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钢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纪实

更新: 2016年08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莱芜市有座黄羊山,山势雄伟,九峰起伏,因其传说神奇而闻名遐迩。莱芜境地有一条牟汶河,是当地人的“母亲河”,发源于莱芜市黄庄镇旋崮山南麓,有大小支流61条,自东向西蜿蜒64.5公里注入泰安境内。沙白水清的牟汶河承载着造物主的厚爱,滋润着这方土地。

1970年,中共害怕与苏共打仗失败,搞所谓“备战备荒”,政府重点投资建莱芜钢铁厂,坐落在黄羊山下,南倚牟汶河,现在称莱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莱钢”,有5万职工。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团伙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斩断,肉体上消灭”迫害政策,在1999年至2006 年期间,莱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和邪党党委书记姜开文利用手中权力,指使莱钢公安、保卫、人事、宣传、财务等部门,疯狂迫害公司法轮功修炼者,巍巍的黄羊山在流泪,潺潺的母亲河在哭泣,向苍生诉说着这里发生的邪恶……

一、文革式的批斗和迫害

自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以后,江泽民在妒嫉心的驱使下,和中共相互利用,对全国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的迫害。莱钢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姜开文等,积极追随江氏,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一开始,在姜开文的授意下,一伙恶人每天早上开着“130”车,放着高分贝的魔性音乐,在炼功场干扰学员炼功,后来又将炼功场地灌满水,挖了坑,栽上树,不让炼功。

1999年7月20日,莱钢70余名法轮功学员,走上了去省城上访的路,上访人员全部被劫持回。原莱钢法轮功修炼义务负责人,王德贤父子,在济南冶金宾馆遭毒打羞辱抓回后,又被监视居住,在莱钢宾馆客房部,被非法隔离关押一个多月。期间,由公安派人和单位人员共同看管,门窗钉死、空气污浊,每天十几小时的大音量,播放电视中诬蔑大法的报道、不让睡觉等等精神折磨,逼迫王德贤父子,背离大法。其他30多名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到单位关押,有的长达2个月。期间法轮功学员张文华、王玉珍、王守津、欧阳永奎被强行抄家,掠走大法书籍及音像资料,被绑架到临时设立的黑监狱,开始长期非法拘禁。

1999年10月,姜开文下令,又一次将莱钢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到莱钢劳服大厦,由莱钢副总张文德、与几个科痞、文痞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上摧残,歇斯底里的谩骂真善忍宇宙大法与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那种毫无常态的所为,唾沫星子乱飞、指手画脚的举动,令在场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仿佛“文革运动”再现。此次洗脑班遭到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抵制,第一次洗脑班破产。

由于邪恶的迫害不断升级,在1999年底,莱钢38名法轮功学员,踏上了进京证实大法之路,莱钢38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雪地上集体炼功,展开了书有“真善忍”的大型条幅。法轮功学员被邪恶抓捕后,非法拘禁在莱钢驻京办事处,法轮功学员王德贤被莱钢公安处恶徒冷东疯狂殴打,用一本崭新很厚的牛皮纸本子搧打他的面部,整个本子变得粉碎,善良的王德贤还告诉冷东不要作恶,讲述着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错;亓德美被恶警亓建华打了好多巴掌;恶徒冷东还疯狂的殴打王美,直到打得自己手疼的受不了为止,然后又拿了一个衣服架子敲打王美脚踝处,然后,法轮功学员王美又被恶警亓建华一脚踹出去四、五米远,恶徒们还不罢休,又猛踢了她四、五脚;张爱云被恶徒冷东一伙打得面目皆非,整个脸变得青紫,由于当时天气寒冷,王美给张爱云披上了一件军大衣,被恶徒冷东又打骂了一顿。

莱钢公安恶首焦玉其,在非法审讯上访学员时,把王守津的脸踢得严重淤血,公安处恶警们,竟将赵振勇打了一晚上,裤子都被踢坏,还不罢休,又拿了一根棍子专打他的手心;恶徒们还对一些女学员柏士花、赵焕英等大打出手,甚至连十二岁的女孩李睿智都不放过,恶徒李丽疯狂无耻的对李睿智叫嚣“再不说,就脱光你的衣服,看你说不说!”后来此次上访人员,全部被莱钢恶徒焦玉其等带回各单位,非法办理了“监视居住”,并一律罚款5000元。这次有6人被停发工资,其余的只发200余元的生活费。于露萍拘留期满后仍不准回家,被非法关押在莱钢巡警队。同时被关押在一起的,还有个男法轮功学员宋艳春。在关押时,不准给送饭,不准躺下休息,定时限制上厕所,由于长达三、四个月的折磨,于露萍全身浮肿,一度生命垂危,于露萍留下的后遗症至今未愈。

