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学大法延续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走入大法修炼的。一天,我无意间在家附近的广场上看到许多人整齐的站成一排排的在炼功,我走过去问炼的是什么功,告诉我是法轮功。我一听法轮功三个字,马上就说我要学,我问多少钱?同修说义务教功不要钱。当时我就学上了,还请了《转法轮》和《大圆满法》两本书。同修告诉我,每天早上五点在广场炼动功。

第二天凌晨四点五十五,有人叫我快起床、快起床,我穿上衣服就往广场跑,到那儿正好五点。

一、修大法真幸福

修炼前,我身体很不好,有肝病、高血压、头痛病、心脏病,心脏里面象有大鼓敲一样咚咚的,一点声音都刺激的我很难受,我经常走走路就头晕眼花,不得不扶墙蹲在地上。我二十九岁那年生女儿,在床上躺了三年半,药也吃不了,吃了就吐,疾病折磨的我差点死掉,生活过得很艰辛。

炼功后我全身的疾病都好了,六十多岁的我又能骑自行车了,骑的还很快。原来我有一个毛病,天一黑就莫名其妙的害怕,必须开灯才行。修炼后我也敢走夜路了。我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就介绍姐姐也炼,姐姐炼功后也是全身轻松,连戴了多年的眼镜都摘掉了,我还给父亲寄了一本《转法轮》,父亲只是看了看书,二十年的瘙痒症好了,他激动的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听到后更是感叹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去了位于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那天去了很多同修,官方报道是一万多,我居住地的派出所所长当天在那里执勤,据他估计人数应该有七、八万。他说那天上面通知有闹事的,要他们去维护治安,到现场一看,多数都是老头、老太太,手里也没拿武器、也没拿石头,都拿着书看。他就觉得很奇怪。这是后来他来我家时告诉我的,我给他讲师父怎么教我们做好人,他听了说太好了,我送他一本书,他说好,回去看看。

四二五那天,我无意间抬头看到太阳和平时不一样,它变得很大,一点也不刺眼,太阳里面五颜六色漂亮极了。太阳旁边有一个大法轮象风车一样旋转,感觉太阳里、大法轮上、周围的云彩上都有神,虽然看不见他们,但强烈的感觉到神就在天上,他们在注视着历史的这一刻,我一直在看,怎么也看不够。有开了天目的小弟子说,很多大法弟子身上都有法轮在转,这一切真是太神奇了!

二、亲身见证大法的神奇

其实修炼以来,我遇到的神奇的事简直太多了,下面我就举几个这方面的例子。

炼功初期,我脖子上忽然长了一圈又密又细的米粒状的疹子,奇痒难耐。小外孙看见我的脖子说:姥姥好害怕呀。我也实在痒的难受,就涂了各种药、甚至用热水烫,但都不管用。上学法点学法,老弟子叫我不要再涂药,说忍两天,多学法炼功,一定会好的,我照着做,果然,两天后一切恢复正常。

没几天,我右腿膝窝处长了鸡蛋大小的瘤子挺疼,儿子说去医院按摩按摩,我没守住心性就同意了,按摩六次也没好。儿子又送我到北大医院做了各种检查,医生看完检查结果说:什么事也没有。我悟到是师父在点我呢,可儿子急了和医生吵起来:没事我妈会疼?医生只好开出许多药。我把药方撕了,和儿子说:回家。到家我就炼功,不再在意它,每天学法炼功,瘤子不知不觉间就没了。

没多久,我咳嗽的很厉害,半个多月也没好。儿子要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也不吃药,我知道这是在消业。可孩子不理解,一天夜里看我不停的咳嗽,非给我手里塞了两片药叫我吃,我让他去倒水,把药藏了起来,他把水递到我手上,我假装喝药,说来也神了,喝完水我马上就不咳了。儿子立刻说:妈你就不相信科学,你瞧吃了药立马好了,早吃不就早好了嘛,省得受这么多罪。我一笑,给他看藏在手里的药。儿子连说太神奇了。我知道是师父在考验我呢。

一次,我照顾生病的朋友,在帮她擦洗炉台时,不小心刮伤右手手腕,掀起了两公分宽的皮,皮被搓到大拇指指甲处。血淋淋的肉裸露着很是吓人。但我一点也不害怕,伤成这样我也不感觉疼,用左手把皮一点点的撸下来、撸平了,接着干活根本没当回事,收拾完了我進屋,告诉朋友刚才发生的事,给她看我的手,可她一点也没看出来我哪里受伤,原来我的手腕处的皮肤竟然长上了,她连连称奇。

一次我在厨房炸豆腐干,突然滚烫的油溅到我右边脸上,脸热辣辣的但不疼,我马上关火,回房间看了两个小时《转法轮》,儿子给我买来烫伤药,我也不擦。晚上我照镜子,只见右脸上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黑斑挺恐怖,我没放心上。第二天亲家妈来看我说:脸两年才能好,我心想不会的。几天后,烫伤处开始起皮,轻轻一揭就能撕下来,第五天我的脸就全好了,而且一点疤也没留。亲家妈知道后说这功太神了,请了一本《转法轮》拿回家看去了。

