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和做到“欠账要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在修炼之前,大约是一九九六年,我利用职务之便,从一个外商那里借了十五万元人民币,没有借条也没有协议,只是我口头说了一句:“三年以后还你。”

这钱是帮我姐家借的,因为当年我姐所在的国有大型企业宣布破产,他儿子和她在一个厂,我姐年龄大,有退休金,可我外甥才三十多岁,厂子只给了几千元钱,就让下岗了。三十几岁的男人干什么呢?也没结婚。我姐是个十分要强的人,心眼又不大。看着她成天焦虑的样子,我担心她急出病来,于是我让他们找一个项目,让外商投点资金,办个公司。

项目找好后,我给外商一讲,他同意了,总投资二百万元人民币。等我们把前期工作准备好了以后,外商又不同意了。我说那你就借给我点吧。他说多少?我说你说吧。他说:十五万人民币。就这样,外商很快将钱汇给了我外甥。我告诉我姐,这钱是要还的。他们也很谨慎,不敢乱花钱,很慎重的选了一个代加工项目。刚做了两笔,几千人的国有中型企业突然也宣布破产了,几万元的代加工费只换来一堆废铁。我外甥当时就昏过去了,后来就病了,我姐为了给他治病,到处寻医问药。等他的病好了,我姐却病倒了,胃癌晚期,不久离世。我所在城市离姐家路途遥远,又上着班,很多事帮不上忙。

在我姐住院期间,还有这么一件事:我姐输液时,我陪在旁边,医生告诉我,这药不能输快了,每分钟只能七~八滴。可第二天早上我到医院时,却看到药滴的很快,每分钟至少二十~三十滴,我去问大夫,当时屋里好几个人,他们无言以对。但我却明白了,这哪是治病,分明是在宰人,因为这药很贵。这就是江魔头时代的“医德”,一直延续至今,非常普遍。致使我们不得不转院。这样下来,共花去几万元钱。

不久,我丈夫单位又要他提前退休,在家无所事事,他有高血压,脾气又大,怕他憋出病来,我叫外甥给他寄了几万元炒股,不是为了赚钱,只想让他有点事干,不至于得病。就这样,十五万元已所剩无几。所以到还钱时,我拿出所有积蓄,加上外甥和我丈夫拿出来的钱,才凑了近五万元。当我把钱给到外商手里并说明原由时,外商却说:我借给你了,就没有想要回来。就这样,总认为这事就算过去了。后来在修炼过程中,也想过还钱的事,可是只在脑中闪过一下,认为这么大一笔钱是不可能还得了的,也就不想了,十几年都过去了,早已忘了。

直到去年,不断的出现病业假相干扰,虽然多次都在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正念中闯过来了,可为什么一次一次的病业假相不断,而且还都是很严重,到底为什么呢?师父讲:“可是有些学员他不按照大法做,他按照常人的方式做,甚至当意识到一些自己不足时,觉的这件事情不算什么事情,就敷衍过去了。可是旧势力却不放过的,它是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你,它用未来生命的标准来衡量你。你这样用常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来要求自己,那它能干吗?它不干,所以有人会碰到那么多的魔难、那么多的麻烦,甚至于有人因此离世了都不知道怎么走的。当然了,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能够在讲真相中把人都救了。这个人都能得救,那做了那么多大法弟子的事,就白做了?不白做。”[1]

每当学到这段讲法时,我身体都猛烈一震,总觉的这段话就是对我说的。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原来就是自己认为自己救人做的不错,救人不分时间、地点、在哪儿也敢讲,也不挑人,也不被常人心带动,救人也多、感人的事也不少、同修们公认的不错,赞扬声不断。正因为如此,自以为是,完全忽视了个人的修炼。学法是背法,虽不走神,但学的很少;动功、静功每天都在炼,但总是走神;正念也在发,可是发的时间很短,还老是走神,根本没效果,三件事两件都没做好,更谈不上向内找其他的不足了。就象欠那样多的债也不当一回事,认为是修炼前借的,是对方主动不要了,人家也不缺这点钱,就心安理得的不还了。

