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出派出所回家

更新: 2016年08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九日】在二零一六年四至七月期间,我所在地区的单位及社区到处是毒害世人的影射、诽谤宣传,同时给各单位安保人员下达对法轮功学员发资料等活动的防范及奖惩要求。

六月十八日晚九点过,我沿回家的路给停在街道边上的汽车上放大法真相资料。

当拐弯到我住家院墙外的街道发完最后一份资料刚走两步时,一个在附近汽车间的巡逻大汉从背后抓住我,要我去把我发的资料拿走。我不跟他走,他就拿出手机摄像证明那些资料是我发的。我给他一再讲真相和善恶有报等等,劝他不作恶会得福报。他一概不听,拉我去拿那几份资料;同时又反复打电话把巡警车喊来,他们三人一起把我送到派出所。

進入派出所接案厅,他就大喊:抓到一个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立即从各办公室出来近十个警察,还有四、五个坐在条椅上来解决纠纷的常人。这些人看到我后没有一个说话,只有两个年轻值班警察留在厅中,其他的都回办公室去了。那大汉见没人表态就对值班警察说我的背包中还有法轮功资料,叫其快搜查,他也坐上厅中央的高凳子上监视着我。

本来我在默默发正念,我看他想立即拿到六百元举报奖、不断对我作恶的架式,我也站起大声讲我为何没有错、善恶有报,凡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周永康等等官再大都遭恶报了,你作恶迫害善良人也必遭报。

值班警察只好搜摸我的背包,然后对那大汉说没有资料,又叫女值警带我到卫生间看裤包内有无资料。她让我自己摸出来看。我摸出的却是一把卷着的字都露在外面的真相币,又把裤包翻拍两下后把真相币递交给女警,并对她说:就这些了,你看吧!她可能看到了我对她的诚实与平和,接去随便翻了一下,就又把钱原样全还给我。回到接案厅,女警对男警和大恶汉说没有资料。两值警再不说一句话,就在电脑前继续办民事协调案去了。

我就坐到面对大家的凳子上双盘立掌发正念,心中说:慈悲伟大的师尊:这个人想迫害我,但他说的不算,只有师父说的才算!为避免给救度众生造成损失,这里绝不是我呆的地方,一分钟也不能!我今晚十一点前必须回家,请求慈悲的师父保护帮助,为弟子做主。然后发正念解体清除另外空间和在场的参与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我发一会正念,看那大汉没走还坐那,听他还在给谁打电话说他抓到一个法轮功等。我想这大汉不走会真使我出不去,必须让他立即离开派出所。这时我头脑中出现师父讲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1],我跟着连念几遍;由此我想到如果要我签名之类的我就全写成“法轮大法好”这一念后,头脑中“法轮大法好”一串串的跟着飘出。

当时我思想中无其它任何杂念,心情平静。接着我请师父帮弟子快把那大汉赶离派出所,不能让他在那害人。再接着我见男值警从电脑旁走到厅中把那大汉叫下高凳,一起到厅外院坝去了,过了一会儿值警一人回到电脑旁办事了,那大汉却不见了。

我穿过两边都是办公室的巷道,看到除值班室二值警外,其余各办公室门开着却全部已下班没人了。在巷道内,男值警特意跟上来,靠近我很小声的只问了我一句:你咋还去发资料嘛?我也小声回答他我是散步没发几份啊!我回到厅中见到院坝的厅门口长椅上空出一个位子,我就换坐到厅门口,刚坐下,原坐那的常人回来了要我坐回原位去,这是他的座位。我说那儿对着电扇吹风我觉的风太大,我们交换一下,你坐那儿去,他答应了。再接着我听见、看到值警和几个常人到一起商谈纠纷协调意见。

我一人在门口椅子上坐着,无人看我,我就在无任何人问我姓名、住址,没登记、没照相等等情况下一直立掌发正念走出接案厅、走过院坝、走出派出所,走过三条大街。

走了近四十分钟,在晚十一点半顺利回到家中。第二天早晨,我丈夫说我反映太迟钝,那么紧迫情况下,你这几天走路又慢你为啥不赶出租车快速回家以防万一?我说我当时头脑中空荡荡的,只知发正念,其它啥都想不起。

我的体会是,本着纯净心态出去做救人的事情,旧势力是不敢迫害的,表面看危险至极,最终平安无事。我切实体会到师父的慈悲保护、点悟、帮助,师父真正时刻在弟子身边看护着,弟子只要站在法上,把自己当修炼人,师父定会帮我们解决好困难、走出关难!

同时也感受到师父正法形势的大变化,很多基层警察已经明白或正在明白真相,他们已不愿再参与迫害大法修炼人,借明慧网在此祝那几位善良的警察保持你们的良知有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