在姜开文授意下,经过几次秘密会议,参会人员不准记录,只准口头传达,反复煽动莱钢职工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并且扣发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的奖金,强制各2级单位参加诬陷和批斗。姜开文利用手中经济和人事权力,逼迫捆绑莱钢企业公安,直接参与这场对善良人的迫害,指使企业公安人员违法犯罪。姜开文在几次公安处长朱立新参加的调度会上强调:“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严厉打击,能治安拘留的就治安拘留,能刑事拘留的就刑事拘留,决不手软”。

2000年元月20日下午2点,莱钢20多个厂矿单位,几百名职工被强制参加,在新兴大厦一楼会议大厅,召开“文革式”的批斗大会,为了掩盖“文革”的丑行,蒙骗职工群众,还把大会标题改为 “莱钢集团公司宽严大会”。典型的文革式的批斗和迫害,使到场职工感到了文革式的恐怖!会场调动了40余名公安和60名企业经济民警,全副武装包围,害怕职工反对,使会议流产。

莱钢副总经理张文德在邪恶的批斗大会上,恶毒攻击和侮辱法轮功学员,大叫:“炼法轮功都是好人,好干部,好职工,大公无私,买来的书不收钱,什么啊,那是痴迷太深,这次要严加惩治,决不手软!”充当姜开文打手的银山公安局局长朱立新,声嘶力竭的叫喊着,把法轮功学员宋艳春、欧阳永奎、王德贤戴上手铐,由公安人员一个个押上去。此次邪恶批斗大会之后,把王德贤、宋艳春、欧阳永奎押上警车,拉响警笛,穿过十里钢城,经过莱钢家属区,把这3人送往莱芜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对李桂美、王玉珍、张彦治安拘留。

从这次邪恶的批斗大会开始,姜开文一伙恶徒,全面拉开了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升级的序幕。

2000年5月初,莱钢“610”对二次进京上访的40余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镇压,他们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耐心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的善良人大打出手。恶警冷冻、张杜坤、李丽,疯狂的用鞋子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打的李桂美脸都变了形,一块块紫血包。王传英被打了四十多巴掌,脸肿的变了形。他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搜身,抢走大量的现金和大法书籍。恶人李莉大耍淫威,她将所有女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强迫扒光,进行毫无人性的野蛮搜身和侮辱。在遭受了裸露凌辱一、两个小时后,其他学员穿上了衣服,而柏士花仍不被允许穿衣服,又在众目睽睽的审讯室赤身裸体,遭受了1个多小时的凌辱,这一切都给她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恶人冷冻、张杜坤也强迫扒下男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进行搜身。李桂美被恶人用棍子狠揍双腿及臀部。

恶首焦玉其,失控的行恶,对法轮功学员,在一铁厂厂区,私设监狱,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逼着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在伎俩用尽,黔驴技穷的丑态下,组织恶警全副武装,把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拉出来,宣布刑事拘留,强行在刑事拘留书上签字,法轮功学员还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给他们讲真相,还是劝善,告诉他们:信仰法轮大法无罪,上访无罪!这次被邪恶刑事拘留的有:王俊生、王连爱、王勇、柏士花、张声伟、李桂美等7人。

2000年7月6日,邪恶势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他们采用封闭式的强化“洗脑班”,原准备办三期。第一批9人被关在原烧结厂旧办公楼,大家集体绝食抗议迫害。公司邪党书记姜开文一伙,多次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做洗脑工作,都被法轮功学员们义正词严地驳回了。虽然邪恶们采用了打针和强行灌食、强制住医院等邪恶手段,但法轮功学员们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绝食35天后全部被无条件释放。后两期“洗脑班”也宣告破产,邪恶不得不承认自己又一次失败了。

2001年2月21日左右, 在特钢洗脑班迫害后, 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邪恶之徒们不断加大力度,追捕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采用蹲坑、监视等手段,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亲属。邪恶还在网上通缉抓捕法轮功学员,还下发张贴通缉令,巨额悬赏,企图让群众举报行恶,欧阳永奎悬赏3万元,张爱云悬赏2万元抓捕,最少的也悬赏1万元,通缉令贴在了他们家门口。莱钢610专门对各2级单位都下达了抓捕计划。

