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执着

更新: 2017年02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十岁来到加拿大,至今已经十年了。刚到加拿大的时候,不修炼的爸爸为了让我英语尽快提高,每天让我背诵、抄写二十页的英语单词,而妈妈给我布置的任务,是每天抄几页《转法轮》。那时我很听话,没有任何怨言。

很快,我的英语长進了很多。不久,我完整的抄写了一遍《转法轮》。抄法持续了几年,我先后又抄写了《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洪吟》、《洪吟二》,和《洪吟三》。在国内,我只上了三年半小学,我想我的中文没有落下,与抄法有很大关系。但是那个时候的我不太懂得修炼和生命的意义。

在我们家庭里,姥姥是第一个得法修炼的。听妈妈说,小时候,我经常会跟着姥姥一起听法和炼功。有一次发高烧,姥爷要带我去医院,姥姥却不同意。争执不下的时候,妈妈问当时只有三岁的我去不去医院,我小手指着电视,要看师父教功录像带。那一次,幼小的我竟然完整的看完了录像带,并跟着炼完了功,高烧也退了。七岁的时候,我和妈妈一起过马路,被摩托车撞上,妈妈被撞飞了出去,我被压在大摩托车底下。妈妈跑过来,掀起摩托车,抱起我,在我耳边说:“你是大法小弟子,没事。”“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骑摩托车的人问我们要不要去医院,我摇摆着小手,用颤抖的声音跟那两位骑摩托车的叔叔说:“我没事,我没事。你们去医院吧,你们的膝盖都流血了。”

脑海里有一丝的记忆,但是听完这些,我依然感觉很吃惊。小时候没有什么观念,心很纯净。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各种执着心也渐渐的浮现出来了,也慢慢的了解修炼的严肃性。

放下欢喜心和显示心

刚到蒙特利尔时,看到天国乐团里的叔叔阿姨们,觉得他们每次游行都无比的壮观和神圣,每次游行我都会穿着印有“法轮大法”的黄T恤,跟在队伍旁边哼着乐团的曲子,踩着欢悦的步伐,手里拿着真相资料,心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加入成为乐团中的一员。

十四岁那年,乐团负责人让我参加天国乐团,并让我吹长笛,当时我的心情别提有多开心多兴奋了,有一种如愿以偿的感觉。参加排练以后,我发现了根本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没有一个人理我,什么都不懂的我不知所措很无助的坐在那里看着别人吹奏和练习,心里很是着急难受。很快我就打退堂鼓了,打算放弃。

十五岁那年,我有幸去了多伦多明慧学校,和我一起的一位青年同修在乐团原来吹过长笛。一个暑假,我就学会吹奏所有的曲目。我终于可以参加游行了。每次游行,其他同修都会把我放在队伍边上,因为年轻形象好。网上有我的视频,我的照片也多次出现在许多报纸和媒体上,慢慢的,显示心和欢喜心就全都暴露出来了。

二零一五年年初,乐团负责人让我改吹短笛因为乐团缺短笛。短笛比长笛难,很多伴奏的地方,手指要动得很快,大部分都是高音,所以也需要很好的肺活量。当时在乐团里,只有我一个人吹短笛,感觉自己吹得不错,有些同修还过来跟我说,有了短笛的声音,就是不一样,好听多了。这下显示心和欢喜心更膨胀起来了。当别人给我指出我的不足时,我表面上笑嘻嘻的接受和点头答应,心里却不以为然,只能听夸奖与赞扬,却不能善意的去接受批评和承认自己的不足。就像师父讲的:“正传气功师他也不服了,满耳朵灌的都是人家夸他怎样有本事。谁要说他不好,他也不高兴了,名利心全起来了,他以为他比别人高明,他了不起。他以为给他这个功,是让他当气功师,发大财的,其实是让他修炼的。名利心一起来,他的心性实际上就掉下来了。”[1]

道理虽明白,但要去掉这颗心并不容易,还时不时地暴露出来。神韵售票中,也会不由自主的起欢喜心和显示心。记得有一次,傍晚去卖票,当时只有我和一位西人同修在售票点。那位同修站了一天,有点疲倦,就去休息了。开始自己站在那里很没有自信,不知道自己一个人是否能应付过来。

站在电视旁边,给经过的人一份传单,试着把他们拉到电视面前,然后给他们介绍神韵,不久就有好几个人要买票,最后都排起了队,忙得我手忙脚乱。到了晚上,我一个人就卖出八张票,还都是最贵的票。

快关门了,我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马上掏出手机给妈妈打电话,向妈妈汇报这个好消息,脑子里原本以为妈妈会表扬我,夸我几句,但妈妈上来就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早该料到妈妈不会夸我,虽然没有像被浇了冷水的感觉,还是有点失落。但马上想到了师父的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2]在大法面前,师父面前,永远要保持谦卑的心态。

