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的改变

更新: 2016年08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七日】那次我又到儿子家,只有儿媳在,我对她讲,目前他们一家人能得到这样的福报,是因为儿子在最困难的时候真心地求师父,师父帮了他,帮了你们,不然我哪有那个能力来管你们啊?!还有啊,现在很多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帮你把团和队退了,保个平安吧!

儿媳一直在静静的听,这时点了点头,突然痛快的说:“退、退、退,全都退。”她不知道,我的儿子和孙儿很多年前就退了,只是大家都不敢告诉她……

从儿子家出来的时候,我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我双手合十,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谢谢您救了她。

以前,我从儿子家出来也落过不知多少次泪,但那时候,落泪的原因主要是伤心和难过,但这次我落下的却是感恩师父的泪,为儿媳终于得救欣慰的泪,儿媳妇有今天这样的变化,可不容易了,十多年了啊!

这件事,还得从头讲起。

我今年七十岁,退休前是一名农业技术员,以前由于长期生活和工作的艰辛,我落了一身的病:脑供血不足、风湿、通夜失眠、肠炎、胃病,二十多年眼睛视物不清,还有头痛,我平时不敢笑,一笑就头痛,天昏地暗的感觉,长年的病痛,我的脾气又急又躁,别人稍不注意,就会惹我发火,大家说我经常就象吃了火药一样。

后来在一九九七年的时候,我们单位的一位同事介绍我修炼了法轮功,修炼后,我的身体全面好转,脾气也变好了,我老伴目睹我的变化,走到哪儿都会给别人讲我修炼法轮大法如何好,他也开始看书了,虽然他没有修炼,但也受益了,以前他又老又瘦,后来长胖了,到一九九九年九月他去世前,熟悉他的人都说他比原来年轻了二十岁。

我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结婚生子,大儿子、儿媳、小儿子看到我的变化,都非常支持我修炼大法,儿媳妇在一九九九年前还看过大法书籍,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还帮我藏过书,说:妈的书如果被他们抄走了,她保存的这一套还在。

后来,迫害越来越严重,我两次和同修们上北京去为大法鸣冤,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劳教,被非法扣除工资,只发二百元生活费,从那时起,儿媳妇就不理解我了,她在恐惧的压力下,产生了怨气,对我反感起来了,对我就变了。因为单位只给我发二百元生活费,怕影响到她们一家,儿媳妇提出要和我断绝关系。我去儿子家讲真相,媳妇不听,不准讲,怕我影响了孙子,我一去,她就拉孙子走。

我的小儿子在外地工作,只有我和大儿子一家在本地,不管她态度如何,合适时,我都要买东西去看他们,她每次都要叫我把东西拿走,我不拿走,她就把东西甩出来,有时去了的时候,看见我就关门,有时开门看见我,就把门推过来,有时冷漠的说:“你有啥事,没事就走吧……”

遇到儿子在屋里时,我才能進屋,我進去了,她从不喊坐,不理我,这种情况,她就走。

有一次,我在星期天到她家去,儿子开的门,看见我,就说:“妈,你吃饭没有?快来吃饭。”儿媳和孙儿在厨房吃饭,这时就听儿媳说:“吃屁。”

有一次,到儿子家,媳妇先走了,那时候孙子已长大了,我和儿子、孙子三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坐了一个多小时,她赶回来,看我还没走,气氛还这么好,脸一下就沉下来,指桑骂槐的骂儿子和孙子,说脸皮厚什么什么的,其实是在骂我,当时把孙子都骂得呆住了。我只好离开了。

我出门时,心里非常难过,伤心得掉下泪来。

这个样子根本无法给儿媳讲真相。

后来儿子给了我他家的钥匙,我就想个办法:写信给她,在信中告诉她,是我自己没有做好,但真、善、忍没有错……有时有真相碟子,《九评》就放在她家的桌子上,没多久,她就叫儿子把《九评》等拿回来,说她不相信《九评》。

我觉得非常失望,我后来就去得少些了,一年也就两三次。儿子有时要回来看看我,把老伴去世前留给他的钱给我一些。

过年时,叫儿孙回来,她从不回来,但我还是一直请她来……

媳妇每年都回她娘家过年,因为我一个人,有一次儿子叫我去,我去了后,她既不理也不打招呼,我一讲真相,她家人就制止,说:别说,别说,不要说你那些……我说我们修真、善、忍要说真话,她父亲说,共产党不整你这种人整谁,说我说真话是傻。我的儿子为人诚实,他们也说他傻。

有一次我看到一篇罗马帝国瘟疫的真相信,觉得很好,就请同修打印一份,请儿子带给他老丈人看,当时没推,后来他们暴跳的斥责我儿子,儿子回来,很痛苦的给我说:妈,您好就行了,别管他们了,您别让我两头为难……

