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实修 家人支持大法

更新: 2016年08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岁,退休前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曾担任过部门负责人和单位的领导工作。从修炼初期不懂得向内找、怎么修,到现在主意识强,动真念向内找,向内修,在法中提高自己;以及从家人对我修炼大法不理解不支持到如今不仅有力支持,还主动维护大法,这天地般巨大的变化,无不浸透着师尊对弟子对世人的无量慈悲和无处不在的加持和看护。

一、走出情 生出慈悲

我们是个三口之家,丈夫,孩子和我。孩子完成博士学位后在外地工作,且安了家,我们老俩口生活中互相照顾,彼此依赖,日子还算平静。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很意外的见到我们卫生间垃圾桶里有女士卫生巾,当时心一紧呼吸加快隐隐感到紧张,又觉这东西恶浊晦气,我马上拿火钳用纸包好扔到户外的垃圾箱了。先生回来后,我将此事说给他听,并问他:“哪个女士上我们家了?”先生略有生气的说我在胡说八道,毅然回绝说没有谁来过。我接着说:“不是追究,只想知道谁来过,那玩意儿总不会自己长腿跑来的吧,未必你还怀疑我瞎编故事来骗你?!”没想到先生还跟我急发火了。心想:他明知道我停例假快二十年,家里早就没有那东西,他不仅不给解释不说明白,还好意思跟我发那么大脾气?我越想越不对劲,满脑子冒出的都是曾经电话找过他的女人的声音,和挥之不去的好像他与一女人甜蜜亲热的场景。先生表现“绝情”冲我发火的态度,撕毁我的自尊戳痛我的心,感到婚姻受到了威胁,好像我们四十多年的夫妻缘份将尽,我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在伤心委屈及痛苦与气愤中我开始安排着自己以后独身。

我天天加大力度学法,师父说:“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1]师父的法敲醒了我,开始用心向内找。

修炼后,虽然我改掉了急躁的暴脾气,但还是没有做到忍;虽然主动买菜,干家务活比以前多,但对先生关心还不够;作为先生一个未修炼的人也很不容易,他明知道我坚守“真善忍”信仰做好人,有个好身体没有错,可是在中国,他还要时常为我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总怕我无辜遭受迫害。有时因等车回家稍晚一点,他坐立不安常常到公路边、大门口等我,去公交车站接我,站在阳台上望我。先生为我已付出很多,他还未得法修炼,其实他更苦啊!可我是幸运的,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我必须无条件听师父话“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2]。不管还将面临什么,我只能做的更好。我放淡了对先生情的执着,心释然了,委屈伤心痛苦气愤荡然无存,也不再纠结过问此事,家里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这件事情过去几个月后,才发现那是一场很蹊跷的误会。我深为自己的胡搅蛮缠和对先生无中生有造成的伤害感到深深的自责。才明白是师父的良苦用心,巧妙的利用这场心性关,让弟子从情中走出来,得到境界的升华。

二、从自我中走出,扩大包容心

修炼前,我个性很强,先生经常说我一人高兴全家高兴。我在家排行老幺,加之成长过程的经历养成了我说了算,如学校读书当过班长,工作单位当过领导。所以在生活中无论对错我都习惯也都能够找到很多理由争强,事情办成后往往还不自觉的自我夸耀欣赏一番。

修炼无小事,一思一念只要不符合法都必须动真念用心修去,无条件的向内找溶于法中,才能在法上有所提高。我们搬入新家房子大,热水器距离位置较远,打开热水时,要放出一大盆冷水才能出热水,放出的热水冬天烫脚温度不热。我想用火烧热水灌到瓶里,这样洗水温度也高,也方便,还可以不浪费冷水。先生想省事怕麻烦,他不同意烧热水洗,坚持直接拧开热水龙头洗,说烧水这不对那不好,我给他说他也不听。我就自己把烧好的热水瓶放在洗手间,他原本就喜欢洗很烫的水,热水瓶放那他当然很乐意用,比我还先使用。

当我看到他拿水瓶倒热水时,在心里嘀咕“怎么样,还是我的方法好吧,我想的周到吧,我早就怎么的怎么的”。我一下警觉,那是人心、是观念、是在证实自我、是显示等等。师父说:“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1]师父法强大无比的威力解体了那颗蠢蠢欲动证实自我的心,争斗心,自以为是的心,听不得不同意见的心,好面子等人心。从此心胸变的宽了,不再争辩了,不钻牛角尖了,人平和了,考虑问题也会无私、纯净的为别人着想了。真正体悟到了同化大法后的玄妙、美好和殊胜。

