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出苦海 讲真相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一九九八年以前,我们家被很多人羡慕:丈夫是市直一个重要部门的一把手;一双儿女和他们的配偶与我都在市直机关、事业单位上班,而且女婿英俊、儿媳漂亮,一个外孙、一个孙女也都常被人夸奖,长得漂亮、可爱。

天有不测风云。这年的四月,一场横祸降临了我们家:三十岁的儿子因公出差,遭遇车祸,撇下了年轻的儿媳和几岁的孙女。那时的我,精神一下子跌倒了人生的最低点,悲痛欲绝,不能自拔,整天埋在痛苦中消沉度日。儿媳与儿子是中学的同学,感情很深,她的痛苦程度也可想而知。

一、修大法出苦海

一九九八年的下半年,为了让儿媳从痛苦中解脱,儿媳的爸爸想让她有个信仰、有个精神寄托,便托他单位的大法弟子给找法轮功的书。那同事一下子给请全了当时法轮功的全部书籍。儿媳看了觉得好,很快让保姆和我也看《转法轮》

那是我终生难忘的十月。我带着沉重的心情通读了一遍,就觉得这本书不一般,特别是我看书时,字放大了好几倍。不但字放大了,而且不管看多长时间,眼睛、头和整个身体都感觉很舒服(看其它的书不到一小时眼睛就发干、发涩、头晕不舒服)。现在想来是师父慈悲,让我感受到一点神奇、从而得法的。一连读了几遍后,宝书上的字就又回到了现在的形状。

看了《转法轮》,使我们明白了人生的因缘关系,反复通读一段时间后,我们的心情逐渐走出了低谷,情绪和身体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的人生命运发生了一个大转折。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走出了家门,每晚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在炼功点上,又系统的看了一遍师父济南讲法的录像。看录像和学功期间,我明显的感受到了师父给我灌顶和下法轮。那兴奋的心情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达和说清。

儿子离世后,儿媳和孙女搬来和我们一起居住,我曾表态,有儿是儿媳,没儿就是女儿。此后,我们婆媳同居一室八年,几乎没红过脸。我们互相体谅,谁也不忍心再给对方造成伤害。我对她的疼爱甚至超过了对我的亲生女儿;同样,她对我的孝敬,也和对她的亲生母亲一样。八年后,儿媳再嫁,我就当女儿一样陪送。

她再婚后,生活很幸福,孙女和继父的男孩相处的如一母同胞。周末,她会带着孩子来我们家吃顿饭,每次都是买上东西来。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顺利和自然。

这也是我们修大法,师父赐给我们的人间福份。是师父和大法把我们从苦海中拯救,并给了我们上天的梯子。借此机会,衷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师父!

二、建立家庭学法点

我今年七十七岁,得法十八年来,没吃一片药,身体却很好。和很多同修一样,眼睛有神,脸上有光滑感,骑车象是在顺风中。常人也说我显得年轻,和实际年龄相差不少。

有一次,我骑自行车上街,被一个骑自行车的妇女撞倒。她的自行车轱辘撞在我的小腿骨上,可能是因为对方速度快,撞得我很疼。那女的扶起我后,很害怕,我笑着对她说,没事,你快走吧,别影响交通(当时正是下班时间)。我扶着自行车回了家,看那伤处,就象是皮贴在骨头上了,我走路一瘸一拐的。幸好那几天,老头出门不在家,不然,他又要逼我去医院了。我想,也是师父的巧妙安排,让我消业还了债,又避免了家人给我增加不必要的麻烦。这期间,我坚持学法、炼功和出去发真相资料。不几天,腿就不疼了。过了一段时间伤处恢复了原样。

我还骑自行车在街上无缘无故的摔倒过几次,出现过类似压缩性骨折、骨裂缝等症状,我都把它看成是偿还业债,不打针、不吃药,坚持做好三件事,就都过去了。

二零一二年以前,我们几个人一直是每周一次在一同修家集体学法。由于很多年出来進去的,同修家的邻居和巷口上的人都认识我们了。出于安全考虑,我就想换换环境,到我们家学法。我修炼后身心的变化,老头也看得清楚,否认不了,因他退休前一直在一定的领导岗位上,受邪党文化的灌输毒害较深,再加上害怕,从心里不情愿。但我坚持说服他。

我们家是个二层楼,我让他在我们集体学法时到第一层的南面一间里休息,午睡后或出去走走或练练书法;我们在二层上集体学法,每周一次,中午一点半左右开始,我提前免倒插销、虚掩着门,同修们来到不用敲门,轻轻一推直接進入,上楼时也都尽量蹑手蹑脚的,不打扰他。在学法日,做资料的同修将印好的《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带来,我们分分,学完法后每个人带走。

现在我们搬了新家,这旧房子我也不出租,依旧坚持在那里学法。

在当初恶劣的环境下,自己还觉得能紧跟正法進程,努力的去做三件事,大量的出去发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可近几年环境宽松了,却出现了一些懈怠。满足于现状,产生了求安逸的心,怕苦怕累,觉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去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很多同修都在空中往上飞升着,自己却在地上跑着、追着,很着急的样子。我必须在今后的修炼时间里,奋起直追,做好三件事,力所能及的多救人,兑现自己来世的誓约,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我没直接遭受过迫害,但从师父被诽谤和同修遭受的残酷迫害中,我看到了邪党和江泽民的丑恶本质和无耻。我对大法和师父的信坚如磐石,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过。回首十六、七年的修炼过程,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师父的恩德如山如天,弟子永远无法报答!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