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善良打动人心

更新: 2016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生活中会遇见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有时能帮上,有时却无能为力,有时会错过,错过又后悔,在内心深处真希望自己什么都会,这样能接触更多的人、帮助更多的人,能把大法的美好充分地展现给更多善良的人们。

路边等车人

一次开车取货回来的路上,当时的天很冷很冷,我老远就看见一个人在路边,我就想带上他,就靠边停下,摇下车窗,一股寒气立即冲進来,一看是个年轻女的,看的出她也冻得难受,双手插進衣兜,紧缩着上身,左右晃动着,不时往我车后方向看,可能看客车来了没有。

“带你一程”我说,她马上伸出手摇了摇,很戒备的说“不用,不用”,手又插進衣兜,继续晃着,好像跟前没有我这个人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真是感受到这社会变成什么样,做好人都这么难,不自觉的一阵心酸,泪水在我眼睛打转。

我知道这一切不是她的错,我尽量抑制心酸,平和的说:“我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天这么冷,想顺路带你一程,我真是为你停的车。”也许是我的真诚打动了她,她打开车门,上了车。坐下,就低头拿钱夹:“多少钱?”说着,低头从钱夹里找钱。车里的暖气呼呼的吹着,我开了最大档,“哎,这社会就剩钱了,人与人之间都真诚一些,互相帮助多好,我不要你的钱,只是想带你一程。”

打破沉静,我开始和她说。车内温度逐渐升高,话间她偶尔抬头看看我,我发现她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冷漠不信任的表情,也没有了刚上车时的拘束感,只是微笑。这一刻我们好像早就认识一样。我内心在感谢着师父,感谢着大法的力量。我告诉她,我学了法轮大法,是大法把我变成这样的人,大法师父让我们无论做什么事为别人着想,看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所以看你在寒风中,我想帮你。也告诉她共产党夺取政权以来,一直在害人,一个一个的运动,迫害法轮功也是一个运动,只是这次害了所有的人,以及不久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政体和个人都要遭报的事,她静静的听着。我告诉她一定要做个好人,做个善良的人,分清善恶,不要被谎言迷惑,要知道法轮大法好,若有谁给你大法真相资料,一定好好看,她“嗯,嗯”的点着头。

一路谈着话,不知不觉到了她家路口。她下了车,一再言谢,看的出她也有语言表达不了的东西,能感受到她内心的喜悦在脸上的流露,我知道她明白了真相,我内心在替他高兴,调转车头,继续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送雪糕

一年夏季,我买了冰糕到丈母娘家去。在路上碰见一辆拉水泥的罐车翻到沟里了,七、八个人围着看怎么处理,我拿出冰糕分给他们,一个年轻的问我“是我们领导让你拿来的吗?”我说:“不是,我路过,看见你们,这大热天的吃一根再干,”边说我边拿着分给他们。“人没伤着吧?”“没有,”其中一个回答。

谈话间得知年轻的是驾驶员。他从布兜里掏出一把零钱,也不数,直接塞到我手里说:“不能让你花钱。”说什么也得让我把钱留下,没办法只好装上。

也许是一根冰糕化开了间隔,你一句我一句说着,主要是说我这人怎么这么好。“我学了法轮功,使我明白了一些道理,觉得人与人之间应该这样,这多好,几块钱多大的事。”就开始讲一些事给他们听。“俺姑学大法,也怪啊,原来身体不好,现在都好了,真怪!”其中一个美滋滋的吃着雪糕,讲她姑的事。

一通话过后,看他们也要忙了,就问用不用帮忙?他们说不用,我看着也帮不上,就和他们告辞,顺手捏了捏剩下的冰糕,都开始化了。

帮老人修三轮

在一个夏季的晚上大约九点,我开车经过村路,在车灯照耀下,看见前面路边一辆三轮车,凭经验知道车出故障了,我想看能不能帮一下。

下车,一看是位老人,应该在七十岁左右,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车坏了,不跑了,我说,我以前骑过三轮车,我帮你看看。就检查了一下,一看车链子掉了,就帮助安装上,又给调试好。

老人比较感激,从布兜里掏出三十元,表示感谢。我忙说,举手之劳,不用谢。我问了他是哪个村,知道是邻村,也认识我父亲,我就没多说。

半年后,一个学大法的学员问我有件事是不是我做的,我说什么事?就说她去讲大法真相,碰到一个人,他说:“我知道法轮大法好!”他开始讲他大舅过年酒桌上谈起了法轮功,说电视上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他不相信,就讲那天晚上,他车坏在路上,谁谁的儿子帮我修车。人家儿子就学法轮功。说那天吃饭主题谈法轮功,他就是通过那天酒桌上大舅的话相信法轮功好的。

