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松花江畔的怀念

更新: 2016年08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他,七年冤狱仅剩二十四天就要出狱回家;就在这出狱前的第二十四天,省六一零的人到狱里和他谈了一次话;谈话后,他身带刑伤“突发脑出血”,开颅术后,痊愈良好,仅需十七个小时就可以出院了;就在可以出院的前一天,医院的院长拒绝他出院。随后,他在十个小时持续摄氏42度的高烧中,全身脏器全部衰竭……


李洪奎

妻儿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了黑龙江省大庆市第四医院的病床上;他死了,已瘫痪的腿上还铐着与铁床锁在一起的镣铐。这一天是: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他,就是哈尔滨大法弟子——李洪奎。

再过一个月,李洪奎离开我们四周年了。四年里,李洪奎的亲人为他的天大冤情在不停地奔波、控告,起诉江泽民的诉状早已亲手递到北京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时光荏苒,李洪奎从二零零五年被再次绑架、诬判,十一年的岁月倏然而过,但人们对李洪奎隐忍在心灵深处的怀念却日久弥新,他的音容笑貌、善念慈行,在不经意间,又清晰的展现在人们的脑海中。

李洪奎在二十二年前成为哈尔滨市法轮功辅导总站几位主要义务负责人之一。从李洪志师父一九九四年八月在哈尔滨传功讲法,到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迫害含冤离世的十八年里,李洪奎帮助乡亲得法受益、自己努力修为做一个好人,留下了许许多多耐人回味的往事。每念及此,令人感慨系之。

下面将和同修偶遇,谈起洪奎的一些往事,和大家共飨,以慰洪奎在天之灵。

“洪奎是一个勤奋上进的人”

法轮功学员Y和洪奎相识三十多年,可称得上是知根知底,他说:洪奎是一个勤奋上进的人——

勤奋是一个人成功的基本元素,也是人的美德。洪奎的勤奋伴随着他的善良一同递進的。他多年兢兢业业的工作,成为企业技术的骨干和研发创新的核心。他连续十四年,被评为哈尔滨市邮政局优秀工作者。一九九五年五月修炼法轮功后,李洪奎按大法的要求,更加勤勤恳恳的对待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只要是企业的需要,他不论时间、地点,随叫随到。不管遇到什么难题,李洪奎到了,问题基本就迎刃而解了。因此,他工作业绩就更为突出,受到局里上上下下干部职工的普遍认可,连续数年荣获黑龙江省及邮电部的各种表彰和褒奖。

李洪奎能够做的这么好,缘于有强烈的事业心和大爱无私的高尚境界。他早年就读于黑龙江省邮电学校,这个学历虽低了点,但在中国的企业里,熬个一般职称,混碗饭吃,是没问题的。而洪奎的思维是,他要做一个对社会有一些贡献的人,而要对社会有所贡献,就必须超越自己,增强和提高自己的技能,而技能只能从专业学习中获得。

学习深造,对于一个有家有业的人,谈何容易。客观的说,脱产学习是不现实的。他就采取了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即要顾家庭,又要充实自己。当时,洪奎的儿子还小,离不开父母的呵护关照,有时妻子忙不开,他就带着孩子去夜校上课。上课本来就晚,再领个孩子,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这样学习经历,在洪奎婚后的生活中,前后持续了十来年!

洪奎的付出过程,是坚定的修炼提高自己的过程,很快,他在哈尔滨道外区邮政局和技术处的同仁们经过近两年的研制创新,使第一条自动取包机流水线,成功投入使用,切切实实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生产成本。有了这次自动取包机的制作安装经验,随后,又在哈尔滨动力邮政局制作安装了第二台自动取包机。从此以后,他从提高企业的收益和管理水平入手,又先后参与研制安装了磁翻转广告牌;邮件转运电视监控系统;无线对讲;包裹分拣机等工程。一系列的研发、创新,使企业在全国同行业中成为众家学习效仿的楷模,企业也成为了部级优秀企业单位。