有一次,过年儿子又请我到他老丈人家去吃饭,开始我说不去,儿媳妇很高兴,但我后来又去了,她看见我来了,很不高兴,就绕着走……

其实,每当这种时候,我是非常难过的,不过,我还是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修真、善、忍,我要放下,找自己的原因。开始我还是生气,后来就不再生气了。

儿子原在一个钢铁厂,他舅子,儿媳妇的两个弟弟去开矿,就找儿子去帮忙,儿子辞了职,去帮他们干,每月三千元,从早上七点出发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家,又苦又累又受气,儿子想不通时,就到我面前叫苦,我安慰他:也许是还债吧,还了就好了。

后来他和舅子发生了矛盾,儿媳和她兄弟一起骂儿子无能,儿子后悔得不得了,不想在那儿干了,但已回不了原单位,又怕出来后找不到工作,只得在那儿忍气吞声的干,干到第三年时,长期在烈日下晒,又苦又累人都变了形,第三年,他舅子说给他十万元了结,然而钱只能拿给他们姐保管,实际上没准备给他一分,这时儿媳妇已闹着要和儿子离婚了。

儿子到我这里来,诉苦说,日子真的已没法过了……我对他说:只有师父和大法能帮你,你要相信师父和大法,你求求师父吧。善良的儿子到师父法像前,恭恭敬敬的给师父合十,求师父:帮助他顺利找到另外的工作从矿上出来,请师父保佑他家庭和睦。我给儿子一个护身符,儿子很珍惜的戴在身上。

就在那以后没多久,一天,我偶遇了一个以前的熟人,姓张,他主动给我打招呼,很多年没见,我都不记得他了,他自报姓名我才想起他是谁,他主动问我,你的儿子们现在好不好?我就把大儿子的情况给他说了,他把他的名片拿给我,我一看,是一家什么矿泉水公司的经理,他说可以让我儿子到他那儿去干,给他守电话。

我听了很高兴,就约他和我儿子到我家里来吃饭,儿子和他交流后,他看儿子老实本份,愿意要他。他说守电话工作轻松,每月一千五百元,儿子想,先有个工作出来再说,就同意了,回去跟儿媳妇一说,儿媳不同意,说工资太低。

我们就又找到张经理说了这个情况,张经理他们商量后,涨到一千八百元一个月,儿媳和儿子到张经理公司里去说还是不干,张经理都有些生气了,不过后来,他又提一个方案,叫儿子去承包一个区域的送水门市,那样工资高的时候可拿到五千到六千元的样子,但要自己买车。

开始我们想买个旧车,我找熟人去看了旧车,虽然便宜但用不了多久,就决定买一个新车,我借给大儿子二万五千元(我在二零零六年时,找到当地六一零人员,以及各级单位讲真相,反映自己的实际情况,要回了自己多年被扣的工资,从那以后工资也能正常发放了),儿子和媳妇出二万,实际是由儿媳来拿(儿子家的钱由儿媳全部掌管)。

但买车那天,媳妇把银行卡拿给儿子,却不给他密码,当时我真的很生气,但后来,我冷静下来,把怨气消掉,把心放平,请师父帮帮我,儿媳终于另外拿出了二万。

买了车后,儿子承包了一个大厂附近的送水门市,收入慢慢地越来越好,现在儿子每月能挣四千多元,没多久,儿媳下了岗,每月九百元,后来和她兄弟发生了矛盾,可能看到儿子老实可靠,对儿子不象原来那种态度了,儿媳再也没闹离婚了。后来她也去找了一个工作,一家平安幸福。

这些事对儿媳触动较大,不知不觉中,我和她的关系也慢慢好转了。在街上,碰着她,她也客气地跟我说话了。

那天我又到儿子家,只有儿媳在,她让我進了门,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我对她讲,目前他们一家人能得到这样的福报,是因为儿子在最困难的时候真心地求师父,师父帮了他,帮了你们,不然我哪有哪个能力来管你们啊?!还有啊,现在很多人都做了三退,我帮你把团和队退了,保个平安吧,儿媳一直在静静的听,这时点了点头,突然痛快的说:“退、退、退,全都退。”她的意思是要我把儿子和孙子也一起给做三退。她不知道,我的儿子和孙儿很多年前就退了,只是大家都不敢告诉她,因为她那时对我讲真相、劝三退可反对了,那天儿媳妇还跟我说了很多心里话……

看到儿媳这样的变化,我心里真的为她高兴,这十多年来,虽然好多次,我觉得被伤透了心,流过多少泪,但事实上,我心里一直没有放弃她,再难过,一学师父的《转法轮》,一想到师父教我们的真、善、忍,我的心就平静下来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媳妇被中共这个邪教欺骗,误解和仇视法轮大法,最后在天灭中共时给中共当了陪葬。

其实是师父改变了她,让她有了美好的未来,衷心感谢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我也真心地祝愿更多的世人能象我的儿媳一样明白真相,三退保平安,有个美好的未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