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说:是法轮功把她变成一个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我是学财会专业,毕业后在药厂财务科上班。由于性格耿直,为人处世不会圆滑,又不会对领导溜须拍马,也不给领导送礼,所以在我休产假期间他们将我直接转到车间当工人。

一、迷失

当时,我的心理极不平衡,可又无可奈何,因为家里既没钱又没人,沮丧,愤懑,怨恨几乎要将我击倒,但看着襁褓中的孩子,我只能忍着,将泪水咽到肚里,强挺着支撑着这个家,丈夫的单位黄了,他失业了,孩子又体弱多病,虽然没有大病,可隔三差五就感冒发烧,我的心时时都是焦灼痛苦。

本来想让婆婆帮忙照看孩子,让丈夫出去打工补贴家用,因为我这一百多元的工资都不够孩子花的,可被婆婆断然拒绝,也不说理由,其实她正在给她女儿照看孩子,她也实在说不出理由,就不帮你看孩子。我欲哭无泪,死的心都有了,我开始失眠,整宿睡不着觉,怨气十足,怨自己命不好,怨老天不公,怨丈夫无能,怨婆婆心狠,怨同事势利眼,怨领导仗势欺人。

下到车间工作后,我破罐子破摔,我不再矜持,我学会了说粗话,骂人。也和别人一样往家揣药,不管自己用不用,反正有机会就拿,同事之间也不再谦让,我谁也不惧了,和同事的关系搞得很紧张,谁也不敢招惹我了。但我的内心非常苦闷,因为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我迷失了自己,奋力挣扎也看不到出路,看不到我的未来。我就象一个被命运抛弃在黑夜的孤儿,行尸走肉般的活着,机械的上班下班。

二、找回自己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我的儿子只有四周岁,连续几天都高烧不退,吃完退烧药好一会,不一会又开始烧。丈夫外出打工,白天我还得上班,就把孩子送幼儿园,晚上看到孩子烧的迷迷糊糊,我心急如焚,好在吃药不花钱,就给孩子吃了最好的药,可高烧还是不退。

第二天到单位跟同事说这事,一个老同事跟我说,你家孩子可能是惊吓引起的发烧,所以吃药不好使,你还是想别的方法吧!

我一听一下束手无策,这时一位姓张的同事跟我说:这有本书,你拿回去看看。其实在这之前有同事几次向我推荐过这本书,都被我拒绝了,还被我一阵嘲讽及揶揄。这次是因为孩子发烧,走投无路,迫不得已的把书带回了家。

这本书就是《转法轮》。晚上我把孩子哄睡后,我就开始看书。看着看着,我就睡过去了。就在似梦非梦中,我看到一个巨大的法轮,旋转着慢慢从空中落下,瞬间進入到我的小腹,我猛然惊醒。哦!原来是个梦。

第二天早晨起床,孩子烧退了,人也精神,也正常吃饭了。到单位跟张同事提起梦的事,同事说:你根基真好。我回了一句:什么根基不根基的,我才不信呢。

我的孩子从小伤热,体质弱,感冒发烧是常事,一冬天光输液就花一千多,那时我一个月工资才二百多元。孩子病好了,我自然很高兴,所以书还接着看。白天在单位一切正常,晚上回到家把孩子安顿好了,我忽然就来病了,头像裂开一样的痛,一切感冒的症状全来了。我急忙吃下了大剂量的感冒药,心想我可不能有病,孩子小,丈夫又不在家。可药咽下去还没五分钟,我就喷射状的呕吐起来,吐的翻江倒海,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阵狂吐过后,我虽浑身无力,身体瘫软,但头不疼了,而且脑子异常清爽,那种感觉很奇特,也很难用语言描述,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书上说的都是真的。

早晨起床,身体的一切不适全没了,困扰我很多年的偏头痛和老胃病也不翼而飞。到了单位我第一时间找到张同事。听了我的叙述,她高兴的说:老师管你了。这次我没有反驳她,也没说不好听的话,因为我已经说不出口了。她一再叮嘱我,今后如果碰到害怕或危险的事,记得喊老师的名字。我高高兴兴的答应了。看她高兴的样子,我也很激动,委托她马上给我请一本《转法轮》。

过了一天,半夜也不知几点,我忽然发现卧室出奇的黑,一阵阵的恐惧向我袭来,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就是感到瘆的慌,感到害怕,这时只有一缕光亮从窗户透过来,更加剧了我的恐惧,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我闭着眼拼了命的喊:李洪志老师,救我!李洪志老师,救我!