师父讲:“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在常人的环境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逐渐的把执著心、各种欲望去掉。我们人类往往认为是好的东西,可是在高层次上看往往是坏的。所以人们认为好的,在常人中个人利益得的越多,过的越好,在大觉者们看来,这个人就越不好。不好在哪里呢?他得的越多,他越伤害别人,得到不该得的东西,他会重名利,于是他会失去德。你要想长功,你不注重心性的修炼,你的功根本就长不上来。”[2]师父还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2]

以前怎么就没当回事呢?怪不得以前自己每当学到《转法轮》中“你说你是炼功人,摸个自行车,你说你不要,要把钱给单位赞助”这段时,总是不理解,虽然对师父的法不敢怀疑,但心里总有那么一点疑问,认为市场经济嘛,这有什么不对呢?原来就是自己的利益之心在做怪。师父这么高标准要求我们,不就是在帮我们去利益之心吗?

师父不是在用高层次的理要求我们吗?不是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达到功成圆满吗?为什么自己《转法轮》学了这么多遍,修炼这么多年,还总是用常人的观点看问题,用常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那你还修炼什么呢?你就做个常人好了。象我这样的弟子,师父能不着急、不操心吗?真是愧对师父。同时在过病业关时,看到明慧网上登的同修写的一些文章,比如:“渐悟状态中看到的长期病业”、“从同修离世看修炼的严肃”等等,真是大吃一惊,这时才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师父在《转法轮》中多次反复强调,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2]而我想到的却是自己。外商的钱再多,那不是人家辛辛苦苦挣来的吗?自己还想存钱给儿子装修房子,人家不也有子女吗?人家不也是要把多的钱留给自己的后代吗?想到这些,真感觉满目羞愧,无地自容。

我决定把十万元钱立即还给外商,尽管儿子工作面临下岗,儿媳工资也不多,但我没有任何犹豫。给学法小组同修们讲,他们也很支持。神奇的是:当我决定把钱还给外商时,儿子也找到了一个较为理想的工作,公司效益还不错。真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啊!那个外商也很客气,收信后,来电话说:有钱你就给,需要用你就用,没关系。他还对他儿子说:“给多少,她说了算,我也没想用这个钱。”这么多年了,再来说还钱,这大概也是他没想到的。我已经把钱还到了他儿子手里。我当时没法告诉他我是修了大法才这么做的(以后有机会我会告诉他),如果不是修了法轮大法,是绝对想不起来还钱的。

在共党体制下这些年,在中国大陆象我这样的人,甚至比我更甚者,实在是大有人在。可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是大法修炼者,做这样的事(借款不还),那是给大法抹黑,对不起师父,旧势力也不会放过我,这不是病业假相不断的主要原因之一吗?

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本末倒置,把做家务放到了重要位置,把做大法的事放了次要位置,在做家务事上占了不少时间,而有的活却是根本没有必要的,完全是自找的。比如今年过年时,做家务太多,累的哮喘加重,上不来气,同时心跳加快,血压增高,还伴有发烧,炼动功都很吃力,炼一会就一身汗,不断的求师父帮我,才闯了过来,教训是深刻的。通过这次过病业关,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我找出的问题解决了,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现在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健康,同时也调整好了修炼与家庭生活的关系。当我给在女儿家带小孩的保姆讲大法的神迹时,她说:我看你就是个神迹,咳嗽这么厉害,还哮喘,不吃药就好了。我女儿也说:还怕你落下个后遗症,结果一点没有。以前我女儿总催我去焗油,嫌白发太多,现在却说:我看你现在不用焗了,就这样黄乎乎的挺好。保姆说:这头发烫的这么漂亮,得很多钱吧?当我说了后,保姆说:也不贵呀。阿姨真是人长的好,身材也好,穿衣服也好看。我真羡慕你和我姐(指我女儿)都有这么好的身体。我很认真的告诉她,我是修了法轮大法的结果,不然恐怕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正象同修在明慧网文章中说的,“看你不但病好了,面貌也改了”。通过这次过病业关,我再一次深深的感到,师父真是为我们弟子操透了心,再一次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