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大队长喊起“法轮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

一、看守所里大队长喊起了“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出去讲真相,被恶人举报绑架到派出所,家中所有的大法书、光碟、mp3都被抄走了。警察问我这些东西哪来的,我一声不说,最后问我炼不炼,当时因怕心上来了,我说不炼了。警察把脸一沉恶狠狠的说,你说不炼就解脱了吗?我判你三~七年。我马上在心里说你说了不算。回到监室再发正念背法,感觉身体上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扁扁的一点能量也没有了。我在心里喊师父啊我错了,痛苦中叹悔着,求师父再给我一次机会。

到了第二天早上点到了我的名字,我立刻整理整理了衣服,用手梳了梳头发,背师父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进了审讯室,接着背法,我面带笑容没有了怕心,眼睛盯住了警察的双眼发出了强大的正念——清除其背后旧势力操控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问啥我也不说就是发正念,他又说你别看我行吗?我说我不看你怎么和你说话?他说今天咱俩说说真善忍。我说你先说吧,他说:真善忍这三个字太好了,这个真你修的太好了,不给别人添一点麻烦;这个善你做的不够,你还有自私。我一听是师父用他的嘴在点化我,我直点头表示做的不够。最后他又问你还炼不炼,我立刻答道:炼!炼!炼!他说昨天问你你说不炼了,今天你又说炼,那你炼就炼吧,说话中没有恶意,叫我签了自己的名。记事员说字写的不错,大法弟子真了不起。

走出审讯室,虽是冬天,可我身上暖暖的、脸上也发热,回到监室犯人就说别人回来都是哭,可你却那么高兴,因为我心里明白正过来了。晚上发正念、背法状态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心里对师父说,平时来这里发正念还找不到机会,现在我要把这里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清除干净了再回家,就像孙悟空钻到妖精肚子里一样,不停的发正念,发正念。到了白天那感觉就象喝了蜜一样的舒服,我立刻向内找,去掉自己的显示心、妒嫉心、看不上别人的心、儿女情、和我外孙的情、对婆婆的气恨心,找一个灭一个。

一天坐在床上干活,人多我又胖,靠右边的犯人对我不友好,左边的犯人看着我恶狠狠的大声说,我就看不上你这个样,今天该你值日你还坐在这。满屋里的犯人都看我,这回我没动心也没吱声,心里还想着你就是打我两个耳光我也能忍住不动心。对面坐的是大队长,大声对她说,你怎么打着我的旗号说她?她刚来,你刚来的时候你不也是什么也不懂。她看着我笑着说,我爱你。我双手合十表示谢谢!

每天都要唱歌,这又唱起了红歌,大队长说:“这位姐姐你怎么不唱?”我说我不会唱,她说你会唱什么,还没等我说,二队长就说:“法轮功的歌不能唱。”大队长让我唱,这时我没有时间多想,因为《思乡曲》歌中前四句想不起来,我就从“故乡总在我心中 乡音在耳边回荡 忘不了美好的家园 忘不了圣界的时光 那是众生的召唤 那是亲人的盼望 我唱成了儿女们的盼望, 那是梦中的向往。”共十三个人都哭了。大队长拉着左边犯人的手高举着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我左边的人问我:“你唱的这么好听,从哪儿学的?”从那开始,我渐渐的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保平安,退了几个。

第七天狱警喊我走,我也没有想到走,我跳下床喊:“法轮大法好!”大队长双手抱着我哭着说:“我在这还长着呢,想你了怎么办?”我说:“就喊法轮大法好吧。”就这样我走出了黑窝。感恩师父的呵护,感谢为我们发正念的同修。

二、拘留所救人

今年五月十三日我被绑架到拘留所,下午去的,吃午饭我不吃,去外面活动我不去,狱警说我不配合,到晚上都上食堂吃饭看到人挺多,我就想把这些人都救了我再回家。每天出去的时候,我看好时机就讲真相,有的问:“姨是怎么进来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因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被他们绑架来的。”给她讲共产党的腐败,无官不贪,她很快明白了,我说入过团队吗,她点点头,我说从心里退出去就保平安,记住法轮大法好,她同意了。就这样用吃饭的时间、接水的那一瞬间讲真相劝三退。

有一天在看电视,有一个人问我:“姨,宗教和法轮功有什么区别?”我给他讲人心腐败,道德往下滑,大法来度人,三退保平安。左边坐的年轻人听到了问:“反党吗?”我说:“不反党,它不配!”我说共产党劳民伤财,坏事干绝,从文革、六四事件、迫害法轮功,他听明白了退出了少先队。这样天天抽机会就讲,时间一长退的人多了也记不全,到了晚上就想一遍。不几天又绑架进来一个同修,该同修弄到了一支笔,我与同修在里面劝退的共有四十多个人。

明白的人看到我就说,看到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所说、所做的不像电视上讲的那样,我说那都是假的,他说回去要多了解了解。

第一次写稿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