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钟走出派出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由于平时上班,讲真相一般在早上或中午上下班路上或晚上出来讲。七月九日周六一早,我带着真相资料和点心出发,坐公交车,辗转到较远的市郊讲真相救人,那里环境安静,来往车辆少,马路两边道路宽阔,绿树成荫,适合百姓和大学生散步,环境很利于讲真相救人。

我在宽阔的林荫道上遛弯,基本上见人就讲,不退的也送上真相资料,退的再送上真相资料或光盘,到下午四点多,已劝退六人。

当我手拿着《九评》光盘和《513特刊》正顺利地给第七人讲完真相也起好化名退时,一抬头,看到一名穿制服的警察和两名便衣,三人已站在我对面,正看着我讲真相,可能是前面发《九评》光盘时遭人举报。

当时我没有一点心理准备,这时走脱已来不及。我站在那平静、慈悲地微笑看着他们,内心坦坦荡荡。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会儿,他们问我手里拿的什么,我说没什么,他们非要看,我停了一下说:好吧,你们看看也好,就把手中资料给了他们,随后他们“请”我上了警车。

我当时非常镇定,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一上车我就说:“法轮功是千古冤案,江泽民、周永康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是完全错的。”一个便衣说那你们还自焚,我说:“自焚是伪案,是假的,是江泽民主导,李东生安排演的戏,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都遭恶报了。当年希特勒是国家元首,杀害犹太人,当年中央文革小组制造了多少冤案,文革结束后,高层把他们的许多打手拉到云南秘密枪毙了。”另一人问我:“你见过你师父没?”我说“没见过”。他说:“我当年还见过你们师父给人发功治病。”我笑着说:“那你太有福了。”

一会儿就到了附近派出所。他们先问我什么文化,我说“大专”,“哪儿毕业?”我回答哪里毕业,然后问我名字,我说,“这个不能说。”他笑着说:“哪就叫法轮功一号,法轮功二号。”他们还要看我身份证,我说:“我出来就不带身份证也不带电话,我们是在大难来前救人的,现在天灾人祸多,后面还有大难,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

这时,他们不再追问姓名和地址。他们几个人翻着《513特刊》议论着说:看,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看,都有。我隐约看到年龄稍大的警察可能是头,小声说,“叫她走吧。”说完他们各忙各的,没人管我。一年轻警察手拿着这些真相资料走到后院,我跟在他身后给他讲真相,他说:“你在这里还敢讲?你包里还有吗?拿出来。”其实我包里还有真相资料,我说:“我包不能给你看,都是女人用品。”他不再追要,我继续跟在他身后讲真相,他说还讲啥!我一下明白是师父在点化我,我不再跟着他,一看后院有大门,就堂堂正正走了出来。

出门就跑,跑了三、四百米,拐了两个路口才停下,看看周围没有车也没有跟踪。天特别闷热,我头脑特别清晰,身体轻飘飘的,我又投入正常讲真相中。见到合适的人我还讲,遇到个遛弯的人,我上前先热情打招呼,几句话轻松地把他劝退了,并送上真相资料。又继续走了几站路又劝退了二人,这时正好劝退十人,正是我早上出门想劝退的人数,也是我一天退的最多的。回到家已晚间十点。

这次我在派出所前后待了大约二十分钟,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加持,才使我顺利走出。我首先得找自己的原因,是否有漏。整个过程警察比较礼貌,平静。看来,警察也在觉醒,他们也给自己选择了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