2001年4月,山东莱钢法轮功学员焦方玉在与张文华发放真相材料时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淄博看守所,她们2人都被吊打、侮辱、电击。关押一个月后被转至莱钢原单位,张文华、焦方玉后都被非法劳教3年。焦方玉当时有身孕4个月,莱钢610等犯罪团伙丧失人性,强制绑架她堕胎后劫持到劳教所。

二、莱钢部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简述(部分案例)

王俊生,男,山东省成武县人,原莱钢烧结厂职工,1999年12月进京上访,在国办信访局被抓。12月26日被莱钢银山公安局恶徒焦玉其、李丽押回莱钢,关押在烧结厂近2个月。期间被焦玉其毒打,特别恶毒的是,邪恶之徒安排由2个保安人员把他押上台录像,在莱钢电视上播放。对他罚款10000多元,使他在房改时都买不起房子,他的女儿不到1岁,邪恶强逼着爱人和他离婚。2000年5月,王俊生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后被恶警焦玉其、李丽、冷东、张杜坤、刘培胜(公安局副局长)关押在莱钢驻京办事处,被恶警张杜坤、冷东搜身把钱全都拿走,戴手铐、吊打,迫害很严重。押回莱钢后,王俊生被关进莱芜市看守所,他绝食抗议,看守所里的恶徒打他,还指使犯人行凶,对他野蛮灌食。在他受尽摧残,奄奄一息时才把他送回家。

酷刑演示:撬嘴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2000年7月5日,他被本厂保卫科长带人强行抓捕,绑架到烧结厂老办公楼洗脑班,进行迫害。他绝食抗议,晕倒几次。他坚持炼功,被本厂工会主席丁一(女)拽着头发从床上打到地上。在迫害期间,他心脏出现严重问题,送进莱钢一铁医院抢救。被迫害了34天的王俊生奄奄一息,才被送回家,9月份被开除厂籍。

2002年10月莱钢610伙同法院,组织诬陷“材料”根据江氏集团秘密下达的内部严打指标,经过所谓的全省平衡,被莱芜法院非法重判14年,关押在山东省监狱。

柏士花,女,1971年出生,山东省新泰市人,原山东莱芜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炼钢厂职工,家住莱钢集团宿舍万柳园小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九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三次被关押在莱芜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恶党办的洗脑班,两次分别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和山东王村第二女子劳教所强制洗脑,期间一度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柏士花
柏士花

2000年5月4日,柏士花第二次进京证实大法好,8日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后被莱钢银山公安局,带到莱钢驻京办事出,“610“流氓恶警李丽、王娟强制柏士花把衣服扒光站那里,把柏士花的婆婆叫进去,站在那里看着,当面羞辱她。柏士花被单位迫害,停止原来的工作,强制打扫厕所,不给工资,单位保卫科长王新栾还指使流氓恶警杜良芳打骂侮辱。

2000年7月份,柏士花被劫持到莱钢集团公司烧结厂,工会办公楼的洗脑班。柏士花的丈夫也被叫到洗脑班所谓帮教,当时柏士花的女儿才六岁。柏士花绝食抗议三十六天,恶警焦玉其指挥强行灌食,灌的柏士花鼻子鲜血直流。柏士花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凌晨被迫害致死。

焦方玉,女,三十多岁,山东省莱芜市人,莱钢集团外经处外文翻译。2001年因拒绝绑架洗脑而被迫流离失所,两个月后从淄博被恶人追捕绑架,她已怀有4个月的身孕,恶徒把她关进了莱钢巡警队,两个月后,莱钢610惨无人道的逼她打掉了6个月的胎儿,又不准回家调养。

焦方玉前后4个月的时间里,在全是异性的巡警队里,被单独关押着,人们都知道“小月子”比“大月子”难调养,而她的月子,却是在全是异性的铁窗内度过的。身体的亏虚,失去爱子的痛和与世隔绝的痛苦与孤独,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中,她的精神进入了抑郁状态,但是这个女子的境况,并没有使莱钢的不法官员动恻隐之心,迫害仍然没有结束,在这种状态下,失去人性的邪恶之徒,把她关进了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2003年焦方玉被非法劳教期满后,回外经处上班,王绍强(副处长,男,40多岁)仍在继续迫害她,逼其在写着诽谤大法的劳动合同书上签字,因其拒绝签字,王绍强威逼、恐吓要把其送到公安局、610,并解除劳动合同,焦方玉不得不再次外出打工,以维持生计。