也不知喊了多少遍,等我再睁开眼睛时,我的恐惧感没了,也不觉的害怕了,我看到一团黑色的东西,非常慢的从我的身体上飘出来,然后飘到地上,最后慢慢的从门飘走了。

三、脱胎换骨

早晨起来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心情那个好呀!就感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透着快乐,从内心的深处涌出的快乐,没有任何事也没有任何人任何物质能阻挡这种快乐,看天天好,看地地美,连花草树木都可爱,看到的人个个都觉的顺眼。

我炼法轮功前后的身心巨大变化,我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更不用说别人了。脑子里就是法轮功,我有师父了,我有依靠了,我有目标了,我有归属了,我是法轮功的人了,怎么想都是高兴的事。一句话,我炼法轮功了!

我不再怨恨任何人,与婆婆、领导、同事的那些矛盾和纠葛,就象上辈子的事一样,忘却了。如果不炼法轮功我是永远做不到的,我不再往家揣药。也能忍了。

有一次,我和同事去买水果,我刚交完钱,也不知道为什么卖水果的小贩就把我买的水果给扔到大街上,这要是以前,我不得跟人家干起来呀!可当时我啥也没说,把水果捡起来就走了。同事吃惊的看着我:炼法轮功,真不一样了!

后来同事聊天说起法轮功,她们都竖大拇指,她们认为法轮功可以从骨子里改变一个人。我有一个同事,她丈夫是警察,曾参与过迫害法轮功,还说过很多诋毁法轮功的话,我同事说:无论你怎么说,我从某某某身上看到的是法轮功把她变成一个好人。

在邪党迫害大法前,我丈夫是支持我炼法轮功的,他看到我身体健康,孩子没病,他也要炼,他说等回本市打工就开始炼。可是还没等他炼,迫害就开始了。迫于邪党江魔的淫威,单位领导将坚决不写保证书的张同修开除,我由于在车间工作,领导也不知道我炼,那天我帮张同修收拾个人用品,看她远去的背影我大哭一场,我从此失去了与法轮功学员的联系。我也不知道去找谁问,也不敢去问别人,我就自己在家看书,也不知精進,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看书。在单位谁说法轮功不好说师父不好我就跟谁干,我谁都不惧。

四、丈夫由害怕到参与做真相

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我突然接到了张同修的电话,她说她梦见我在往下滑,我撂下电话,骑车就去找她,她给了我新经文和一些真相资料。我知道了迫害的真相,找到了亲人,我就大量的发真相资料,全身有使不完的劲,我要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冤枉的,要还我师父清白。天天晚上等孩子睡着了,我锁上门就走,有时也带孩子一起发。

可是不长时间,丈夫回来了,并且不再出去打工了。当他看到我晚上出去发资料,吓得脸都白了,他也明白了我家周围的真相都是我贴的。他就更害怕了,他就极力的阻止我,后来我就等他睡着了半夜起来我出去发。有一天他半夜起来发现我没在家,就把我没发的光碟和资料全烧了,我回来一看,把我心痛的和他打起来了,那时也不会修,也不知向内找,就知道怨他胆小,怨他忘恩负义,恨他好歹不知,从此我家吵闹不休,直至大打出手,丈夫就像被魔鬼附体一样的疯狂打我,打的我遍体鳞伤,整个臀部被打成黑色的。还不罢休,他又开始撕书,还烧了半本《转法轮》,有师父法像的前半部份,他没敢烧。但无论他怎么打,我就是要出去发资料。

有一天,我把同修给我的师父法像挂在墙上,他看到了,又火冒三丈,出门去找铁锹,扬言要把我砍死,我一听忽然冷静下来,心想,打死就打死吧,反正我得法了,我就坐在床上打坐,过了很长时间,也没见他進屋,我一看他还在外边转圈呢。事后才明白是师父保护我呢。

后来,我想这样天天打也不对呀,我就推心置腹的和他长谈一次,和他一起回忆我和孩子炼功前后身体的变化,他也承认大法好,就是怕邪党抓人。我开始隔三差五给他念个善恶有报的小故事,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念一段《转法轮》,在他高兴的时候再听一段师父的讲法。渐渐的他开始变了,不那么恶了。丈夫由于撕大法书曾遭了报,手腕子痛了将近二年,去医院检查没有毛病、吃药还不好使。

后来我学会了上网,又买了个旧电脑和打印机,自己能打印资料,也能做《九评》。丈夫因为以前做过印刷工作,所以我做《九评》,他热情高涨的帮我,又是裁切又是装订,干的可有劲了。不知不觉中他的手腕子也不痛了。

还有几次大冬天,他顶风冒雪,凌晨三点到亲戚家去裁标语纸。丈夫不学法、也不炼功,还老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我说他不算大法弟子他还不高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