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过后是彩虹

更新: 2016年08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七十八岁的老年法轮功弟子,打小没上过多少学,家庭条件也不算好。这一生风风雨雨走过来,最幸福的就是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经十八年了。这十八年中,有十七年经历着中共倒行逆施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弟子的打压迫害。我曾受到迫害、家人也被迫承受了许多痛苦,经过很多事,我更明白了“法轮大法好”,大法已经在我的心中扎了根。

一、初遇风雨

一九九八年四月我开始炼功,当时大法书很缺,只能参加每周两次的集体学法,听其他同修念书,有的听得懂,有的听不懂;后来终于请到了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我就边学字,边读书,两个月下来,就能顺利通读了。但这样宁静祥和的修炼时间不长,发生了天津非法抓人的事。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很多北京和外地的法轮功学员,本着向国家和政府和平说明情况、要求释放无辜被抓的善良同修的愿望,去北京府右街的信访办上访。这就是著名的“四二五”事件。

我们原本在一位同修家里集体学法,“四二五”事件发生后,同修的家人由于经历过中共多年的斗争运动,就害怕了,不让去他们家集体学法了。我想,咱们法轮功的修炼也没别的形式,一是早上去公园炼功,二是同修就近在家集体学法。法轮功这么好,不能集体学法,修炼的环境不就散了吗?虽然我当时是新学员,但没啥怕心和顾虑,家中儿女也不反对同修来家学法,所以十多位同修就来我家学法,一直持续到二零零零年房子拆迁。

二、风雨中的坚持

二零零零年老房子拆迁了,我就在外租房住。二零零一年初就发生了中共江泽民集团炮制的“天安门自焚”骗局,栽赃陷害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仇恨法轮功,中共才好更加残暴、没有顾虑的实施迫害。因为自一九九九年迫害以来,全社会大部份人都觉得法轮功挺好,根本不值得这么耗费精力、财力的无理打压,包括政府的各级工作人员。中共江泽民集团就坐不住了,要干出伤天害理的缺德事儿来嫁祸法轮功,维持镇压。

那时候,全国各地来北京上访的同修很多,招待所规定不许接待,还要所谓的“举报”;北京市也开始大范围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很多无辜善良的修炼人被迫流离失所。我租的房子就成了很多上访同修的落脚地,大家在这里能吃住,能学法交流。很多同修都走上了天安门,炼功、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还李洪志师父清白”。

“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作为修炼“真、善、忍 ”的法轮功修炼人,我们一看便知,但是那么多老百姓不知道啊,人们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仇视佛法、迫害正法修炼人,这得造多大的罪孽啊?再者说,我们按照“真、善、忍”修炼法轮功没有错,老百姓应该有一个正常的社会环境、得允许人修炼、允许人做好人。因为中共不允许上访、堵死了老百姓正常反映问题的所有渠道,同修们就开始自费制作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一张张传单虽然很简陋,但上面写的都是我们的真实情况,是我们的真心话。

那时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跟几位同修带着这些资料把北京城发了好几遍。我打小在北京的农村长大,我也不想落下农村的乡亲们,就约上同修去郊县的五、六十个村子发资料。当时邪党铺天盖地的抹黑宣传,搞上纲上线的株连迫害,各个村子还得花钱请安保“巡逻”,有很多发资料的同修被非法抓捕。迫害中很艰难,但是我和同修们还是去发资料,为的啥?就是想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好”。

后来,我在村子里发资料时被非法抓捕了,被劳教一年半。我坦坦荡荡没啥害怕,就是担心家里的资料别给抄走了,因为那是讲真相救人用的。也是奇迹,那些资料都被保护得好好的,没有受到损失。

我回家后,劳教局和街道办事处上门搞所谓的“回访”,十多人很大的架势。问我为啥这么大岁数还要去发资料,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问我还炼功吗?我说当然炼了,这么好的功法,教我按照“真、善、忍”做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的好人,也就是中共才害怕好人。他们又问我对“天安门自焚”怎么看的,我就把疑点一一指出来,还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我年轻时干过汽车修理的活儿,汽油的味儿多大呀,人沾一口就得呕出来,咋还能大口往嘴里灌呢?小孩子烧伤了,怎么还能缠纱布?割了气管还能唱歌?这自焚就是假的,栽赃陷害好让迫害升级,将来一定会真相大白于天下的。他们十多人,静静的听了一个多小时才走。自那以后,除了片警偶尔来过两次走走形式,他们再也没来骚扰我的正常生活。

