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急性癌症”痊愈了

更新: 2016年09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我是一名修炼多年的大法弟子,几年前经历了一场突发性的“癌症”,从“发病”到痊愈的过程都非常的神奇。这场在修炼提高中遇到的过关所表现出来的身体不适的假相,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师父讲的法都是那么的真实,修炼人的身体状态真的是不同于寻常人的,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每个修炼的弟子。

几年前一个腊月的晚上,我接到一位多年不联系的朋友的电话,接电话后突然觉的身体不舒服,非常着急的想上卫生间。我告诉朋友说十分钟后再打来,就赶紧去了卫生间,到卫生间后发现没办法大小便,肚子十分胀痛还呕吐。我站起身来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镜子,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头和脸都肿起来了,看着突发性肿胀的头脸,第一念想到老人们说的一句话“男怕穿靴,女怕戴帽”。也就是说男的怕肿脚腿,女的怕肿头脸。如是常人出现这样的状态,就是性命不久了。我有些奇怪的走出卫生间,怎么几分钟自己就变成这个样子?同时还伴随着非常厉害的疼痛。这时那个朋友又打电话过来,我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力气接电话了,痛的很难受。

我的大孩子看到我不对劲,就说妈妈我送你去医院去吧,立即打车将我送去离家最近的一家医院,仅两、三分钟的车程便到了。到医院医生给我做了B超检查,便说你来晚了,你肚子里封的满满的全部都是东西,几乎把肚子给封满了,仪器B超已经查不出来什么原因了。

我疑惑什么叫肚子里都封满了啊?就告诉医生说,我平时身体都非常好,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这次几分钟的时间就变成这样了,而且从疼痛发作开始,看到肚子在不停的胀大、胀大,就是穿着棉衣也能看到肚子不停的在鼓出来,十几分钟肚子就鼓出来了。医生听了也觉的奇怪,从没看到生病会有这种症状,几分钟人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大孩子问医生接下来怎么办,医生建议做CT检查,说B超仪器检查不了,只能看到肚子里满满的都是东西,具体的查不出来。我孩子也是学医的,知道一点医学知识,就说那赶快做CT检查吧。医生带我去做了CT检查,检查完结果一出来,我大孩子就拿着片子看,老二问老大:妈妈怎么样了?大孩子一脸的无奈叹气摇头,那个医生也在旁边说,你们来迟了,检查结果都在片子上呢,你自己看吧,太迟了,这种情况估计已经晚期。老二听医生这么讲,也跟着流泪。

我听了觉的特别好笑,修炼这么多年自己平时身体都非常好,怎么可能在几分钟内来个癌症晚期?以前的胃病那么严重,修炼一个月时间,所有的症状和身体的不适,包括坐月子留下的病根全都好了。平时一点症状都没有,怎么会突然得个癌症?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是癌症。我看到孩子们很悲伤的样子也觉得好笑,就对他们说都是假相,没事的,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第二天一早,医生就过来很严肃的说,按道理你这种情况,首先要给你消毒和做一些准备才能手术,但是看你现在这样来不及了,看检查出来的情况很危险,我们可能给你打开肚子,如果扩散就要马上给你再缝上,我们做这个手术也要给你的家人沟通一下。你确实来的太迟了!

我当时有一念不正,总觉的自己平时便秘,虽然癌症不可能,但可能是自己便秘造成了肚子胀成这样,就对医生说不可能是癌症,你让我通便就好,结果这一念就同意了动手术。过后才知道当时认为自己真的生病了,想通过手术来通便,没想起自己是个修炼人,让自己白白挨了一刀。

一大早医生开始给我动手术,手术做了三十分钟,取出来一个囊肿。大孩子看了之后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昨晚看见我的肚子不停的长竟然是个囊肿?CT拍出的片子竟然是个假相?就是这个东西在,原来真的不是癌症啊。

