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信师信法 没有突不破的关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我是退休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一路走过来,最深的体会就是: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难。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我和几个同修发资料,被人构陷。之后丈夫就不让我接触大法,只要我学大法,他就骂我,并吵着要和我离婚。当时我很害怕,怕失去家庭,更怕失去大法。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偷偷地学大法,做证实大法的事情。

记得在迫害后,第一次趁丈夫不在家,我晚上出去发资料,当时拿起一份资料时,手颤抖的非常厉害,我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害怕,你只管信师信法,没有闯不过去的坎,这次你必须过了这道坎。就这样把第一份资料发出去,之后发了二份、三份……发过二十份资料后,我的心平静下来了,手也不再颤抖,心也不再怦怦直跳。就这样我突破了发资料的关,之后只要丈夫不在家,我就拿上资料出去发。

迫害发生之后,我的身体不如从前,血压升高,手脚浮肿,我背着丈夫大量学法,上班的时候只要有时间我就背法,背师父的《洪吟》。有一次背完法之后,坐在椅子上,只觉得脑子先从前后撑开又合上,紧接着又从左右撑开又合上,速度之快无法用语言形容。从此以后我的血压不再高,手脚再不浮肿。我非常高兴,是师父帮我把那个东西拿掉了,当时我高兴的眼泪直流。我心里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看我眼泪直流,同事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没事!”之后不久我又突破了怕丈夫知道自己学法的关。

二零零八年我家又建立了资料点,我学会了上网下载做真相资料,开始时不让丈夫知道我做真相资料。后来丈夫找东西时,发现了我的打印机,就开始大闹,吵着要和我离婚,我的心很平静,对丈夫说:“资料我一定要做,而且我一定要做到底,你也看到了,迫害之后,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可我学大法以后,身体不是又好好的了吗?如果我不学大法,我的身体能好吗?手脚浮肿能不治而愈吗?这你都是看到了的,你如果非要离婚的话,那我也一定奉陪到底。”丈夫一看吓不倒我,就又不了了之。从此以后,不再管我。之后我又学会了刻录光碟。

邪党十八大之前,当地公安局通知我丈夫,说政法委和六一零要到我家找我。我丈夫回家后和我说了。我说:“坚决不让他们来。”丈夫说:“人家要来,叫你在家中等着,你管得住?”我说:“我肯定能管住他们,我一定不让他们来。因为我有师父。”丈夫说:“我看看你有何能耐?”我说:“我就有能耐不让他们来。”吃过早饭后,我带着真相资料和光碟就走了,中午吃过饭,下午再出去发。直到邪党十八大结束,政法委和六一零也没有来。从此以后,碰到类似情况,丈夫也不怎么着急了。

二零一零年一月份,我们当地五位同修被迫害,后又被非法劳教。期间我们把揭露迫害的真相资料在县城全部覆盖了两次。公安局长把我丈夫叫去后大骂了一顿,说我地法轮功的事,都是我指使干的。并且把公安局给我丈夫配备的电脑收回,让我丈夫在会上做了检查并要搜我的家。丈夫回来又大闹了一场。我说:“我绝对不让他们搜我的家,我家的东西是用来证实大法的,那是救度众生的,他们不配搜我的家,我家里有师父和护法神在管,他们只是逞一时口舌吧,他们進不了我家的门。”并安慰丈夫:“不害怕,放心吧。”这事又不了了之。

去年冬天,我去市里,回来时我乘坐大巴,带了大法的书籍和真相挂历,走到一段路被交警拦住了,检查过前边的小车之后,一个交警在大巴的车门前边看,看着看着就上了大巴。当时我的心很平静,在心里叫了两声师父,把包放在挂历上,把帽子也放在挂历上,心里说不让他看见,警察从前边走到后边,走到我跟前连看也没看就下车了。我松了一口气。这时又来了一个警察,还是先在车门边看,紧接着又上了车,我心里又叫了两声师父。警察还是走到我跟前还是连看一眼都没看就下车了,并让大巴走。

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就没有突不破的关和难。个人体会,如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