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毒久治不愈 师父帮我清理身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下面是我修炼中的几则故事:

中毒久治不愈 师父帮我清理身体

一九九七年底,我还上着班,这天上午,有个同事无意间和我开玩笑,给我一块象地瓜模样的“海芋”花根说让我尝尝。我只咬了一口,便中了毒。经医院抢救,才醒过来。我醒过来之后,感觉心脏难受,食道疼痛,无法吞咽东西。中西医治疗不见效。

后来方知,海芋花根毒性特别强,有“见血封喉”的说法。猎人们打猎时,把海芋花根中的液汁抹在箭头上,射在动物身上,动物很快就死。

一九九八年三月份一天下午,我提着中药往家走,遇到当时炼法轮功的邻居,她告诉我:“吃药不行别吃了,炼法轮功吧。”我有点不耐烦的说:“医院不行,炼法轮功能好?”她说:“只要你真心炼,什么病都能好!”

那时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邻居的好意盛情难却。我便先向她要书看,她马上回家拿了一本《转法轮(卷二)》给我。

晚上我打开书看了一会,很是震惊,书上的法理我很认同,也很爱看。于是,第二天我便随她去了学法点,请回了一本《转法轮》,从此走進了大法修炼中来,成了一名修炼人。

九八年“重阳节”前后,我们集体看师父的新加坡讲法录像,看完回家后,我便觉得脚趾间发痒、难受。第二天早上脚面出现小孔往外流脓水,后来又流脓血,腥臭难闻,两脚疼痛难忍。丈夫催我去医院打针消炎,我不去也不动心,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帮我消业。

一个多月后,两脚恢复正常。从此后人变得精神起来,再也不和医院打交道了。

劳教所遇难,师父救了我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了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嫉恨,江和中共相互利用对大法修炼者進行了疯狂而残酷的迫害。一时间腥风血雨,黑云压城。当时的我虽未完全明白师父和大法的伟大,但仍坚定的要修炼下去。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被非法劳教,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劳教所那些失去人性的女警们把大法弟子当作奴工任意迫害。在那恶劣的环境下,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不适症状。二零零七年中秋节前三天,我的腰和腿突然剧烈疼痛,腰弯成九十度,腿不能行走。在这样的情况下,女警们不但不让休息,反而宣布工作量不能减。

经过三天三夜的煎熬我实在难以承受。有一同修提醒我:“晚上发正念,求师父救你!”我照做了。第四天是中秋节。中午吃饭的时候,别人被安排去看画展,我独自坐在饭厅里正好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正发着正念,突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腰腿多处微微颤动了十几秒钟,疼痛消失。

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恢复了正常行走,不再用人搀扶,自己走到干活的车间。女警们瞪大眼睛看着我,但谁也不敢问我。在一起干活的同修悄悄的问我:“师父给你治好了?”我坚定的回答:“是,千真万确!”同修们个个心知肚明,用眼神祝贺我。我当时真是从内心对师父万分感激,心想:“师父啊,这么大的难您帮我闯过去了,今后不管再遇到多大的难关,我都能闯过去!”

被车撞倒 三天后爬上了山顶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我从劳教所回到家。将近两年的迫害使我身体状况欠佳,腰腿都不如受迫害前利索。通过学法、炼功,几个月后,腰腿大有改善,但炼静功时双盘还是不行,单盘能坚持四十多分钟。我知道要想双盘,必须精進起来。

皇历九月初六下午,我去超市买东西,过马路时,瞅着两边没车,但我走到马路中间时,却被一辆轿车撞出几米远。当我意识到自己已被车撞时,头脑中马上产生一念:“没事,请师父加持!”司机可吓坏了,要扶我上医院。我说:“没事,不用去医院,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一定没事。”司机犹豫了一下说:“大姨,不去医院行吗?”我坚定的说:“行!你放心走吧!”

于是我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坐上公交车回了家。回家后,当时没什么感觉,可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炼功时,才感到费劲,腰和腿都痛得难以站稳。我想:“有师父加持不用怕,该干啥干啥,什么事也不会有。”于是我坐下开始炼静功。因为我正念足,把腿坚持着拉上来单盘超过了半个小时。

第二天早上,我请师父让我双盘,经过努力,我终于双盘成功了。第三天早上,双盘竟达到了半个小时,腰和腿也不痛了。我非常激动,点上香,叩拜师父后,就跑到同修家,把这一喜讯告诉她,并向她提出请求:明天九月九陪我去爬山。同修高兴的答应了。那天,我和同修一起爬到山顶。这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若不是我亲自经历,谁又能相信呢?若搁在一个不修炼的常人身上只能是躺在医院里几个月不能下床。

师父告诉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作为一个修炼人,修炼的目地就是圆满。要想达到圆满的目地,就必须在修炼的过程中修去各种执着心,也就是私心,去掉各种欲望。修炼过程中遇到问题一定要学会向内找,看是自己哪里没做好,把它做好。这些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在修炼的过程中,必须用师父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约束自己,才能修好。我们的生活环境就是我们的修炼环境,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让我们放下自我,放下执着,从而能提高心性的考验。

清明节前的一个梦:再救丈夫

丈夫离世已经六年多了,生前我已经给他退党了。可是去年清明节前两天,我突然做了一个梦,让我去救他。事情的过程是这样的:清明节前两天的早上,在梦中,突然传来一个信息“你丈夫在土牢里,你赶紧去救他!”我问:“土牢在哪?”“就在这里!”我面向西站着,前面有一土屋,门封得很严,我毫不犹豫的用双手以“金刚排山”的姿式向前一推,土牢门立即被冲开,我喊了一声丈夫的名字,他答应一声。我四周一看,发现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既潮湿又黑暗的角落,实在可怜。我赶紧过去把他拉起来,将他领出牢门,告诉他:“快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去吧!”一转眼,他就走了。

这个梦境至今记忆犹新,但好长时间没悟出是什么意思。经多次和同修切磋,才彻底明白过来。原来丈夫生前我给他退党时,没给他真正讲明白真相,他同意退是屈于我的压力。他去世时,遗体上还盖了邪党旗。我想跑过去拿掉,可是好多人拽着我的胳膊,让我去不了,为此我非常后悔。看来在劝人三退的同时,一定要把真相讲到位才行啊!

楼上扔垃圾,悟到“欠债要还”

我楼下有个小院,里边种了几棵植物,扯了几根铁丝供大家晒被子用。平时我收拾的很干净。可是从前年六月份开始,我发现三楼住的李老头经常往下扔垃圾。大便纸、烟蒂扔得到处都是,让人很是厌烦。我好好和他谈过几次,他不听。有一次,我眼看着他把大便纸扔在我晒的被子上,我很生气,便亲自跑到楼上去说他,他当面说的很好,可是我一出他家的门,就听到他恶狠狠的骂我,骂了很多难听的话,并且以后扔得更多了。

于是我反思自己,到底我做错了什么,引起他这样对待我?后来我忽然悟到: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从表面上看,我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很可能是前世我欠他的,他才这样对待我。于是我不再怨恨他,他扔下来,我就打扫,不再计较,这样做感动了他家的保姆,很多时候,保姆主动去打扫,我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她非常认可,见了我格外亲热。我嘱咐她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愉快地答应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