2011年5月16日下午,焦方玉去相邻的淄博市沂源县讲真相,被徐家庄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淄博看守所,后来,焦方玉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劳教回来的焦方玉被劳教所迫害的神智不清,生活难以自理。

于露萍,女,山东省梁山县人,莱芜钢铁集团公司职工。由于她坚持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参加学法,被单位领导视为重点,天天尾随监控,三天两头安排帮教人员给她谈话,逼迫她放弃修炼。年底,此单位专门给她要了一个下岗指标,要她下岗,但是,邪恶的打压反而使她坚定起来,决定为师父讨个公道,为大法讨个说法,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在跨世纪的夜里,走上了进京证实大法的路。

一个月后,即2000年正月初四,于露萍被单位从北京绑架回来,开始了长达4个多月的囚禁生活,其中包括刑事拘留一个月。在拘留期间,由于拒不写保证,并在监室炼功,背法,给管教和犯人洪法,犯人也跟着学炼,所以期满后邪恶也不放她回家,又把她交给了厂属公安局。单位分管保卫的孙东升曾邪恶的说:就是因为管教对你太好了,不给你动点刑罚不行!他们把于露萍囚禁在莱钢巡警队,和她同囚一处的还有另一男法轮功学员宋艳春,在值班室和民警同处一室。被限制吃饭喝水,定时上厕所,非法关押3个月,被折磨的全身浮肿,生命垂危,送回家后,邪恶开除了他的公职,剥夺了劳动权,失去了生活来源。后来被非法刑事拘留2次,劳教3年,在山东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期间,被邪恶殴打折磨致残,至今无生活来源,难于自理。

任秀英,女,山东省莱芜市人。莱钢集团商业公司职工,是屡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因此而流离失所近三年。莱钢恶徒骗其丈夫及女儿说,把任秀英找回来,并给恢复工作等。任秀英回家后,于8月1日,即被莱钢邪恶之徒绑架进了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王村)洗脑班,被强制“洗脑”。莱钢610施压,原商业公司邪党书记董和英(女)、亓经理等轮番恐吓,威逼任秀英的丈夫与其离婚,不然就没收他们在湖滨小区购买的新住宅。在610直接干预下,她的丈夫单方面签字,与任秀英办理了离婚手续。

2012年6月15日,任秀英集市讲真相时,又被钢城区公安分局的恶警绑架,随即被莱钢610抄家后,任秀英被莱钢恶人劫持到山东省莱芜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

李桂美,女,1952年10月出生,山东省莒南县人,莱钢炼铁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功曾被治安拘留3次,刑事拘留一次。在2000年3月至5月期间,在单位设备维修厂设立的黑监狱,非法关押,因严词拒绝邪恶审讯,610恶人,流氓李丽大打出手,用皮鞋猛抽李桂美的脸部,打的满脸青紫变形,几个月都没变过来,后来罚款5000元,由于拒绝缴纳,恶徒并偷偷将一万元公积金转支。恶人经常对其骚扰恐吓,李桂美被逼无奈,离家出走。焦玉其、周明刚等恶人疯狂的四处追捕、抓人。并买通山东莒南县公安,对其家属进行施压、迫害。焦玉其、周明刚曾多次闯入李桂美家搜查,不管白天半夜,搜不到人周明刚就动粗,还逼其子自费寻母,寻母期间只发生活费300元,李桂美至今还被迫流离失所,长达16年。

欧阳永奎,男,1955年出生,山东省肥城市人。莱钢医院职工,军队转业干部,原系莱钢医院保卫科长,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做好人,工作连年受奖,莱钢有名的好干部,莱钢公安处的人员都夸他,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但在江泽民邪恶政策的高压之下,遭到邪恶之徒的缕缕迫害。1999年5月开始,因选择了不要党员要修炼,坚持参加集体炼功,被单位停职和被监控。7月22日因去省城上访,被劫持回来关押在单位长达3个月。2000年元月,被莱钢公安处非法关押半月,于2000年1月20日被邪恶绑架押到新兴大厦,在全莱钢参加的会议上批斗迫害,随即绑架到莱芜看守所,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停发工资,留厂查看,并下放到单位印刷厂强制监督劳动。2001年2月被非法劫持到特钢洗脑班强制洗脑,之后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11月9日,在山东宁阳县和妻子张爱云一起,被邪恶之徒焦玉其等非法绑架,秘密关押,24小时铐在铁床上,折磨一个多月,又绑架到莱芜看守所关押30天,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期间,以姜开文为首的邪恶莱钢集团公司,没通知本人,偷偷非法开除欧阳永奎的厂籍。

