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 正念解体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慈悲的师父把我这样一个将死的生命,从地狱中捞起,给我净化了身心,教我走正路。更在魔难中时时看护我、保护我,不知道付出多少心血,我才从这坎坷魔难中走过来。正法走到最后的最后了,我想自己也应该克服自卑的心理,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证实大法的伟大,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一、绝处逢生

我今年五十六岁,是个没有上过学的农村妇女,个性要强,心直口快,但得理不饶人,婚后婆媳关系不好,不知道是业力轮报,怨天怨地,争斗不休,就这样把身体弄的一团糟。那时候,贫血、头疼,腿水肿,还有神经官能症、严重的妇科病,胃炎、胆囊炎……几乎所有的病都让我得了,站着走路都难,活的痛苦不堪。那时候,只要我有几天不回娘家,我娘就怕我寻死了,赶紧让父亲来看看我,担心的打听我。九七年春天,到医院检查,查出癌症,家人怕我接受不了,不敢告诉我,住了一个疗程,没钱看病,只好回家。

九八年,大法传到我们村,村里有位同修,拉着我去学,我当时站都站不住了,同修搀扶着我去了。师父讲法我一听就入耳,越听越爱听。就这样,我喜得大法,真是象迷失的孩子找到了家,心里高兴的不行。在家里成立了炼功点,我不识字,就天天跟着学炼,身体一天天好转。

不长时间,身体就康复了,我整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儿,发自内心的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盼望着更多善良的人得到大法的福音,几乎天天开着三轮车和同修们一起洪扬大法,跑遍了周围几十里地。

二、威武不屈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大法弟子们都自发的上北京讲真相。七月二十一日那天,我也跟同修一起坐上客车,刚刚走出百十里地,在邻县被截住了。我心想:不能就这么算了呀,就是走着也得去!

我长这么大,也没出过这么远的门,更不知道北京在哪里,心里就有一个坚定的念头,往北走就行了,准能到。走了半天,觉的饿了,买几个馒头吃,师父鼓励我,吃饭的时候眼前一个劲的金光闪闪的,也不知道顺着大道走了多远,两位同修在客车上喊我,就这样我又坐上车,可是我们在倒换火车的时候又被邪恶查到了,他们联系到当地公安局。

几个小时后,邪恶把我们都拉回来,集中到乡政府关押洗脑,他们用大喇叭播放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材料,我气坏了,大声说:“胡说八道!你不能响!”话音刚落,喇叭就卡壳了。邪恶之徒不死心,播放了好几次,每次我只要一喊,喇叭就坏,最后他们只好放弃。可惜那时候法理不清,被他们关了七八天,最后签字回家了。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村里熟人盖房子的时候,我去帮忙,当时的一个乡长领人来骚扰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炼!”并且给他讲真相。他觉的周围这么多人,我这是不给他面子,就把我拉到了乡里关起来迫害。当时非法关押的有好几个同修,我们绝食反对迫害,四天水米未進,邪恶之徒吓坏了,还给我们做好吃的。他们怕出事,就叫来我们的家人。丈夫胆子小,屈从了邪恶,把我拉到乡大院里,劈头盖脸打了我一顿,要我写保证。见我不动摇,乡里一个副所长忽然恶狠狠的冲过来,抓住我的头发,冲我拳打脚踢,狠狠的踢我的小腿,用力跺我的脚,把我的一双新皮鞋都扯坏了,随后,他把我铐乡政府的大门上,在场很多世人不敢近前,都远远的围观。在派出所上班的一个临时工担心我,偷偷的过来说,我把你放下来吧,我坦然的说:“不用,我也没干坏事!谁给我铐上的,再让他给我放下来。”

大法弟子纯正的表现,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震撼了世人,触动了他们尚存的良知。一会儿,这个所长过来给我打开了手铐,把我领到屋里,一个劲懊悔的说:“唉,我打人家干啥,我打人家干啥呀!”从那以后,他待我十分和善,只要没人在场,就让我歇着,一点活不让我干。而且对大法升起了正念,这之后,有一位同修在迫害期间给乡里“干活”的时候捡到五十元钱,他拿着交给他的钱,对着周围的工作人员大声的说:“你看看,还是人家大法弟子,这是多高的风格,谁能做的到啊!”二零零一年,邪恶之徒再一次把我扣押到乡里,逼迫我们上交大法书,并且勒索罚款,他还当着警察的面嘱咐我说:“某某,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那邪恶疯狂的日子里,他身为一个警察,能做到这些真是难能可贵的了。