你给我做个亲戚吧

一天要到市里去取货,看见前面一辆带篷的三轮车在行驶中,突然一斜,我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看见车右边轮胎瘪了,本能的知道车胎碎了。我想帮还是不帮,我知道那条路段修车的太少,就这样想着,几百米已过去了,转念一想,还是回来帮他修一下吧,不然他不好弄,这样,掉回车头。

“帮你们整一下好吗?”我提着工具包过去(以前骑摩托车时的工具) ,看两女一男都是退休年龄的人。“你能整吗?多少钱?”我说:“五元怎么样?”“行!行!”说着他们都露出很高兴的样子。

男的很感慨的说:“哎,看来X城太好了,我来X城定居太好了,X城人怎么这么好啊,我上次打听路,那人把我送到家门口,这次又碰见你这位年轻人,这么年轻却这么好,真是太好了。”说完转身看着远处的景色。

车胎的口子大概一寸多长,我的胶贴小,只好叠扣着往上粘,一会儿又听男的说“哎,你俩过来过来,你们看看这年轻人怎么这么好……”我心里纳闷他怎么那么说,我还没告诉他我不要钱呢。两位大姨级的走过来了,把头靠过来看我,好像在看古董一样。也许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其中一位睁大眼睛又满脸疑惑的问我:“小老弟,你为什么这么好?”我看着她笑了笑。一时之间谁也没再说什么,我还继续干,她们还是那种疑惑的表情。

一会儿,我抬头说:“大姨,你们问我为什么这么好,实不相瞒,我学了法轮大法。”话音刚落,“哦,你学法轮功啊!”男的惊讶的说了一句。“是,”我接着说:“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应该这么做,不管学了大法还是没学大法的,做人都应该这么做,大家你帮我,我帮你多好,是不是啊?”我看着他们说:“刚才你们问我多少钱?其实我不要你们的,只是开始说不要钱,你们不敢修,是不是?我真的一分钱都不要你们的,只想帮帮你们。因为这段路没修车的……”我一字一句的说着,她们注视着我,静静的听着。我又把“天安门自焚”真相分析给她们听。

也许是行为早就打动了她们,他们没有辩解,甚至没问问题,只是男的说:“我们单位也有学法轮功的,我过去不了解,看来我一定要好好的了解一下法轮功。”

谈话间,车胎胶好了,我往上安,男的又说:“你给我做个亲戚吧!我的孩子都在外面,今天的社会像你这样的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说完拿了笔写下他的电话号码给我。

车胎按上,打上气,我让两位阿姨坐我的车,因内胎口子太大,我怕胶不住,也许是不好意思,她们还是坚持坐自己的,一位大姨说:“不能白忙活,我们给你点费用,放在后座上了。”我想什么时间放的,赶紧过去一看,后座上放了一百元,立即拿出,塞给她们。当时谁给我的一包炒熟的花生一并也给了她们,男的下车说什么也不要,说“哪有这样的事,不要钱,还给一包花生,哪有这样的事?”在我一再坚持下,他还是收下了。

我让她们在前面走,我开车在后面。進入市区路口已跑了几十里地,男的下车说我不用担心了,我知道你一直在后面看着,看来没事,你去办事吧,耽误你这么长时间。我也觉得应该没事的,就分手了。

她们到家后,给我电话,告诉我顺利到家,一再感谢,我说改天去换条新内胎,他答应着。一再要求我过年时一定到他家里去,说他们的儿女过年回来……我知道他们已经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经理问了我两个问题

一天晚上,开着三轮车去倒垃圾,八点多的北方初冬,路上行人车辆已很少。倒完,正要往回返时,看见不远处两个人,一前一后,赶着摩托车走过来,我想也许车是坏了,或者轮胎扎了,因为加油站在经过的路上,他们已走过。走到身边时,我看轮胎瘪了,就明白了,我看了看我的车斗,幸好工具在车里,帮他们修一下。

“大哥车坏了?我帮你修一下?”我骑车从他们后面到跟前问道。“你能修吗?”男的问我,女的没作声,我想可能是夫妻。“应该没问题,要不看一看?”我回答。“多少钱?”我说:“五元,怎么样?”“行,”男的爽快的回答。我就拿下了工具,男的也蹲下来和我说话。

突然听到“哎?”的一声,是那女的发出的,我以为出什么事了,和那男的一起回头看,女的表现很兴奋看着我说:“哎,是你啊,看人没认出,刚才听声音觉得是你。”我愣了愣,心想是谁?仔细一看,“哦!”原来我曾在路上带过她,我看着女的笑了笑。

男的也没在意,我继续拆卸外胎。“兄弟,你干这活不错啊!”我听男的不是那种真心说出的话,“哦,你说不错,如果咱俩调过来,我走在路上给你五元钱,你给我修不修?”我说。“嗯,一般不会。”他想了想说。我有点嘲笑他的口气说,“刚才告诉你说我要你五块钱,其实我不要你的,只想帮帮你,刚开始,如果说不要钱,你不敢修。”“兄弟,你为什么能这么做,怎么能这么做?”他不得其解的望着我问。我继续干着手里的活,没立即回答他的话。

