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的尽头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在我生命走到尽头,油尽灯枯的时候,我得到了法轮大法。所以这一天也是我生命重生的一天,我刻骨铭心,永世不忘。

那一年我刚刚四十八岁,却得了绝症,脑血栓导致的视力下降接近于失明,头痛得吃什么止痛药都不好使,只能用酒洗头,再疼就撞墙;心脏病特别严重,每天心慌的上不来气;从小得的软骨病,后来就演变成骨结核,两个膝盖肿的象小孩的脑袋,到医院能抽出好几碗的黑血,也不能走路了,在床上躺着。

最让人绝望的是,我又患上肝癌,因为一直都是满身的病痛,等到去医院检查的时候,肝癌就已经是晚期了。医院也不给治了,大夫让老伴给我做点好吃的,让我高高兴兴的走。当时,我只想做一件事就是,谁能给我买点药让我死了呢?

但是我不但没死,反而重生了。一九九七年十月二十日,修炼法轮大法的邻居知道我已经得了绝症卧床不起,就来看我,她让我看一本书,说认真看看你也许还有希望。我根本就不信,邻居指着书上的照片说,就这个人能治你的病;也不用你花一分钱,死马就当活马医吧。我想也是,试试吧,就留下这本书。

这一看就看了一宿,我竟然没感到象平时那么难受。这书怎么这么好啊,我得学!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能下地了,那些重病神奇的都好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延续的,是师父给予的,无法表达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

一九九九年以后大法被诬蔑,我想一定要把大法的真相告诉给世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邪恶疯狂的红色恐怖中平平稳稳的走到了今天。其中有惊无险的事情很多,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

二零一四年,我往路边的一辆汽车上放了一个真相光盘,刚走几步,车里的人就跳下来凶神恶煞似的喊我,让我回来,然后拿出手铐。我想我要给他讲真相救他,握着他的手,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他说:你是哪里人?我说:我是法中人。他又问:你在哪住啊?我回答:我在法中住。他说:你犯法了,往哪逃?我说:我没犯法,我快七十的人了,不怕死,今天给你的这个东西是为你好。然后我就给他讲我得法的经过,大法是怎么给了我新的生命,讲了怎么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他又问了我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以及四二五万人上访又是为了什么,我一一给他讲明白了。

小警察的态度越来越好了,后来他说:大姨,你是一个好人,我不抓你了,送你回家。他又问:大法保护你了,能保护我吗?我说不用你送,只要你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像现在一样善待大法弟子,神佛就会保佑你的。要是象开始你那么凶恶,能保佑你吗?迫害好人有罪,善恶有报是天理啊。然后我就自己回家了。

二零一五年秋天,我用蒿草棍烧火做饭,不知怎么回事,一根蒿草棍就扎到我的左眼里了,流了好多的血,眼睛也睁不开了。我就摸索着到炕上,忍痛开始打坐炼功,第二个小时,就感觉眼睛里面有东西在转,正转反转,虽然疼的我撕心裂肺的,但是打坐两个小时以后,竟然就睁开眼睛了。三天以后,我的眼睛就完全恢复正常,甚至比以前还好。原来学法看不了小字,现在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我近二十年的修炼路上无微不至的呵护;感谢这些年中同修们对我无私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