在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本村的同修拿来辗转得到的师父新经文《心自明》,我高兴极了,大门都没来的及关,让同修進屋抄写,我高兴的念。被赶来的恶徒堵到了屋里,绑架迫害。当天晚上,派出所的恶警逼问经文的来源,我坚定一念,就是死,也不出卖同修,坚决不配合它们。一名恶警发了疯,把我踩在地上,用电棍一直电了我一个多小时,电棍噼啪作响,吓的派出所的四五个年轻临时工们,一个个都趴在旁边的床上,捂着眼,看都不敢看。师父的呵护下,我就觉的麻飕飕的,一点都不疼。

最后见我不屈服,邪恶无可奈何,只好把我们俩送到县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因为怕超期羁押违法,他们自欺欺人,还把我们关到拘留所里了十五天,这样轮换几天。邪恶还不放我,又把我们俩拉到公安局里吓唬了两三天。趁他们不注意,我还拿起了两本他们收缴的师父经文。他们没办法只好敲诈了家里几十块钱,让我们回家。

就这样我成了当地的名人。不仅如此,他们还三天两头的骚扰我,而且每到逢秋过麦,年节两闲就把我跟同修们集中到乡里,每年都得好几次,强迫我们给他们干活、做饭,不仅非法限制我们的自由,还要给他们当免费的义工。当时我对这种迫害认识不清,只知道“做好人”,还觉的这样有机会和同修交流,几乎是乐呵呵的配合了邪恶。因为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样的魔难一直持续了四五年。

三、解体邪恶迫害

由于学法不深,遭受了很多不应有的迫害,经过学习师父经文,渐渐成熟起来,也知道从根本上否定迫害了。

二零一四年七二零前后,这天晚上,我正和几位同修在家里学法,村里在乡政府工作的一个熟人来家里送消息,对我说:“快别学了,把东西收拾收拾。乡里定好了,明天来抓(迫害)你呢!”有两位同修一听,怕心上来了,要回家。我斩钉截铁的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发正念解体邪恶!它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一起发了半宿正念。他们走后,我又发了半天正念,自己念“法轮大法好”,到最后觉的浑身非常舒服,就这样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第二天,连个人影也没来。

这年的冬天十月里,我骑电动车跟同修一起去贴真相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乡里来了一辆面包车,他们下来,一把抢走了电动车的钥匙,还想迫害我们,抓住同修的手把她往车上拽,同修不配合,蹲在地上不起来。我在旁边一看,其中一个我认识,就指着他说:“某某,你怎么来了,我们这是救人,你不知道吗?!”他嘟嘟囔囔的说:“……救什么人啊……”最后他们无计可施,把我的电动车弄走了。

邪恶之徒还不罢休,到了腊月里,一天早晨,天还黑蒙蒙的,我正在床上发正念,忽然听到有人乒乒乓乓的砸门。一听动静不对,家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慌,我对儿子说:“你们不用管,睡觉就行,我上房去看看。”(农村里,为了方便上房,都有修好的楼梯直通房顶)。穿上棉衣,上房一看,胡同里一拉流停着五辆面包车,乡里来了三十多号人挤在周围,他们看我上了房,恶声恶气的喊我开门。

我也大声喊道:“你们这是违法私闯民宅,我不会开门的!”这时候,有个人在下面给我拍照,我又说:“别拍,再拍就坏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这么傻,参与迫害,你不知道某某某(我们县迫害法轮功的头子)吗,因为迫害遭恶报,连他都偷偷放了两个法轮功学员呢!”一听这话,有几个人上了一辆面包车,开车走了。

这时候,儿子(常人)也上房了,看见他们这么多人又来骚扰,气的拿起屋顶的一块半头砖,破口大骂:“……你们不干好事,专门迫害好人有能耐,一次次的没完没了……还扣下我娘的电动车不还,我,谁拍照,我砸死你们!”我一看,这么做可不成,就教训儿子说:“骂人可不该,其实他们也是受共产邪党毒害的替罪羊,也应该慈悲对待他们!你先下去,这事我来处理吧。”我接着跟他们道歉说:“你们别往心里去,是我没教育好孩子,”我指着那天抢走我电动车的人说:“某某,你又来了,告诉你,如果不是要给你机会,我早就把你发到明慧网的恶人榜上去了,你赶快别参与迫害了。”他唯唯诺诺的说:“幸亏没来”。周围一个人接过话茬,说:“哎呀,某书记,幸亏(之前)没急着来啊”。