张爱云 ,女,1953年9月出生,山东省宁阳县人,莱钢医院主管护师。她工作认真负责,业务水平高,同事和病人都知道她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荣誉证书一大摞子,曾经连续十几年被莱钢炼铁厂和莱钢医院评为“先进工作者”。只因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自1999年“4.25”,她就一直受到邪恶的迫害。以莱钢医院党委书记刘少华、副书记王绪西为首的邪恶之徒,用解除劳动合同相威胁,以迫使她放弃修炼。“7.20”后,对她的迫害进一步升级,由多人组成的所谓“帮教小组”轮番上阵,对她进行攻击,工作时,被强迫进行所谓的“学习”,多次到她家骚扰,致使她无法工作,无法休息,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它们名为“帮教”,实为迫害,目的就是让她放弃修炼,放弃信仰。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000年元旦,张爱云为证实大法,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被邪恶抓捕,劫持到山东驻京办事处,遭到莱钢公安处焦玉其唆使的一伙暴徒毒打,浑身打的青紫,满脸是伤,后被接回莱钢,非法关押在莱钢医院住宅区内,名为“监视居住”。 同年5月,张爱云再一次进京证实法,被抓后,她不配合邪恶,拒不报姓名、单位地址,她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后被莱钢银山公安局认出,带回莱钢,再一次被非法关押在莱钢医院住宅区内。银山公安局邪恶之徒焦玉其、周明刚多次提审,并谎言诱惑:只要说不修炼,就放你回家。张爱云始终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堂堂正正对邪恶说“不”!后被银山公安局治安拘留15天。6月她被解除劳动合同,开除党籍。为了减少迫害,孩子托付给亲属,夫妇相继流离失所。

2001年11月,张爱云在山东省宁阳县,不幸被歹徒认出,落入邪恶之手。由莱钢银山公安局邪恶之徒焦玉其(政保科长)、丁强(南岭派出所所长)带领20多名经济民警,开了4辆警车,给她戴了2副手铐,强行绑架回莱钢。同她一起被抓的还有她的丈夫欧阳永奎(被迫流离在外)。张爱云被非法关押在南岭派出所,11月12日左右,莱钢银山公安局焦玉其、丁强非法将她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莱芜市看守所。后来,莱钢“610”办公室和银山公安局,强行送往济南市女子劳教所(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王美,女,1973年7月出生,山东省莱芜市人,莱钢烧结车间职工,于1999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4月25号邪恶的江氏集团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以后,车间主任张传香,曾逼问王美,还炼不炼法轮功!王美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法轮功是指导人做好人的正法大道,为什么不炼呢!邪恶没招,强迫王美,去挖沉积多年的水沟,看皮带,干最脏最累的活。因为江泽民这个恶魔,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断升级,师父在蒙冤,真善忍大法在无理诽谤,众生被江氏集团推向了罪恶的漩涡,作为一名大法徒,理应责无旁贷的站出来证实大法,还师父清白。王美于99年底进京去天安门广场炼功,展开了真善忍条幅。被邪恶抓捕后,莱钢公安处焦玉其几人带到莱钢驻京办事处,由冷冻、亓建华毒打折磨王美,于1月初带回烧结厂关在小黑屋里,睡在地板上,此刻已经是寒冬腊月,天气非常的冷,然后恶警通知王美的丈夫送来了一床棉被,并告诉她丈夫拿五千元钱来,王美的丈夫七拼八凑,拿了五千元钱赎人。

这样王美因上访被开除,留厂查看一年半,期间仅仅发生活费,并且派人时时跟踪,没有人身自由,邪恶之徒又多次强制非法办洗脑班迫害。

杨杰,女,莱钢医院退休职工,1999年7月以后,因去济南上访,被莱钢银山公安局接回后,拘禁关押在本单位2个月,回家以后,莱钢610和莱钢医院,继续派人对杨杰进行非法监视,走哪跟哪儿,并且还派人到家里住着监控,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上门抓人,不是被非法拘禁在医院的仓库,就是被关在病房招待所、医院保卫科等处,被非法关押了多少次数也数不清。有一次保卫科长秦贞文,带领一伙人又到杨杰家抓人,杨杰插上卧室门不让邪恶进门,杨杰儿子与他们理论,秦贞文竟想把杨杰儿子抓去拘留,莱钢维修厂给与下岗处理。