三、在哪里都为别人着想

我后来住的房子是单位的老楼房,十几年都没有物业管理。曾经有住户家里更换了座便器,旧座便器就直接扔在楼门口,没有收拾,垃圾越丢越多,把楼门口都堵上了,成了一个垃圾堆。我虽然年纪大,但自己作为大法弟子得管这事儿。我就花钱请了人清理了垃圾,还自己主动做保洁,见到垃圾及时清理掉,渐渐的邻居们也就都不乱扔垃圾了。

这座老房子年久失修,厕所管道时常破裂或堵塞,污水流得满楼道都是。特别是一楼,進楼道得铺上木板,象过臭水沟一样。二零一四年街道来维修了好几次,都不彻底,最后说最少得花一千一百元通管子,要征收我住的这个单元每户一点钱。

当时有住户就不高兴了,一楼的邻居家厕所污水从屋里流到屋外,他们也不愿出钱。现在大陆老百姓吃亏吃怕了,因此谁都不愿意往外拿钱,而且也爱争个理儿。说这就是居委会的事,凭啥摊派(因为原来的单位已经没有了,这些老楼房归居委会管)?但居委会说经费有限,他们不能承担这些费用。这皮就扯上了。有几户邻居说,现在当官的最怕媒体曝光,找关系给他们上报纸,就说他们贪占经费、不管住户,给居委会施加压力就能把钱挤出来了;又叮嘱住户不要给居委会钱。

我想,眼看着夏天到了,满楼道污水多不卫生,我是法轮功修炼人身体好、这么多年也不生病,但常人不行啊。又跟同修交流,认识到现在谁干工作都不容易,居委会也安排人多次维修了,老楼房本身也有很多历史问题。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得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为了尽快解决问题,我想:干脆自己拿出五百元,加上其它经费,也就够了。就这样,我给居委会送钱去了。居委会的工作人员特别感动,他们也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感谢我帮忙解决了大难题。我告诉他们:你们要谢就谢我的师父,师父教我做个好人。

因为这笔钱,居委会马上找来人通了管道,拖了十几天的难题不到一天时间就解决了,楼道当天变干净、卫生了。后来,居委会把我捐钱的事告诉了邻居们,大家伙儿都觉得挺受触动,也都理解了,于是各家凑了份子钱,托居委会把大部份钱还给我了。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最后我自己也没多花什么钱。真是象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 。

我没啥文化,退休后单位也黄了,加上被非法劳教受到迫害,经济上并不宽裕,平时生活非常节俭,五百元对我而言不是个小数字。修炼法轮功不仅让我放下了利益之心,还把我的心变得这么宽大,因为我们的师父在书里说过要弟子们 “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现在中共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弟子即使在被迫害中依然还能为别人考虑,在哪里都做个好人。所以我说法轮功真了不起,我的师父真了不起!

四、大法神奇救病痛

修炼十八年来,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对于年近八十的老人来说,真是奇迹。

也有过一次比较严重的病业关。那是二零一五年初,突然胳膊和脊椎疼得我满床打转,心脏跳得喘不上气儿。家人送我去医院,医生拍出片子来说必须住院治疗。我想修炼人不用在医院呆着,再说也没那么多看病钱,就劝说子女把我送回了家。艰难中我想到了师父,我求师父救我。奇迹发生了,心脏突然不那么跳了,身体也不那么难受了,是师父替我承担了罪业,我又能正常睡觉了,正念也越来越强。家人给我买的药都扔掉了,前前后后也就一周的功夫。现在我身体很好,在家做饭打扫卫生,不需要孩子们照顾。

五、一人修炼 全家受益

我的小儿子是II型糖尿病患者,二零一五年初他刚好在后背长了一个大包,得做手术。糖尿病人的伤口不容易愈合,他的伤口却愈合得很好,身体恢复也很快。小儿子虽然不修炼法轮功,但他对修炼人很尊重,还在中共抓捕大法弟子时,他曾顶着压力帮助大法弟子,有良知的善良人都会得福报。

我七十八岁了不会用电脑,外孙子帮助我“翻墙”上明慧网;有两回他肾结石疼的不行, 就念我教他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石很快自己掉下来了,也不疼了。外孙子虽然不修炼,但他明白了“法轮大法好”,工作、生活都不错,结了婚和岳父母一家相处得很和睦。

六、风雨过后是彩虹

虽然我们家在北京条件不算好,这些年风风雨雨的吃了不少苦,但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家人都明白了法轮大法的美好,都相信“真、善、忍”好,所以我们在一起生活得很快乐。风雨过后是彩虹,修炼人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