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为他好的讲真相

更新: 2017年03月18日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我因修炼大法,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進了哈尔滨女子监狱。五年冤狱后,我在一个小的单位从事医护工作。

二零一二年,邪党下令,在监狱里没转化的全部抓回洗脑班,强迫洗脑。我又被本地政法委送進了洗脑班。在里面呆了一个月,被强迫写所谓“保证书”等、被强迫看污蔑师父的录像等等。

这样,从洗脑班回家后我就又失业了。当一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就什么都放下了,什么都没有了,怕心也就不存在了。我想,有机会一定去政法委讲真相,不能让这邪恶的洗脑班再害人了。

到政法委去讲真相

就这样我去了政法委,当时副书记见的我,他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又问我:你真心转化了吗?我说:没有,转化班里的警察说“不写‘三书’就无限期关押,你看着办吧。”而且那里每天强迫看污蔑师父的录像、看一群不是修炼法轮功的人在天安门表演自焚等等。洗脑班里还有专门的警察打手,有一个男警察个子有一米八左右,各种迫害的手段都有,不亚于监狱里的酷刑

我流泪说着洗脑班里的情况:大门上写的“学员之家”很温馨,住的、吃的都很好,那都是给别人看的。可是里面的真实情况,却正好相反。书记说:不是说很自由吗?还可以玩手机与家人聊天?我说:“那都是骗人的谎言,铁门铁窗,哪有自由?進屋里就搜身”。他说:“不是法治‘学校’吗?”我说:“打着法制学校的幌子,干的都是迫害人、打人、强制转化的事情。”

他却说:“转化就这么难吗?不就是签个字,说不学不炼了,就这么难吗?”我说:“思想里认为好的东西别人能抠出来吗?”我说:“如果说你们最亲的家人,正直善良,是守法的公民,而共产党非说你的亲人杀人了,你女儿抢劫了,让你与家人划清界线,还要说他们是反党,说他们是坏人,你愿意吗?”书记说:“那我不能同意”。“你是否要为家人鸣不平、上某机关部门替家人申诉?”他说:“那当然了”。我说:“那我师父为国家平安和谐、为百姓身体健康、教人做好人有什么错?为什么又杀又灭?”书记说:“我懂了,你别说了。”

我说:“那好,我这次来的目地就是让你知道什么是共产邪党、什么是法轮功。”“书记,我知道,您很正直、善良,不是心狠手辣之人,我也理解你现在的所为是无奈。但是,我真不希望你再被共产党利用了。迫害大法弟子将来是要遭恶报、下地狱的,你懂吗?我今天来的目地,是希望能看见你真诚、善良的本性再现,来保护这一方的大法弟子,别把你管辖范围之内的大法弟子抓的流落他乡,你知道他们有多苦吗?”书记说:“我真不知道,那他们为什么不能像你一样,来找我们谈呢?”我说:“谁敢上政法委来找你们?躲你们都躲不了,你们还偷着袭击抓捕,往洗脑班里送。你这里就是老虎嘴,進来就挨咬,得多大的胆才敢来?我为啥敢来,因为我知道洗脑班里太残酷了,我希望到我这里就结束,不要再往里送人了。你知道咱地区有一个音乐老师,叫某某某,被劳教三次,判刑一次就七年,你知道在监狱里,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就说那位音乐老师吧,在监狱里,上过背铐、上过大挂,经常被关押小号。因为她不配合监狱里的警察和犯人的无理命令,仍然为自己所信仰的、目前仍被蒙冤的法轮功而讲真相。所以监狱里警察并指使犯人打大法弟子,音乐老师被恶警和犯人长期折磨,吊起来,只能脚尖着地,挂了近三个月,腿、脚浮肿,不能穿鞋,最后承受不住这种无限期的折磨,从四楼跳下去,腿、骨盆骨折,警察把音乐老师,不但没送進医院,相反关押小号软禁一年之余。书记,你知道我们在监狱的日子有多难熬吗?真的是度日如年!你体会过什么叫披星戴月?早晨四、五点钟出工,做服装。下半夜二点才能回监舍。只能睡两个小时就又出工了。我们仰望天空,看着星星,才能体会到披星戴月的真正含义。所以,书记,我希望你不要再抓大法弟子了。”书记说:“好吧,我知道了”。