2001年6月,杨杰被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对她进肉体和精神摧残,强制洗脑。在2002年初,杨杰摆脱了邪恶跟踪监视,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 “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而其小儿子王志勇,在北京打工,却也遭受株连。莱钢银山公安局恶人和北京公安密谋,把杨杰和他儿子分别劳教。没有人性,丧尽天良的邪恶之徒,为了迷惑群众,竟造谣污蔑杨杰的小儿子王志勇,胡说成因贩卖黄色光盘被劳教2年的!当时邪恶把杨杰从北京抓回来,先送入莱芜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又送入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安金,女,1968年出生,原烧结厂职工。1999年7月21日,济南上访之后,被烧结厂非法关押在烧结车间小黑屋里20多天。白天被20多人轮番“帮教”,晚上不让休息,期间连3岁的孩子也不让见。2000年1月,进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莱钢恶徒焦玉其等劫持回莱钢,恶徒非法办理“监视居住”,关押在烧结厂老办公楼内50余天,被勒索了8千多元后,对安金处行政处分待岗1年,只发生活费200多元(扣除公积金等后,只有20元左右),造成安金一家生活极其困难。原烧结厂极其恶毒的是,还要安金及他法轮功学员支付关押期间的看守人员的工资,故意挑起职工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唆使职工犯罪。

2000年5月,当有法轮功学员再次进京上访后,烧结厂再次非法关押安金20多天。她丈夫到烧结厂要人,指出他们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烧结厂恶人竟无耻的说:我们就是非法关人,你随便告去吧。2001年2月到2002年1月,被非法关押3次长达6个月。2004年3月,被劫持到莱芜看守所,因不配合邪恶,拒不放弃修炼,4月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赵振勇,男,1972年出生,山东省宁阳县人,炼铁厂职工。2000年1月,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被押回原莱钢公安处(现银山公安局),因不配合邪恶被恶警爆打一夜。之后被非法办理“监视居住”,关押在炼铁厂民警队20天。2001年2月,因不放弃修炼,被劫持到特钢宾馆强制洗脑。2001年8月,被非法劫持到莱芜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后从莱芜看守所绑架到钢城区治安拘留所,被治安拘留15天,之后又被劫持到王村“山东省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2004年3月,被劫持到炼铁厂保卫科非法关押,由于不配合邪恶,被实施酷刑折磨,一天深夜,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劫持到莱钢医院抢救。

张文华,女,1988年10月出生,安徽芜湖市人,原烧结厂职工。1999年7月,被非法抄家。1999年12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莱钢设备维修厂40天。2000年5月,再次进京上访,被北京恶警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接回莱钢后,被非法关押在设备维修厂30天。2000年7月又被劫持到烧结厂老办公楼洗脑班,张文华绝食抗议。2001年2月莱钢又在特钢厂宾馆办洗脑班,为免遭被再次迫害,张文华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后又被非法通缉。2001年4月,莱钢法轮功学员焦方玉在与张文华,在发放真相材料时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淄博看守所,她们2人都被吊打、侮辱、电击。关押一个月后被转至莱钢原单位,张文华被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

王志钢,男,1976年出生,山东省昌邑市人,年轻法轮功学员。1999年7月20日,在中共邪党开始疯狂抓捕善良的修炼人时,随父亲王寿津,母亲于金花,去省政府上访,被当时莱钢恶人劫持回单位,把他非法关押在工作单位的值班室, 24小时轮流看守。被非法拘禁45天,扣除了他三个月的全部工资。因不放弃修炼,被单位监视着,强迫劳动,每月只发120元生活费,长达2年之久。

2000年5月,莱钢恶人,担心他进京上访,将他强行非法关押在单位,并不准家长探望,他以绝食抗议轧钢厂对他的非法拘禁,绝食五天后,莱钢公安处,怕出人命,交代给单位保卫科,保卫科长强迫他每天都要上班,不得休息,每月给260元生活费,其他所有工资扣除。