“洪奎是一个无私的人”

法轮功学员Y还说:洪奎是一个无私的人——

他的同事们坚信李洪奎是清正廉洁的。有时,在正常的工作联系中,有些人就十分感谢李洪奎,认为李洪奎帮了自己,就想方设法向李洪奎表达谢意。有送钱的,有送物的。这可为难了李洪奎。这钱往回返还不太费劲,而这物往回送,就让人为难了。一九九七年冬天,有人送给他一件皮毛一体的皮外衣,既时兴又时髦,价格不菲。说真心话,李洪奎真没有闲钱买这样的衣服,而送给他的这一件,他穿着还不合身。衣服送来了,确实就送不回去了。怎么办?李洪奎到商店去打听好了价钱,一分不少的把钱退给了人家。气得那人直“发誓”:“这辈子不再和他办事!”而背地里则暗竖大拇指:炼法轮功的人是真行啊!口服心服,外加佩服!佩服!

“洪奎笃诚修炼 展示大法弟子的美德”

李洪奎早年就十分喜爱修炼文化,坚信神佛的存在。一九九四年夏,李洪奎因公事到北京。一位当地的朋友知道他喜欢气功,就介绍他在北京已经蓬勃发展的法轮功。他立马就到书店去请了一本《法轮功》。

连夜拜读完了这本无价天书。李洪奎心中的愉悦、兴奋溢于言表。他一眼认定这是个好功法。尤其是“做好人”及“法炼人”等等功法特征让他喜从天降。李洪奎确立了他的人生中一个最重要的抉择:“修炼法轮功!”

然而,由于中共恶首江某某对大法的无端记恨,中共对法轮功的监视、调查和罗织罪名早在一九九四年就开始了。它们派出大批特务進行卧底调查。到九八年公安部一局发出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中共为了实现对大法迫害的公开化。各种名目的“调查”,作为迫害法轮大法的前奏曲,开始了。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日国家体育总局气功研究会,以邱秘书长为首的调查组来到哈尔滨,面对面的调查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真实修炼情况。当时作为哈尔滨法轮功辅导总站主要负责人的李洪奎,召集了哈尔滨市大法弟子中各行各业的代表,实事求是、坦诚的谈出了自己的修炼体会:有为国家把关,公正廉洁,不盲目投资建设,为国家节省三亿七千万的老局长;有做生意讲道德,不做假不欺骗不挣昧心钱的个体户;有多年行窃的惯偷,一朝变为自食其力的新人;有某厅厅长转变观念,心路升华历程;有多年疾病缠身,一朝得法,成为健康快乐的人。

会场上大法弟子们质朴和善的语言、真实感人的故事,令人惊叹的治病健身效果,尤其是修炼大法后在思想精神层面的颠覆式巨大变化,让调查组官员的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一个尽善尽美、无懈可击的高德大法,真实、坦诚的展现在了调查组的面前。

邱秘书长在哈尔滨调查会的总结发言时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对法轮功给予了全面的肯定和赞扬。他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是:“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是无可非议的!”这个调查会的全过程,被制成音像制品在全国发行,反应良好。

当时的历史真实情况就是这样:国内国外、上上下下凡对法轮大法有所了解到人都对法轮大法给予了充分的正面肯定与赞扬。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对民族和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一点也是经亿万人的亲身实践证实的无可争议的事实。

洪奎遭受中共的迫害来的更早、更快,也更加惨烈

就在法轮大法为中华民族的再次辉煌,作出无与伦比的从精神到物质的巨大贡献和付出的历史关键时刻,邪恶的江泽民集团罔顾民族和国家利益,裹胁中共邪党及国家机器一道,对手无寸铁,慈悲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根本不讲法律、全面蔑视人权,恣意妄为的残酷迫害与血腥杀戮。