我又大声说:“大法弟子都是做好人,你们这么一次次的骚扰,按的是哪一条法律呀!你们这么多人来我家,既然是依法办事,那谁敢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留下你们的手机号呀!”他们一听这话,一个个的都往大门底下躲,谁也不出头了。

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的面对邪恶,有理有据的应对,唤醒了参与人员的良知,也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邪恶没有空子可钻,他们在下面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只好灰溜溜的散去了。

几次解体迫害,我深深体会到师尊所说的:“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1]

四、解体干扰

二零一五年六月,和同修一样,我也写诉状参与了起诉恶首江泽民,不久收到了回执。那一天上午,我正在发正念,忽然收到了当地乡政府六一零的来电,在电话中问我:“是不是给北京写了信(诉江)”?我对他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他说,没什么,就是证实一下。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呀,他说了自己的名字。紧接着,我告诉他,可千万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啊,他唯唯诺诺,随后挂了电话。

发完正念,我觉的自己做的还不够,应该進一步给他讲真相,接着回拨电话,接通后,又告诉他不要参与迫害,他唯唯诺诺,什么也说不上来,最后挂了电话。

下午两点左右,侄子来家里拿东西,我送他出门。正看见乡政府来了一辆面包车,一共五个人,上午打电话的人也在其中。有一个人拿着照相机给我拍照。我一看这架势,想起侄子刚刚签了起诉江泽民的实名举报信,还在门口的车子上搁着呢,心里有点不稳,接着正念出来了,心里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对他说:“你别再照了呀,再照就坏了。”他就说:“你可别再说了,上回就坏了一次了。”我说你们把相机放到车上我让你们進(家)来。他们就回去送相机。

这天下午正好有两位同修在家里西院学法,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呢,我趁这个时机锁上做资料的屋子,又关上大门,随后就上房发正念他们几个人回来一看大门关上,我又在房顶上立掌。不解的问:“嫂子,你快下来,这是干啥呢?我们也没有恶意,不跟以前一样了。”我说:“我这是发正念呢!”他说:“什么发正念呀,你说出来我们听听呀。” “就是铲除你们背后操纵你们干坏事的黑手烂鬼、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和共产邪灵。”他们听了吓的直哆嗦,慌慌张张的说:“快别说了,快别说了……”“嫂子啊,我们真没恶意,你就让我们進屋说两句吧。”这样我开门让他们進来了。

来到屋里,一个人说:“嫂子,你们怎么学法呀,我也想学。”我说:“那你们都退出邪党,我就教你们学。”一進屋来他们就东瞧细看的,看到门上贴着有真、善、忍好的大福字,就问:“嫂子呀,这是什么呀” “那不是福字吗,谁家过年不贴福啊,”我体会自己语气不善,心想,师父说,我们得慈悲,就放缓语气,让他们喝水。接着问他们:“你们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个说:“没事,没事,就是来看看(慰问)你。”

我想起师父的讲法:“你们为什么不想一想当你们没学大法之前,他(它)们为什么不理你们呢?为什么你们学了大法后,他(它)们这么关心你们呢?”[2]知道这不过是邪恶的借口,就说:“既然这么关心我,那我儿媳妇進门之后,村里一直不给我们分地,你们怎么不管呀?”“这事不归我们管,你跟他们去要吧!”“如果不是修了大法,按着我以前的脾气,早跟他们闹起来了,修了大法,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事,这才不放在心上的。”接着我就给他们讲真相。

无空可钻,他们说了一会话就告辞往外走,看到门上贴的“福”字,两个人都念:“真、善、忍好。”我接口道:“是啊,真、善、忍好。(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他们说着“是,是,好,好”,出门上了车。就这样,在师尊的保护下,解体了诉江的干扰。

写出自己经历的一些点滴,叩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和各位同修共勉,共同在今后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不辜负师尊的厚望!

个人体会,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坚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