2001年6月莱钢在特钢宾馆组织了强制洗脑班,王志钢是在单位工作时间,被保卫部门强行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三、 被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被抄家、被单位非法拘禁、监视居住人员,不完全统计如下:

王德贤、王勇、宋艳春、于露萍、李桂美、王良艾、张文华、卢富荣、刘官伟、吕兴芳、任秀英、刘淑英、赛诗明、张彦、梁胜、张鲁义、李霞(大)王传英、路传芝 、宋光彩、随桂兰、王雪峰、杜仲义、徐集龙、柏士花、焦方玉、高文峰、王美、安金、赵振勇、欧阳永奎、张爱云、杨杰、王玉珍、王守津、于金花、王志刚、李英、毕耜香、王恒泽、刘贵菊、王俊生、白宗元、李霞、王伟芬、亓德美、李敦平、陈果平、李在花、李庆彬、张金来、小毕 、王凯莉、王慧元、顾女士、王芳、杨晓军、闫景福、岳秀芝、肖翠兰 、李本瑞、陈果平、 向龙凤、周继红的妈妈,居伟、张声伟、孙德田、刘守德、齐志英 王红英 、魏国红、隋桂兰、李霞、刘金奎等75人次

2、被劫持到各地洗脑班迫害学员,不完全统计如下:

张文华、吕兴芳、任秀英、赛诗明、张彦2次、梁胜、张鲁义、李霞、宋光彩、柏士花2次、焦方玉、高文峰2次、王美3次、安金3次、赵振勇2次、欧阳永奎2次、张爱云2次、杨杰、王玉珍、王守津、王俊生、王慧元、刘贵菊、王伟芬、亓德美、王良艾 李桂美等37人次。

3、被非法治安拘留学员不完全统计如下:

王玉珍、李桂美、张彦、吕兴芳、张爱云、任秀英、赵振勇 、王伟芬(在贵州平塘县拘留所关押)等8人次。

4、被非法刑事拘留迫害学员,不完全统计如下:

吕兴芳2次、王美2次、张爱云2次、张文华2次、向龙凤2次、杨杰、王德贤、王勇、于露萍2次、宋艳春、欧阳永奎2次、张爱云、赵振勇、安金、焦方玉2次、王俊生2次、李霞、吕兴芳、任秀英、赛诗明、王连爱、柏士花、张声伟、李桂美、焦方玉、李在花、张孝荣等36人次。

5、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不完全统计如下

王德贤、王勇、焦方玉2次、张文华、于露萍、杨洁、张爱云、安金、欧阳永奎、向龙凤、徐集龙、杜仲义、李敦平、王志勇(在北京劳教所关押)、宋艳春(在北京劳教所关押)16人次。

6、被非法判刑1人:法轮功学员王俊生被诬判有期徒刑14年,劫持在山东省监狱。

7、被迫害致死1人。柏士花,女, 32岁,莱钢炼钢厂职工,于2003年3月13日被迫害致死。

8、因迫害过早离世学员,不完全统计:因邪恶迫害,恐吓,拘留而失去了修炼环境,而在迫害中离世的有:宋光彩、王道红、李在香、王素文、冯增英、王雪峰等6人。

四 、罪责难逃

中共江泽民、周永康一伙,贪污腐败,并纵容中共官吏贪腐,以驱使他们迫害中国民众,包括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造成社会道德下滑,人人都没有安全感。

姜开文离职后,莱钢集团体制不管怎样改革、整合重组和各种形式的变化,但邪恶之徒继续追随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没有停止和收敛。姜开文一伙恶人及其追随者,丧尽天良的表演,都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详细记录在案。

法轮功学员十七年来反迫害,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即使对于曾经迫害过他们的警察,也只是平和的劝善,从来没有暴力报复。这样一群忍辱负重的好人,才是中国社会的真正的稳定因素。法轮功学员十七年来一直维护自己做好人、讲真话的权利,也就是信仰和言论的权利,而这些权利正是被中共剥夺的所有中国人的基本权利。那么他们不是在为所有中国人争取这些权利吗?

善恶必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如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王立军等数百名高官已因恶报纷纷入狱。天象的变化,世人的觉醒,使迫害正信的恶人越来越惶惶不可终日。

大法洪传,福泽苍生!法轮功学员为你而来,在血腥风雨红色恐怖下,在残酷的折磨迫害中,还以大善大忍之心,耐心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给众生以选择未来的良机!众生啊,选择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