法轮功学员Z谈起十七年前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他说——

李洪奎作为哈尔滨地区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法轮功修炼者,中共对他的迫害,比其他法轮功学员,来的更早、更快,也更加惨烈。

人们还清晰地记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前夜,中共早早地就绑架了他。

李洪奎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被哈尔滨市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了三十五天。同年十月,李洪奎再一次被绑架,并被诬判三年半,非法刑期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八日,在哈尔滨第三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哈尔滨市六一零、公安局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洪奎第三次被绑架,随后被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第二次迫害,竟然诬判李洪奎七年徒刑。在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送往大庆监狱四监区迫害。

在狱中的李洪奎,不承认中共强加的迫害,以力所能及的方式抵制和否定迫害,在狱中开创正法修炼环境,让更多的众生明真相、得救度。

二零零九年近一年时间,监狱对拒穿囚服的大法弟子实施断食的方式迫害。李洪奎因拒穿囚服,还多次被狱警用警棍暴打,致无法自理卧床多日。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起,大庆监狱三狱警:副监区长褚忠信、教导员刘国强、李金浩手持警棍在五天中毒打李洪奎九次,致李洪奎卧床不起。为此李洪奎妻子白群,一个极高危职业病患者,得知丈夫被大庆监狱的三个警察在五天内九次毒打后,她拖着病弱之体,艰难的和儿子多次去大庆监狱、大庆司法局,要求会见李洪奎,并处理打人事件。

而大庆监狱的程大队长竟然说:“打了活该!没死他命大!打死了你还得着了,给你个十万二十万你还挣着了!”“好好的谁打他?打了活该!”随之,大庆监狱以种种无赖借口拒绝家属探视李洪奎。无奈之下,白群和儿子只好上访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省司法厅、司法部,最后大庆司法局郑志新局长才承诺不会再打李洪奎,并且给予三千元补助费,算是告一段落。

同年九月十八日四监区八队刘国强,因李洪奎没穿囚服,把李洪奎自己的衣服给扒了,无视大庆司法局郑志新局长的承诺,再次把李洪奎又毒打了一顿。

在李洪奎被非法关押期间,哈尔滨市邮区中心局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竟派人到监狱,要解除和李洪奎的劳动合同。李洪奎断然拒绝在相关合同上签字,他绝不承认这种迫害。但是哈尔滨邮区中心局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并形成文件下发到各单位。

洪奎冤狱最后的日子里被夺走生命

李洪奎的妻子含泪谈起了丈夫最后的日子——

李洪奎第二次被非法判刑期满的时间是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然而,就在这行将出狱的前夕,让人万难接受的残酷场面,一件件接踵而至。

二零一二年八月初,省六一零的人到狱里和他谈了一次话,谈了什么,对李洪奎又做了什么,人们不得而知。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晚九点左右,妻子白群突然接到大庆监狱四监区长朱任山的电话:“李洪奎脑出血,现在大庆第四医院做了开颅手术。”第二天上午,家属赶到大庆第四医院抢救室,得知李洪奎被送医院时血压为二百六十、脑出血量为五十毫升。李洪奎妻子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极其特殊的情况下见到七年日夜思念的丈夫。

此时的李洪奎,右侧颅顶缠绕厚厚的纱布,昏迷在床。白群气愤地质问:“好好的人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监区长朱任山说:“生老病死是正常现象。”

白群发现,李洪奎的左小腿处巴掌大小不等的两块明显的青紫淤斑,白群问朱任山:“这是怎么回事?”朱任山说:“那是长的记(胎记)。”白群说:“我丈夫腿上有没有记我会不知道吗?!那不是记,是伤!”

白群还发现,李洪奎的右侧耳部有一长三厘米左右的纵向豁裂伤口。人的耳朵竟然被撕豁裂!病房内的狱警没有想到家属会看到耳朵的伤,显得很紧张,不知所措。

这一切发生在李洪奎身上的症状证明,李洪奎在脑出血前,一定遭受过酷刑迫害。

白群索性掀开李洪奎身上的被子,更加令人震惊的一幕映入眼帘,家属们顿时惊呆了!在李洪奎右侧已瘫痪的腿上还铐着与铁床锁在一起的镣铐!