“我学了法轮大法,”我平和的说。“啊,你学法轮功……”他好像被雷炸了似的起身向后,表情凝重,伸出食指、中指,情绪有点激动的说:“你学法轮功,那我有两个问题,你给我说说。”“你说,”我平静的看着他。

“第一个,学了法轮功,有病不上医院。我门口(邻居)有个老太太有病不上医院。”他瞪着双眼看着我,好像我回答不好不行似的。我低头继续修着内胎,想着从哪个角度和他说。

“哥,咱俩认识吗?”“不认识,”他说。“咱俩不认识,我为什么能够帮助你?”他无语。“是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我觉得人应该真诚善良,应该互相帮助,这是做人的最基本道理,就像我今晚帮你一样,做人应该这样。但是即使我能这样帮你,我都不敢说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我只能说学了法轮功使我知道了如何做个好人。”

我接着说:“很多人是学了法轮功,特别是一些老太太,听说法轮功能治病,就抱着一个治病的心来学了法轮功。可是大法的法理又没有学好,有病了就僵持着,心想别人能好,我也许也能好,一拖再拖,结果造成子女别人不理解,就赖在法轮功身上,说法轮功不让上医院。就说我们上学吧,你说老师在课堂上是不是一个教法,为什么考试成绩不一样?难道说老师教的不一样吗?我个人没学法轮功以前经常感冒,速效感冒胶囊,感冒通什么都在抽屉里,一有风吹草动赶快吃几粒,学了法轮功这几年确实没吃药,有时也有个感冒症状,炼炼功打打坐,过一阵就好了。再说是药就有三分毒,你说我身体很好,没事还抓几粒药吃吃?”

“好,这个问题我明白了。”他突然说。“第二个问题,法轮功参与政治。”他接着说。“法轮功参与政治,”我重复着他的话,“法轮功参与政治,首先你要知道什么是政治,政治是干什么的,你说的政治是从电视上听说的是不是?”我问他。他说:“是。”

我说:“首先我要告诉你,电视上说的是假话,那是为打击法轮功而造的谣。说到政治,我问你,你在单位开不开会?”“开,”他说,“开会是不是参与政治?你参加选举吗?是不是参与政治?参与政治没什么可怕,是不是?”

他静静的听,我继续说:“就像你和我一样,我们不认识,一个不认识的人都能这样帮你,刚才我说我不要你的钱,一分钱都不要你的,一个不认识人都能这样帮你,你说就像我这样的人,如果当了我们镇的领导或书记,你说我们镇上的人,百姓是不是有福了?我能拿自己的工资来帮助百姓,而且要求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要真正的为百姓服务,你说会怎样?”

他依然不说话,我接着说:“如果我当了市长,当了省长,或我当了中央第一把手,我要求从上到下,所有工作人员都要全心的为百姓服务,你说你能想象的出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那真是老百姓亿万年的福份!那真是比现在这个党好上千万倍!你说是不是?所以说法轮功参与政治没有什么可怕的,是不是?”

他还是没做声,我放低了语调,平和的说:“法轮功没有参与政治,也不会参与政治,那是共产党造的谣,为了打击法轮功。共产党历次运动都这样先造个谣再打击,它一直这样,你仔细想想……”我说完了话,注视着他。

车胎何时弄好的也没注意,话说完了,一切都好了。我们三人都立在那静止了似的。突然,他握住我的手,激动的说:“兄弟,谢谢你,我明白了!”说话间把手伸進内衣兜,我想:“找什么呢?”他拿出一个名片,双手递给我说:“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有时间到我那里去,你今天的话让我明白了很多。”我一看,是我们当地集团一个部门总经理。又说了几句话,我让他们先走了。



【作者的话】几年来,最大的感受是当你真心对待别人好时,对方会感受的到,再讲真相几乎都愿接受。我经常想,为什么九九年以前,师父没发传单,可那么多人学法轮功?北京很多人提起气功师,都知道有个李大师。带出的话是一种敬意!一种尊称!长春很多人都知道师父是好人!

我们自己今天有多少外人认为我们是好人,也许我们觉得自己是好人、也许就是好人、只是埋在心里!如果把那颗善良的心拿出来,展开来,那世间的姐妹们、叔叔阿姨们、对大法的态度也许将发生很大变化!

见面就说:你三退了吗?你入X了吗?……那是一种习惯,改改顺序,比如:在国内,称呼(姐、妹、叔等),您好,耽误您点时间,我想和您说件事好吗?再慢慢谈。国外景点,如见大陆游客:欢迎同胞来(××国家名,如加拿大),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和我说,看能不能帮你——一股真诚、热情,像见你最亲近的人一样的心,效果会好。

个人体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