入右鼻孔,还是插不进去。那时,是二零零二年七、八月份。”

人心都是肉长的,才十六岁的孩子遭受这样的折磨,谁能受的了?这时,女儿就有些精神不正常了。她经常绝食,一绝食就被警察灌食折磨,每次“取保”回来,都瘦的奄奄一息。看到女儿被折磨成这样,我和丈夫的心都要碎了,天天在担惊受怕中煎熬。

李迎喆回家后不久,派出所的人就到家骚扰,问:“还炼不炼?”她总是说:“炼!”又被抓走。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这样被折着,精神状态失常了,就这样的情况下,警察还不放,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还判她三年。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我把女儿“保”出来时,她已瘦的不成样子,精神状况更不好了,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几天里,自己关在卧室不吃不喝。没办法,我们就送到精神病院看病。这些年,周边的几个精神病院都住过,花去几万元。一直不能断药,现在嗓子发不出声音,还头疼,不跟别人接触,也不让别人到家里来,什么事都做不了,孤独的在家呆着,成了我和她爸的一块心病,原本一个天真可爱大有前途的好孩子被迫江泽民流氓集团害成这样。

于成英遭多次非法关押、经济迫害

一九九九年后,江泽民以小人嫉妒之心和手握的大权,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造谣污蔑,我家也无宁日了,单位逼我不让上班,扣发工资,派出所的人不分白天黑夜不定时到我家骚扰,经常半夜砸门入室乱翻。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被关押四十多天,在这个过程中又把我和其他同修送合肥劳教所“转化”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号早晨,我还没穿好衣服,恶警带十几个人闯进我家,要我跟他们走,我在卧室不开门,他们就野蛮的踹坏了卧室的门,拉我不动,就几个人把我抬上车。我被关押二个多月后,送合肥非法劳教一年。由于迫害,我放弃了修炼,几年下来,什么病都出来了,心脏病、低血压、胆囊炎、失眠、胃病、血糖高,血脂稠、头晕等。二零一零年,我又重新回到大法中修炼了,刚炼了两天,我的病好了,是大法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我每次被绑架,不但单位不给工资,拘留所里还勒索钱,丈夫打工也挣不到多少钱,儿子还上学需要钱,女儿还要吃药维持,这十多年来,我们欠债五、六万元。这一切的不幸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