白群极度的愤怒,质问朱任山:“李洪奎现在昏迷不醒,刚刚做过开颅手术,你让我们家属抬走,我们还怕出现意外呢,你们对这样的一个人还要用铐子铐着腿,你们也太灭绝人性了吧?!赶快打开铐子!”

朱任山说:“有规定铐子不能打开!”白群问:“是哪部法律规定的?”朱任山没有回答。

白群气愤地用相机拍下李洪奎腿上的镣铐及身体上的伤痕。朱任山歇斯底里的叫喊:“马上删掉!马上删掉!”白群拒删。朱任山等将白群强行推撵出了抢救室。

八月十四日下午,白群向大庆四院颅外科主任仲玉民咨询李洪奎开颅手术的基本情况。仲玉民严肃认真地说:“开颅手术是非常成功的。术后怕发生再次出血,如果出血,创口周围就会突起,现在看没有再出血的迹象。这样要过一周脑水肿期,两周肺感染期,三周后基本就可以出院了……”

按常规来说,手术后清醒过来需三到五天,李洪奎一天半就醒过来了。以后的十五、十六、十七日的每一天除了不会说话,右侧身体不会动外,都是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健康,一天一个样。八月十八日李洪奎离开抢救室,转到普通病房;八月二十日撤去心脏、血压、血氧等所有的监护设施,已脱离了危险期;李洪奎开始自己用勺子吃饭,就是找不准嘴的位置。白群为丈夫的安危紧紧悬着的心,渐渐地放了下来,她在展望着李洪奎出院及出狱后的生活之路。

李洪奎的康复状态也真是令人高兴:八月二十五日李洪奎可以被人扶着坐十分钟;二十六日可以扶坐二十分钟;八月二十五日主治医仲玉民对家属说:“可以准备出院了”;家属表示同意,只等周一(八月二十七日)确定脑CT没有问题,即刻出院。

八月二十七日主治医仲玉民查房时对白群说:“脑CT结果出来了,脑水肿不严重,用脱水药处理一下就没问题了。可以出院了。”

但大庆四院的院长不同意李洪奎出院!

当日上午十点,李洪奎的儿子李烜发现爸爸的体温突然升高至三十八度五,晚六时出现呕吐、口吐白沫,人也开始出现昏迷。过一段时间后,体温降到三十六度,李洪奎又打冷战、抽搐。李烜马上跟护士站招呼,护士让加棉被,说是降温过快导致的;晚八时左右,体温诡异的骤升到四十二度,体温计到顶了!李洪奎仍然不停的抽搐、急速的出汗,棉被都湿透了。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五点十四分李洪奎呼吸衰竭 ,心脏停止了跳动。

在李洪奎的心脏停止跳动之前一直在不停地进行输液,不知道都用的什么药;那时李洪奎没有任何死亡迹象,医院也没有下过一次病危通知。

李洪奎带着一个受过酷刑的身体被拉进医院。然而手术成功,身体恢复超常,周围的人都惊叹他的身体康复速度。眼看着身体一天比一天好,马上就要离开医院,结束医疗的李洪奎,仅仅相隔十七个小时后,被莫名其妙的持续高烧活生生夺去了宝贵的生命。

对于李洪奎的离奇死亡,白群询问主治医仲玉民。仲连呼:“搞不清楚!搞不清楚……!”“自我行医以来第一次遇到……”“我也画魂儿啊……”

善良的人们,都企盼着李洪奎及其千千万万大法弟子的沉冤快速昭雪,将杀人恶魔绳之以法,停止这场这个星球上最最邪恶的迫害行径,还世间一个天理、一个公道!

好在这一天真的是指日可待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