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冤狱折磨 甘肃高吉银、王玉红夫妇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甘肃省金昌市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十几年来遭到中共人员的人身、精神和经济迫害,两人都曾被非法判刑,财物被掠夺,电话被监听,还时常遭到派出所、街道人员的恐吓。两人的父亲也因这场迫害而过早离世。

高吉银、王玉红夫妇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高吉银、王玉红夫妇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自己遭迫害事实。

两位老人在迫害中过早离世

王玉红的父亲王其永,一九四二年出生,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大柳乡东社村十一组村民,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无偿帮助孤寡老人,义务教功,是远近闻名的好人;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大柳乡政府、派出所人员骚扰 、恐吓、限制人身自由,王其永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含冤离世。

高吉银的父亲高尚先,一九四四年出生,原甘肃省金昌市八冶公司职工,吸烟、喝酒成瘾,身体瘦弱,患偏头痛。修炼法轮功后,烟、酒自然戒掉,体重增加,精力充沛。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单位人员以拒发退休金要挟,高尚先在高压恐怖下放弃了修炼;在儿子、儿媳被绑架判刑后,压力更大,二零零六年六月含冤离世。

夫妇俩被绑架 五岁儿几天无人照看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晚八点左右,金昌市“610”、国家安全局警察梁波等,金昌市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李新华、李廷琴(女)、郭某,金川路派出所、广州路派出所等十余人闯进我们夫妻开的商店,把顾客堵在门外,把整个商店封锁,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抄家,掠夺财物。

我们夫妻被绑架,当时年仅五岁的孩子亲眼目睹了恐怖场面,吓得一声不敢出,呆呆坐着。可怜的孩子几天无人照看,直到邻居通知我们老家的父母。

我们夫妻被绑架后,金昌市“610”一帮人再次闯进商店,恐吓夫妻俩年迈的父母交出法轮功的书籍,诱骗老人说这样能减轻夫妻俩的罪行,同时抄走了夫妻俩的户口簿、身份证、照片。后来家人到“610”要证件,他们只退还了户口簿;身份证和照片一直扣押至今。

我们夫妻被绑架后,当晚高吉银被绑架到金昌市国安局,连续四十八小时讯问逼供,十七日把高吉银押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王玉红当晚被押到金昌市戒烟所,晚上两点多又被押到金川路派出所双手背铐在高低床架上,连续讯问逼供到十六日下午,又被押送到金昌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们俩在看守所被野蛮灌食,高吉银被拉到医院插胃管,至今鼻孔还经常流血。看守所所长徐福有、副所长陈国民指使男犯人,把王玉红按倒在地,压住胳膊,用温水冲的面糊强制灌食,连续几天的灌食迫害,王玉红嘴角被撕裂出血,身体虚弱。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八日,金川区法院第一次秘密开庭,二零零五年三月第二次秘密开庭,对高吉银非法判刑五年,对王玉红非法判刑三年。 两人分别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和兰州女子监狱。

王玉红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在兰州女子监狱,王玉红曾因拒绝写“不炼功保证书”,被关禁闭迫害,禁闭室窗户无玻璃,寒风刺骨,狱警杨晓芬拿着电棍强迫她骑在冰冷的铁凳上,双手铐在铁凳腿上,只能弓着腰身体无法挪动。王玉红来例假,血渗透外裤,沾满铁凳,监狱长段生成还辱骂她。

酷刑:束缚椅
酷刑:束缚椅

王玉红被迫害得极度虚弱,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被送往兰州劳改医院(对外称康泰医院),医生说:再晚来就没命了。 当时医生诊断是肺结核,血色素只有七克。王玉红在劳改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又被押回监狱开揭批会,罚站,导致王玉红病情恶化,再一次送到劳改医院,诊断为胸膜炎,胸膜已经粘连,动了手术,手术时未使用麻药,疼的撕心裂肺,在肋骨缝隙处插了引流管,抽出来的全是脓和血。过了两天引流管太细被脓堵塞,第二次又插了更粗的引流管,五十天后引流管才被拔出。

甘肃女子监狱看到王玉红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把她推给了家人。他们断定王玉红回家也活不成。王玉红回家时,经营多年的商店及住房因拆迁已荡然无存。只得借宿亲戚家,她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

高吉银狱中被打断肋骨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高吉银被押入兰州监狱,入监的第一天狱警指使犯人徐爱民逼高吉银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被高吉银拒绝,七、八个犯人一起对他拳打脚踢,把他的肋骨打断,三个月疼痛难忍,上床都很吃力。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同年十二月三十日,高吉银被押到武威监狱。十二月三十一日,高吉银和武威监狱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秘密押往酒泉监狱。酒泉监狱狱警施行暴力强制“转化”,长时间不让睡觉,逼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狱警唆使心狠手辣的犯人毒打。狱警唆使犯人毒打软肋,外表看不出伤,身体多处内伤。长期的精神、肉体折磨,高吉银头发花白、语言迟钝、经常失眠,很长时间颈椎疼痛、手指无力。回家后,酒泉监狱还指派当地的居委会进行所谓的“回访”,不断上门骚扰。

我们夫妇出狱后,仍多次遭骚扰、抄家、绑架。我们目前只把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是想给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控告江泽民也是在为他们鸣冤。作为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现在该是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因此我们请求最高检察院对造成我们严重伤害的元凶江泽民依法提起公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