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粉笔写出真相

更新: 2016年07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我修炼将近十八年了,在这些年当中,经历了风风雨雨,在师尊的呵护下,都有惊无险的闯过来了。但也有很多关没过好的时候。三件事虽说都在做,但哪一件也没做好。这不是谈体会,是证实法。下面我就把在修炼中几件有代表性的神奇事说一说。

用粉笔救度众生

那是在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间,那时我没有资料可发,又想救人,在我打坐时,定中,师父点化,让我清晰的看到一盒粉笔,又一次定中,看到左手写了一个五,这个“五”字写的不流利象小学生写的。我悟到这是师父让我利用粉笔证实法,救度众生。从此,我就在水泥墙上、楼房墙面,反正能写字的地方,我都去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等……

经常是小粉笔头不舍的扔掉继续写,手指蹭破了皮,有时连指甲都蹭去一小块,但出血很少,也不怎么疼,第二天早上就好了,且看不出伤过的痕迹,要是常人手指连心,还不知痛苦到什么程度,从未影响我洗衣、做饭。

最多一晚上能写三盒粉笔,最后累的手快抬不起来。有一天,我在一栋楼房对面的东墙上写“法轮佛法救度众生”,发现从南边过来几个人,当时就想,我不能写半截话呀,坚持写完整,平安离去。一年后,听在那附近住的同修说:“她邻居讲,那是一个老头写的。”啊,怪不得我有一回在一栋楼前正面写“法轮大法好”,有位四十多岁男子出来看到后,直冲我笑,嘴里还念着“法轮大法好”,原来都是师父保护我,将我在人中演化成比较老的老人形象,所以我写了几年时间的粉笔字,没因此遭到迫害,都是师尊在另外空间的呵护,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从中我练就左手熟练的粉笔字。

走了另外空间

那是二零零四年的春天,我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在姐姐家住了一段时间。母亲也在姐姐家,一天晚上,我去一同修家看看是否有师父经文或讲法。母亲自来心小,谁一回来晚了,就担心出事了,吓得不行,我这一被迫害,更加剧了她的心理负担,不想让我去,但我执意要去,就答应母亲早点回来。

试想到同修家已经七点多了,见一次面不容易,怎么还不坐一会,切磋一下,走时已八点多,没有公交车了,我就步行往回走近十公里的路。

一路上给六个人讲了真相,快到家了,才想是不是到半夜十二点了,还不把老娘急坏了,一步迈進屋,看表还不到九点,一路上,才走了四十分钟左右。老妈笑着说:“回来了,还挺快的,”看得出母亲还不到担心的时候,真是太神奇了。借此我对母亲说,你看修炼多好,有师父保护,让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母亲和姐姐一家都很相信大法,我再有事出去或做证实法的事,母亲也不怎么担心了。

其实是师父慈悲帮我化解,走了另外空间,类似这样的现象我不是经历了一次。

清除公安、市委大院邪展板

以前恶人都是利用邪横幅,破坏大法,毒害众生,那都好清理,这两、三年恶人变化了招数,利用展板毒害世人,并且有图有文,影响极坏,展板弄的极其牢固,多数都是固定在摄像头底下,门卫边上,这样就给清除带来极大的难度,特别是公安宿舍和市委大院那两块。

市委大院那块左边是门卫,右边是玻璃小屋,四面透明的全天二十四小时换岗把守。因有过往车辆,我听说后,晚上到那两处观察了一下,心里很难受,恶人明目张胆的污蔑大法,诽谤大法,不清除掉这不是大法弟子的耻辱吗?扪心自问宇宙的保卫者是怎么当的?公安宿舍晚上要锁大门,只能白天清除。

有一天上午下了点雨,我从同修家出来,同修帮我发正念,已是十一点多了,这时来往人较多。但我想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清除掉。一看邪展板前面停了车,有点碍事,我伸长了胳膊用力一掀整个邪板扯下来,落在车上,声音很响,惊动了对过的门卫、保安。我迅速将邪展板折断,就往外跑,求师父救我。保安在后边追,不停的叫喊着,此时对面来一小青年,保安让那人抓住我,我从心里求师父定住他,那小青年没反应,但在我推电动车跑的过程中差点摔倒,真是好险哪!

这个公安宿舍距公安局、保安公司都很近,不是师尊加持和保护,我是无法脱离险境安全回家的。回家后,人心往出返,我不能再一个人去了,最好是两个人,这样电动车不用撑住,也不用拔电门钥匙。

过了几天,我还想去除掉市委大院那一块邪展板,可是跟几个同修说起事,没有人说跟我一起去的,有一同修说把整邪展板掀下来,有点象破坏公物,从角上轻轻一揭那样没有声音。我记在心里,悟到是师父借同修嘴告诉我清除方法,这时想起《转法轮》:“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这不是师父告诉我让我自己去吗,尤其是那样地方人多也招眼呢。

一天下午,我告诉家人去大姐家,丈夫说:下雨你出去干什么,我说下雨天能找到人,不然大老远去了扑个空。我带上雨伞就走了。从大姐家六点发完正念往回走,中途下起暴雨,我想这不正是个机会吗,就去了市委大院,发着正念,不要再有行人、过往车辆,可是就是看到门口对着这边一辆吉普车还亮着个小灯不走,门卫虽有人,下这大的雨,他不会出来,玻璃岗里的人背斜对着这边,都没问题,关键是这个车不走,我想不能在这耗着,暴雨停了就不好办了,这大院四、五十栋楼的人吃完饭,上公园,我到车跟前发正念,让车走。

到跟前一看,是个拉垃圾的车,车头朝南,其实我在这面看到的是车尾。这是邪展板在这呆了一两年不甘心死。邪恶使用的障眼法,我也没害怕。从门卫那转回来,右手撑伞,再推自行车,有点吃力,头、脖子、肩膀都用上了,左手将邪展板折断,折断前行着往前撕,因展板较大,很费力,就求师父帮我,一下就轻松的撕下来了,虽说衣服全湿了,却没有凉意,真是师父都铺垫好了,就看自己的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