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走过狱中魔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我是华东某省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七岁,现是一公司下属子公司经理。我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五年十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不仅哮喘顽疾得以康复,体质强健了,而且人生有了全新的方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返本归真。

无病一身轻的喜悦中,我决心用好的身体来回报社会,在工作中,我放下私心,不求回报,兢兢业业的干活,加班加点,从不贪占公家一点财物,受到单位上下的一致好评,多次被评为“先進个人”,不止一位同事说过“你是我们单位最好的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同年十月,我与妻子秉承良知進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一年二月,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我,从看守所被送往A监狱。

A监狱,挂牌某省第一监狱,原系关押重刑犯的监狱,“文化大革命”时曾关押过知名政治犯,几十年来,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练就了一整套治人、整人的凶残阴毒手段,豢养了一大批漠视法制与人权、戾气十足、心理阴暗的司法打手。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A监狱狱警把这些治人整人的招数肆无忌惮的用在善良的大法弟子身上,我与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弟子都受到了极其严酷的迫害。一次,大队教导员谭某某找我谈话时,就曾直言不讳的说:“你死了,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我们可以做(假)材料……”

我生性内向,不善言辞,外表看起来是一个文弱书生,我能顶住邪恶的高压迫害,在中共黑狱中堂堂正正的走过来,全靠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与师父传给我们的大法。四年冤狱,经历很多,下面仅举三例说明大法的伟大威力,师父的法身时时在呵护着大法弟子。

默念“师父救我” 剧痛消失

二零零二年,一天中午休息时间,我在监狱车间内的小房子里面打坐,狱警发现后,指使两个“积委会”的刑事犯把我拖到车间里,强行按在一个长凳子上坐着。两个犯人一边一个,把我的两只手向两边成“一字形”拉开,用粗麻绳紧紧的捆在长凳子的靠背上,然后,他们把我连着长凳子一起抬到墙角,使我的脸面对着墙。他们就走了。

由于全身无法动弹,两只胳膊又被捆绑得很紧,我感到钻心的疼痛,特别是我的右手臂,一会儿越来越痛,越来越胀,我感觉承受到极限,几乎无法忍受了,想动又动不了,想蹦也蹦不起来,我知道恶警是想用这种方式摧毁我的意志,我绝不能向他们屈服。

当时我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心里开始求师父,不停的默念“师父救我”、“师父救我”……不知念了多少遍,渐渐的,我感觉到右手臂的剧痛消失了,不难忍受了,最后,一点疼痛都没有了。虽然我还是原来的姿势被绑在长凳子上,但整个人已很轻松,完全没有被捆绑的感觉了。

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师父就在我的身边。

一直到收工时,他们才把我放下来了。那次,我被绑了五个小时。

背大法显神奇 苦中不觉苦

因为我是修炼真、善、忍被关押進来,我在狱中反迫害、不配合做奴工,我曾多次被恶警吊铐在监狱车间的柱子上,常常是从出工到收工,一吊就是一天。

被吊铐时,因为身体长期保持站立姿势,无法活动,两手的疼痛,连带着肩膀、头都不舒服,身体的承受也是很大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就不停的背诵师父的经文,包括:《论语》、《弟子的伟大》、《也三言两语》,以及师父《洪吟》中的诗句等。就这样,反复背法中,身体的痛苦变小了,一次次闯了过来。我常常一背就是一整天,直到他们把我放下来为止。

因为吊铐很痛苦,吃了东西会更难承受,因此,几乎每次被“吊铐”,我都不得不绝食。而因为背法的原因,每次绝食,我从不感到饿,相反,感到头脑很清醒,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有个曾绝过食的刑事犯人后来得了肠胃病,他劝我不要绝食,我说没事。我相信自己有师父呵护,有大法,我不会因为绝食出问题。事实上,出狱多年来,我的身体一直很好。

犯人明真相 帮助反迫害

因为我一直在狱中反迫害,多次遭到恶警的非人对待。

二零零三年三月,狱警吴某某把我带到车间的小房间里,残暴地对我全身多处用电棍电击,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剧烈的疼痛致使我在地上不断翻滚。

同年五月,有次收工回监房时,因我不配合下蹲,被狱警中队长邱某从背后猛踢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上,致使我的门牙当场被碰掉两颗,嘴唇流血不止。

A监狱的一些刑事犯,平时看到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的表现,知道我们是好人,都很佩服大法弟子的勇气与坚定,私下里为我打抱不平,同情我。

此时,正值一位刑事犯H刑满出狱,他出狱后,马上打电话给我家人,告诉家人我在监狱被迫害的一些详细情况。由此,家人很快写出营救的书面材料,并前往监狱,要求狱方立即为我作伤情鉴定,并对非法体罚、虐待我的狱警進行处理,后来家人又去省监狱管理局递交控告信,并找到主管改造的副局长,当面向其揭露对我的迫害。其后不久,监狱管理局便派出调查组前往A监狱,最后以电击我的狱警吴某某被扣当月考核分四分告终。虽然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处分,但也深深的震慑了恶警。后来,我在A监狱再没有受到什么大的迫害,而且学法炼功的环境也更好了。

可喜的是,H也因此获得了新生。H出狱不久,原来的黑道大哥要H去地下赌场看场,被他拒绝了。因为没有学历与工作经验,H的谋生之路走的很艰难,每一份工作都很辛苦,薪水也很低,但H硬是克服困难坚持了过来。后来,H因父亲病重回到家乡,才与我们中断了联系。

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高峰期,H能冒着风险,把消息传递出来,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其实,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A监狱象H这样明白了真相的刑事犯还有不少,有的还学习了师父的《洪吟》,为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顶住了恶警的种种酷刑折磨,没有“转化”,没有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堂堂正正的走了过来。在狱中,我一直坚持排除干扰,开创环境学法炼功。

由于坚持做一个大法修炼人该做的,离开监狱时,我皮肤细嫩、光滑,脸庞圆圆的,精神十足,家人都说我还显得年轻了。

冤狱四载,我深深体会到大法的巨大威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当自己能走正时,慈悲伟大的师父一切都会为我们做主,谁也不可能真正迫害到我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