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元凶江泽民前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七十四岁,于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炼法轮功。去年五月,我从明慧网看到大法弟子控告元凶江泽民的问题。开始时,我简单的认为我没有直接受到邪恶的迫害,没有在邪恶黑窝里挂号,所以与我关系不大,同时也觉得没有素材可写。

通过不断的学法、看明慧交流文章,我逐渐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不对,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控告江泽民,结束这场迫害,大法弟子得唱主角。

诉讼状写好后,我的怕心也来了。因为我是要实名控告,害怕身份公开了,会产生安全隐患。之后通过加强学法与同修交流,我渐渐增强了正念,认识到,我们干的是最正的事,邪恶是不敢迫害的。当我决定第二天去寄诉讼状的当天晚上,在似梦非梦中,我飞上了高空。醒来后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呢,我做对了。至此怕心一扫而光。第二天,我轻轻松松的去了邮局,顺利的向最高检、高院等四个机构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诉讼状。转天中午,四份诉状都收到了签收短信。

二零一五年十月份的一天,片警和居委会主任来找我,核实诉江的事。怕我不给开门,让邻居敲开我的门。我家是一框双门。我打开第一道门,他俩做了自我介绍(片警和居委会主任),然后问我:你是某某吗?我说是,他说:是你上访了吗?我说:状告江泽民呀,是我。这时我想,他们送上门来听真相,此时不讲更待何时?我打开门让他们進来。他们進来后,片警要拿手机照相,居委会主任想录音,都被我制止了。居委会主任说:我们以后每月来一次。我说:如果做朋友,我随时欢迎,如果是监控我,你们还是免了吧。

我很平和的给他们讲真相。我首先讲了,学法前我们老俩口的病状及家庭矛盾。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按照师父的教导,以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遇事替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一身的病全好了,脾气也变好了,家庭关系得到了改善,矛盾也一一化解了。老伴炼不了功,但是我炼功他受益,他得病时大夫说他少则活半年,最多活一年,可是他在我身边整整活了六年。象我俩这样的奇迹,在大法弟子当中还有很多。

我还告诉他们,是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性迫害政策,导演了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欺骗了全国人民。江泽民迫害“真善忍”,必然崇尚“假恶暴”,他以贪腐治国,出卖领土,甚至干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真是国家的灾难,民族的灾难。他干了那么多坏事,不应该控告他吗?而现在的法律规定:终身负责制,谁干的事谁负责。而真正受害的却是你们,你们虽为了自己的饭碗,也不能糊里糊涂的干坏事,当他的殉葬品啊!所以,希望你们在自己的职责之内多为百姓干点好事,给自己留条后路。

听我讲完,居委会主任说:我们就是来劝你别炼了,你还炼吗?我说:炼呀,一天不炼都不舒服。她说:在哪炼?我说:在家炼呀。她说:在家炼我们管不着。片警说:都象你们这样好,我们不就失业了吗。我笑着说:如果人人都学法轮功,说不定还真用不着你们警察了呢。片警说:没想到你这么坦荡。

从那以后,片警再没来过。今年新年前,居委会主任给我打电话,要送我一桶油、一袋米、一袋面。我拒绝了。我说:我不是贫困户,你送给最需要的人吧。她说:我知道了。从此以后,她再没来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