三、丈夫见证大法神奇 主动维护大法

修炼前,我患大小病十多种,血压不稳经常头昏脑胀,腿骨变形走路困难医生已无药可治,夏天吹风扇开空调还必须用毛巾把肩、腿包严实,三伏天脚冷痛只能穿棉拖鞋,特别严重的是乳腺增生,长期吃药却未见好转,阵痛得两臂膀不敢靠拢身子。得法后多种病状很快消失。但那时我接触同修面很窄,迫害后放松了修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乳房胀痛突然加重,当时学法少,心不稳,去医院作了多种设备的检查,病历报告左乳房长出一个瘤子,医生确诊必须在一个月内开刀做手术,并再三叮嘱不能拖时间。

同修知道后与我在法上切磋,并且及时给予帮助,我便加紧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正好单位体检,我所有大小病不翼而飞。至今十五年过去了,没有做任何手术,没有吃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身轻体健,也不再参加单位体检,给国家、单位及家庭节省大量医药费。同事、邻居们都羡慕说我是国防身体。

我先后三个邻居,孙姓 黄姓、宋姓还有一李姓同事,同患乳腺病,当时病况比我还轻,除孙姓外另三位年龄都比我小,可是,很不幸几年前都先后去世了。

四、脸部摔伤三日痊愈不留疤痕

二零一二年初冬一天下午,我去学法小组学法,结束后天已经黑了,因为距离家较远,为了赶时间,眼看车来了,我就飞快的跑,可能跑得太快惯力冲击加之小雨路滑停不住脚,“咚!”一声猛烈的撞到站牌旁边的一颗大树,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不能呼吸很憋气,有点意识在,我心里明白此刻状况十分的危急!我在心里喊“师父,师父快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啥也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听的好像有嘈杂声,再后来听到“不能动她,等120来”。我缓慢睁开眼睛,看见我周围站了很多人,即刻一念“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使足全身劲竭力艰难的站了起来,给身旁的人讲了刚才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逢凶化吉的亲身经历,还给扶我站起来的好心人做了三退。惊呆了所有在场的人。都真切感佩到大法的神奇!

约一小时后,我回到家,先生见我脸上是血,下巴多处受伤,嘴也翘起了,他不知所措急忙问我:“你怎么啦!?你拔牙了?!”我不想让他担心,当时没给他细说。第二天,伤处就开始结疤,但还很肿,第三天我们如期参加一朋友孩子的婚礼,全部消肿,没有留下一点疤痕。

试想不说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就是年轻人一下给撞得那么狠,像是脑水都撞飞出来了,当时没撞死,撞骨折受重伤送医院抢救那是不可避免的。可我不仅没上医院,连一滴外用药水都没有擦,神速的奇迹般的好了。

五、被砸肿包约拳头大 当天就消失

一次在家里,一个1.8米高的铁质挂衣物架倒下砸到我右臂上,给砸伤起了一个小拳头大的包,先生一看“哇!那么大个包,没有十天半个月肯定是好不了的。”可不一会功夫,包就不见了。他很是称奇!大法的神奇真是太多太多!

先生是个实在人,也很正直,由于无神论教育的毒害,加之他深知共产党严酷的暴政,他虽希望我去锻炼有个好身体,但是又不想去惹麻烦,受伤害,所以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后对我炼法轮功是不支持的。但是他亲眼见证了我修炼大法的美好和神奇,目睹了周边修炼大法的同修们家庭和睦,个个都是道德非常高尚,最善良的好人,先生由衷的敬佩大法和大法师父。现在不仅支持我修炼,经常督促我抓紧时间多看书学法,生活上给我很多的关心照顾。同时,他还主动的维护大法证实法。

一次,我们小区的公示栏里张贴了三张污蔑攻击大法的宣传通告,很大的毒害着不明真相的世人,我着急彻夜难眠,打算去清除掉。因为正对监控摄像头,又在大门口,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想找机会去做,可那天他一進屋就对我说:“这下你能睡得着了,我已经把那个东西全都扯了”。当时我很惊喜他的正念善举。谢谢师父的加持与呵护。

虽然我属没有暴露的大法弟子,但二零一五年七月,我以真实姓名向高检邮寄了诉江状,并得到高检签收回执。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丈夫。十一月中旬当地派出所片警打电话骚扰,还想到家里骚扰时,我才给丈夫讲了这件事情。当天派出所再次电话骚扰时,丈夫主动接过电话义正词严正告他们:依法控告是公民的合法权利,当地派出所强行参与公民依法诉讼案是违法的。他彻底的不配合,态度非常鲜明而强硬地予以抵制,使派出所欲迫害的阴谋落空,不再有任何的骚扰。

先生从小喜欢读书,个性好静,不习惯人多热闹,但是每当同修来家里,他都很客气,从未埋怨过,还主动给开门,有时还主动安排生活。同修们对他都很尊敬和信任。十年前,他已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从未再交过党费。但愿他早日走入大法修炼,不错过这千万年难遇的佛法修炼机缘。

如有不在法上的,敬请同修们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