还有一年夏天,我光着脚穿凉鞋,一个暖水瓶倒了,开水浇在我脚上,我一点也不觉得烫,还感到凉丝丝的,脚也没有烫伤。 类似这样神奇的事还有很多了,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三、救人小故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全国的专制机器镇压法轮功,毒害世人,我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我和同修们在邪恶的中心——北京,不顾自身安危,每天上街发传单、真相期刊、光盘、贴不干胶,给被蒙蔽的民众讲清真相。下面我讲几个救人的小故事。

一次在公园里,我给一个坐在轮椅里的半身不遂的男士讲真相,让他记住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嗯嗯答应着。这时他老婆过来了,我又给她讲,送她一个护身符,因为我身上的资料发完了,我和她约好第二天给她。第二天,她果然来了,说丈夫一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精神点了。我对她说:全家都念更好,让她回去好好看看真相期刊和光盘。后来的一天,又碰见她,她一口一个大姐的叫我,高兴地说丈夫好多了,以前连一字都不能写的人,现在能看书、能走路了。 我说:你要感谢就感谢我的师父,是我师父救了你丈夫。

一次坐公交车,一个小伙子给我让座,我谢谢他并送他一张光盘,我也给了座位后面戴墨镜的小伙子一张。他看了看说这个光盘不能发,发这个犯罪。我说:犯什么罪,你不要就还给我,我给别人。他拿出公安局的证件给我看,但我一点也不害怕,跟他说:你不看就送给别人看吧。他见我很正,毫不慌张,就改口说:我要先看看。一会儿他要下车了,再三叮嘱我注意安全。

还有一次,我给路边停的小汽车上发真相期刊,突然从我身后冒出一个警察,我镇定的说:朋友送你一个,回去好好看,对你有好处。他接过来说谢谢。

一天在街上,遇见一个一米八几的小伙子,我送他一张光盘,他看了看问我还有吗?我就从包里拿了一本真相期刊递给他,他问我包里还有什么?一边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一边动手翻我的包,掏出一本明慧期刊,我立刻抢了过来说:这本明慧我还没看呢,不能给你。他问我是哪里人?我说北京人。他不信,因为我说话有外地口音,他不停的问我是哪里人?还想抢我的小挎包,其实我后背还背了一个大包,里面装了几十张光盘和真相期刊,他竟然没看见(后来我悟到是师父没让他发现)只是抢我前面的小包,我求师父救我、定住他,果然他不动了,我顺利走脱。

一次,我正在发资料,不明真相的人叫来警察,警察要给我拍照,我笑着说:我还没在这照过像,这风景挺美的,照吧。上了警车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当天晚上我就回家了。

我先后七次被抓進派出所,每次都能在派出所里面劝退几名警察或保安。其中有一次,我和其他六个同修在公园里被绑架,我们相互配合,一共在派出所、看守所里劝退了三十二名警察、保安。

我深深的知道,如果身边没有师父的看护,我走不到今天。是师父给了我智慧,加持着我的正念,使我能在邪恶面前正气十足的讲真相、证实大法。

四、我的生命是学大法延续来的

我们学大法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能延长寿命。我今年八十三岁了,这几年发生的几件事让我深切的感受到我的生命是学大法延续来的。

一次孩子们做好了晚饭,我一看都是海鲜,就吃了点螃蟹和虾。吃完后小外孙说奶奶敢吃活的了,(原来孩子们买来的海鲜都是活的)我一听马上就感觉肚子凉凉的不舒服,我又想吐、又想上厕所,并且突然间天旋地转,好象马上人就要摔倒,我心里一遍一遍的求师父救我,和谁也没说,咬着牙慢慢的走回里屋,躺在床上,马上就睡着了,睡了一个小时,醒来后就好了,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还有一次,孩子们想打麻将,因为三缺一,就劝我参加,我说师父不让玩,这是赌博。孩子说:你还在常人中,又是在自己家里陪我们玩,玩完了赢的钱退回去或者买菜,不算赌博。我一听好象也对,就和孩子们玩上了。正打着,突然就不行了,身体直往下出溜,吓得他们赶紧扶我回屋躺下,他们走后,我马上就好了,我悟到师父不让我玩。

师父法中有一句“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1]我明白了师父不是让我来享受人的生活的,是让我修炼、救度众生的,所以我有时间就学法,凌晨三点半的炼功从不间断,平日里注意修一思一念,每天上公园讲真相救人。

自修炼以来,到哪儿我的包里都装着大法书,无论坐飞机、火车,大法书从不离身。一天孩子问我:我这一生中什么最重要?我脱口而出:大法!孩子愣了,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有些不高兴地说:那我们呢?我说:没有大法重要,你们次要。

我真是把大法看的比我的命还重要,无比的珍视。我看到有的同修把《转法轮》随便的放在地上,很是心疼。我觉得对大法书一定要有一颗尊敬的心。因为书中记载着宇宙大法,而我们的一切都是从大法中来。

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我对师尊的感恩之心,唯有精進再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报答师恩!

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