向参与骚扰的警察讲真相

二零一五年全世界掀起了诉江大潮,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我也起诉江泽民,呼吁停止这场长达十七年之久的迫害,然而江的余党还在朝中遍及各个领域。邪党秘密抓捕抄家参与起诉江泽民的大法弟子,妨碍各地邮局不允许大法弟子向两高法院发起诉的邮件,已经邮到的全部返回当地,追究抓捕起诉江泽民的人,我又被列为起诉江泽民的重点人物被抓、抄家、搜查。

那天,我正在上班,突然進来五、六个着装和不着装的警察,進屋就开始翻东西,带队的头我认识,他们一進门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心想怎么又来迫害我了?念一出意识到不对,突然有一句话打入我的脑海里:大法弟子讲真相,邪恶不配迫害。当时害怕的物质一下就没了。

带队的头头说:你起诉江泽民了?我说:是啊,宪法赋予了公民有上诉、起诉、申诉的权利,我只是在行使我的权利而已。他说你这是妨碍公务,扰乱政府正常办公,我说:中央不是发出通告说: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吗?我妨碍谁了?这是正常的工作。政府不是说支持习近平反腐倡廉、打老虎拍苍蝇吗?你别站错了队伍,现在不是江泽民的天下了,你看清形势,别被当成苍蝇拍了,而且大法弟子有冤为什么不让诉说?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比窦娥还冤,天理不容!

后来他们又提出到我家看看,那位头头说:你自己把东西拿出来吧!我说:你们跟日本鬼子似的,几年就来扫荡一次,我家还能有什么?都被你们抢走了,还有什么拿的?最后他们把师父照片掠走了,把我带到了公安局的审讯室。

一進审讯室,他们问我,看见老虎凳还有印象吗?我说有,仿佛是在昨天。当时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好人来坐监,真话不能说,教人向善成罪过。看着面前的警察,面临被淘汰的下场,我的心在流泪,心中升起慈悲,瞬间没有了往日的仇恨。

我说:你可能比我年长几岁,我就叫你一声兄长吧。看你面相应该是个很善良的人。可是,他接过来说:心里挺恶毒,是吧?我笑而不语。我说,大哥,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能否别再干抓人这个事了?也是奔六十岁的人了,安度晚年不好吗?他说:这是命令,我也没办法。我说现在公检法司实行办案终身负责制,如果你执行了错误的命令,是要追究你办案人刑事责任的。你不怕共产党秋后算账吗?他沉默的看着我,在那一刻,我看到了他善良本性的一面在复苏。我说:大哥,你虽然身在其位,但不一定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你可以不执行错误的命令。有多少警察知道真相后,不但不抓了,还暗中帮助大法弟子,还鼓励大法弟子说:你们真了不起。他说:你说这话是真的。他说:“有一次我抓了几个法轮功学员,后来被她们当地的警察接走后,出了公安局的大门就放了。”我问他:“那你为什么做不到呢?你明知道我们是好人。”

后来,他说:你咋知道我没帮过你们的人、没放过你们的人?我说:那好,谢谢你了,希望你还能保护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会记恨你做过的错事。我欢迎你来做客,而不是抄家,好吗?他说上面知道了还了得。我说我们以后可以是朋友。这位大哥说:以后我不抓你了,把东西还给你,你回去上班吧,希望我们常联系,你也别介意我找过你麻烦。就这样我们友善的说再见。

后来,他告诉我说:本来我们是带车来的,这十五天牢狱之灾,你是躲不过去的了。就这样,一场绑架案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在一心为他好的讲真相中化解了。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