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项目工作中的管理问题(1)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本文主要就项目工作中存在的管理问题進行探讨与交流,同时也算是抛砖引玉,期待与有这方面专长的同修一起,共同来做好应该我们承担的工作,兑现自己的誓约。

管理的东西方特点

管理一词,细究起来,大概是近现代才被广泛使用的词汇,尤其是受西方现代管理科学的影响后流行起来。而在中国古代,小到齐家,大到治国,都体现了现代管理所涵盖的内容。古人往往把管和理分开来用,用于政事,又喜欢说治政,或者治家,这可能和大禹治水的文化有些关系。而自古以来,百姓也往往被比喻为水,堵不如疏,因势利导、顺势而为才是顺天理、和人心的做法。治,用在这里可以说是恰如其分。理在《说文》中的解释是,治玉也。而一块好的玉石的制作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需要花费很多心思和工夫的,这也很形象的体现出了管理过程的特点。理和治有很多时候是通用的,理又有条理清晰、条分缕析的涵义。

宓子贱治理单父,深受百姓爱戴。孔子认为:宓子贱能任用五个德行、智慧、能力比自己强的人,这是他成功的最重要原因,这也是尧舜治理天下所做的最重要的事,寻求贤人来帮助自己。在中国的史书中,大多也是以人物传记来记述历史过程中相关连的人和事,圣明的帝王欲使野无遗贤,贤明的士大夫致君尧舜,都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视道德的内涵。而真有道德的人,大多深具智慧,也别有才干。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管理,非常重视贤人的作用,用句时髦的话说,以人为本,还不只是关注表现出来的才能,更实质的是看重人的道德。

西方现代管理的一个源头,是古罗马的法,这也形成了现代西方治理国家、管理公司讲求的制度化、体系化的特点。这样的体系能起到的一个作用是,既不因人成事,也不因人废事。相对完备的体系能基本保证一个合理的好的结果的出现,这好象是弱化了个体在体系中所发挥的作用,但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只不过是更强调体系的这种保障和作用。举个例子,世人皆知的“美国梦”,是说美国的民主制度能保障每个美国公民有公平的机会去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再進一步讲,是以美国的立国之基“独立宣言”为标志所建立的民主宪政,能顺应天理,合乎人心,符合人性中善的需求。

而自工业革命以来,随着现代科学发展的影响,所谓的科学管理带来的变化则是,在制度体系化的框架内,更加注重流程和标准,注重量化和细节,注重可复制和易操作,也更加的繁琐和局限,更表现出机器异化的发展趋势。今天人们经常谈到的现代管理的诸多理论与实践,大多是源于此。

上面简单的对管理作了一个溯源,而实际上我们今天管理所面对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中国的历史来讲,以道德为尊一直是传统文化的核心,也以此指导和影响着人们生活工作的各个领域。那么在一个道德水平普遍比较高的中国古代,要想治国齐家,有简单的王法家规,明君、贤臣、君子发挥好他们的作用就足够了。而当今的中国大陆,在传统文化被共产党强力破坏之后,是邪党文化大行其世,是传统文化中糟粕败坏的东西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对象,道德下滑世风日下。那么,在这样一个已经变得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我们引進西方的管理理念,却既没有了传统文化中精髓的传承,又缺乏西方那样的文化内涵和氛围。再加上现代科学是外星人搞来的一套最不适合人的东西,是反人性的,也客观上造成了现代西方管理理论在中国大陆的水土不合,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管理难度。而其实从古到今,人类所面临的管理问题的实质,从来都没有变过。

管理的本质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佛是他那个天国世界的法王。我们叫如来是指他的心性标准层次体现的叫法。他实际上是他那个天国的法王。那世界里有无数的众生他在管理。当然不是我们常人用法律强行管理,他完全是用慈悲善心管理”[1]。

个人理解,在常人这一层法中,管理的本质,就是“为他”。

有个观点,说什么是管理?就是通过他人完成任务的艺术。这句话有它的道理,但也没脱离“为我为私”的范畴。

常人的公司中,有一个内、外部顾客的理论。比如购买公司产品的顾客,是外部顾客,是不是只有满足了外部顾客的需求,他们才可能为产品买单。那么在公司内部,下一个工序可以视为上一个工序的内部顾客,但实际情况往往是不管上一个工序的阶段性工作结果好不好,下一个工序都得买单,这就产生了实质上的管理问题。

在职业发展中,还有一种职业天花板的说法,就是工作做到一定程度,专业也好,职位也好,就再也升不上去了,好象是到了某个瓶颈,却再也突破不了。其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不能够换位思考,不能设身处地的去考虑对方的需求,不能真正的做到“为他”,反过来却恰恰局限住了自己。如果一个下级总是能站在上级的角度看待工作中的具体问题,那么有一天,他可能很容易就晋级;如果一个领导老是能充分考虑下属的感受,并進行合理的工作安排,那么这样的团队是不是就更有凝聚力,从而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执行力的问题

一个老板谈到他公司的执行力低下,对此很困惑,而这也是他很多企业家朋友同样头疼的问题,想听听我的看法。我说大致可以从四个层面来分析。第一是受制于领导者的眼界、格局、心胸。眼界是看问题的深度和广度;格局是做事的气度,是不是做大事、做正规事的样子;心胸则是有没有容人之量,识人之智,自知之明。听不听得進逆耳忠言,能不能忍受住利益的诱惑。说白了就是领导者要有道德,从而具备管理者的智慧。第二是受制于组织层面的治理,组织的基本管理职能、流程、标准需要清晰、理顺,并切合实际。第三是受制于个人的能力,包括两个方面,完成任务的专业技能和相应的管理能力。第四是信息沟通渠道的建立及管理工具的运用,使信息能流动通畅,反馈和响应及时。

而在当今的中国大陆,谈管理中的执行力问题,还反映出两个很不好的方面,一是急功近利;二是以所谓结果为导向,为达目地不择手段。在整体社会的大环境中,都深受这种邪党文化的影响和毒害。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