后来学《论语》,师父告诉我们:“大法还造就了时间、空间、众多的生命种类及万事万物”[3],我一下看到自己的渺小和幼稚。其实我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粒子,如此的渺小。在乐团中是这样,在其它项目中也是这样。况且那一点小技能还是师父给予我的呢。给我是为了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而不是展示我自己,乐团是一个整体,每个人分工不同,但缺一不可,只有相互配合,才能达到最好的救人效果。

放下利益心

去年暑假在蒙特利尔最大的游乐场LaRonde打工。当时得到这份工作也经历了一番努力:先申请,写简历,考试、面试、角色扮演和培训等等。去年一共就去了没几次,因为第一年都是随传随到。多次需要我的时候,我都因为赶上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而去不了。但LaRonde规定员工只有三次拒绝机会,拒绝三次之后,你就失去了在这里工作的机会,而因为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我拒绝的次数远远的超过三次。

本想,今年不会再有机会了,可是三月初,LaRonde就给我寄信征询我的意见,今年能否继续去工作。我高兴极了,因为去年我的工作是给游客办季票,工作一点也不累,在室内吹着空调,一小时拿十五块钱呢!这当然要去了。

可是今年的培训时间和纽约法会冲突。不参加培训是不能上岗工作的,况且申请人排着队呢,很多人都在等着。我这思想就开始斗争了:去法会,还是参加培训?师父说:“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4],这是我和妈妈交流,妈妈说的第一句话。就看你选择什么,你是选择大法,还是去挣那么点钱,这是妈妈的第二句话。

听着很有道理,但是执着的心难放下,毕竟我工作一个假期,我新学期的学费就够了,还是很有诱惑力。一天和妈妈学法时,学到《转法轮》第七讲有这样一段内容:“那么我们修炼人就更不应该这样去做了,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当然也不是绝对的。要都是那么绝对,也就不存在人做坏事的问题了,也就是说它也可能存在着一些不稳定因素。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1]

我清晰的看到我那颗执着利益的心。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5]我放下心,决定参加纽约游行和法会,其他一切由师父安排。师父安排给我的路是最好的。纽约法会回来,LaRonde叫我去做全职。

修去安逸心

我和另一位青年同修每周末出去发神韵传单,到现在已经坚持了五年了,我们刚开始心里有些不情愿,被妈妈们清早拖起来,跑出去发传单。蒙特利尔的冬天天气很恶劣,有时出去摔得膝盖屁股还有胳膊青一块紫一块的,自己看了都感觉心疼和委屈。有的时候,就会找各种借口不去派发传单,妈妈就在耳边不停的念叨着:“你每次都能起早起打工挣钱,去发传单你就起不来了?时间这么紧迫,你还在家睡觉。你当时下来跟师父签的誓约,你完成不了你的使命,圆满不了,怎么办啊!到时候别人都修成了跟着师父回家,你在地上哭都来不及了。”听完这些话,我马上清醒和精神了。说白了,就是懒惰,安逸心。常人说“安逸胜毒酒”。懒惰其实也是魔性,修炼人就是应该去掉魔性。

师父讲过:“整个形势对大法弟子来说越来越宽松了,可是越宽松压力就减小了,减小了压力就容易产生一种安逸心哪,想舒适一点啊,想放松一点啊,想缓解缓解。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6]

想想自己,最近学法不入心,读得快,漏字落字时常出现;炼功跟不上,妈妈早晨招呼我起来我也不动,勉强起来,也是拖拖拉拉、迷迷糊糊。真是对自己的修炼放松了。传单虽然去发了,但有时图速度快,想快点发完,快点回家,象完成任务一样。心性把握不好,对众生不够负责任,还没有修出对众生的慈悲。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发传单,这是能否把人救了的关键。不能只看发的多少。否则就浪费了时间、资源,还没救了众生。师父说:“我也跟大家讲过,我说其实你们救的人不是给师父救,也不是给别人救,是给你们自己救,很可能那都是你们未来世界的众生,或者是你们范围之内的。你总不能归位以后光杆司令啥都没有哎,空空如也,巨大的天体就你一个呆在那。佛是不讲穷的,是为富的,生命就是财富,才能使你的世界繁荣。那都是财富,每个生命都是财富。”[7]你的心在法上,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大法的神奇和殊胜就体现出来了。我发现做事情就事半功倍,有足够多的时间,其他事情,学习一点也不耽误。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我修的不够好,这么多年,也只知表面,不知实质。和精進的同修相比还差很多,和师父的要求相差更远。但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每当学师父这段讲法时,我都能感到师父对弟子的鼓励和洪大的慈悲:“过去的修炼人是一个执着、一个执着的去,你们是,几乎是所有的执着都在,把它一层一层的去减弱、减弱、减弱、减弱,减的越来越弱、越来越少,我是这样给你们做的,保证了大法弟子没圆满之前能在常人中正常生活,能够正常的在人群中救人,同时,正因为有这些没去完的人心,也能使你在人心的干扰中修炼,时时的警醒自己、修炼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这就是威德,这就是了不起,这就是你们走的路。”[8]

我把这些执着心暴露出来,也是警醒自己、修炼自己。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六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8]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