我手术后一直昏睡了八个小时还没醒来的迹象,医生们说已经超过麻醉时间了,怎么还不醒来?这样久了是不正常的。可就在这段时间,我觉的自己的元神已经出去了。就看到一位经常和我配合做三件事的老同修,我知道她已经过世了,我就看到她在前面走,于是很好奇就跟着她走。我知道她是去学法,想知道她去哪儿学法。和她一起学法的人是不是都是过世的人?那个老同修看到我跟着她,很不高兴的边走边用眼睛瞪着我。我心想,这老太太在世时很慈祥的,今天怎么这样?但还是坚持跟着她来到了一间大屋子前,屋门口处有一个门槛,屋里坐着很多人,人人都拿着一本《转法轮》的书,那个过世的老太太同修一進去就坐在里面了,一脸的不高兴。这时屋里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站起来了,手里拿着一本蓝色封面的《转法轮》对我说:“来了啊,那就進来吧,我们大家都等着呢,一起学吧。”我看他很客气,想那就進去看看吧,于是抬起右脚就准备跨進去。就在我的脚还没落地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转念一想:不对啊,师父还在世间呢,正法还没结束,我怎么到这里来了?我赶紧一扭头赶快把腿抽回来了。这脚刚一抽回来,立刻听到医院这边在不停的叫我、拍我的脸,我一下子就睁开眼醒过来了,可心里非常清楚,刚刚是自己元神出去了,好险啊,如果当时自己那腿跨進了那个门槛,脚一落地一定就会造成这边肉身死亡,就没有办法回来了。

这边医生告诉我说手术的结果和检查的结果完全是两回事,不是癌症,但要继续观察。

可我身体又出现了另一个假相——发烧不断。我听着孩子当时就问医生:“手术结果证明我妈妈不是癌症,可为什么还用癌症的药来治?”医生说虽然不是癌症,但是检查结果你也看见了,另外还有一些不明的现象,而且发烧不断也是癌症的表现症状,就先用癌症的药控制住,然后再观察,其实医生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我听了后就问医生为什么上午不发烧,下午就发烧,从医学的角度怎么解释,医生解释说下午细胞比较活跃所以烧。医生这样一说,我反倒明白了,让人发烧的细胞不就是灵体吗,不就是阴性的东西才造成表面身体在发烧的吗?原来这就是阴性的灵体在捣乱迫害我身体。

我就给医生说,我知道怎么回事了,谢谢你。就对孩子说,先把药收下来吧。医生走后,我对孩子说,既然是不好的灵体捣乱,常人的药物是治不好的,这不是病,把药放在抽屉里不用了。这是对我身体的迫害,修炼的人是不应该有病的,一定是针对我哪方面自己修炼的不足而来的,我知道自己必须迅速内找,迅速纠正了。

护士过来量体温要看看我发烧的情况,我说就把温度计放在这里,我一会儿给你拿回去。护士走后我对孩子说:不用量体温了,五分钟后你把体温计送给护士吧。孩子说,护士问我怎么说?我说,不想说的可以不说,递给她就可以了,她不会问的。孩子把没量过的体温计还回去了,护士也没来过问到底量没量体温。

我想没有病量什么体温哪?是不好的灵体在捣乱,发烧现象是不应该在我的身体上存在的。随后在心里就对那些个让我发高烧的灵体说,你们不用烧了,这些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我知道自己平时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让你们钻了我的空子来迫害我的身体。但是,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有师父的,我的事是由我的师父说了算的。就算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也会按照我师父说的在法中去归正自己,绝不是你们可以借机迫害的理由,你们趁早离开我的空间,否则你烧我,我会比你更烧的,烧死你,不信试试看!

接下来,我让孩子扶我起来炼功,孩子说你才手术身上都插着管子怎么炼功啊?!我坚持起来,可站不住,就靠着旁边的床头柜炼了第一套功法和第三套功法,当时炼完功身上的病号服全都被汗浸透了,到实在站不住了就让孩子把我扶回病床上去,第三天医生来巡房问我身体怎么样,退烧了吗?我说退了,其实那天炼功后半小时烧就退了。

第四天我就想呆在医院不是个事,不能老躺在这儿啊,既然不是病那就要出院,可不知道刚做过手术怎么出去,而且手术后伤口还很大。到了晚上我突然看到一个非常清晰的景象:密密麻麻的满天都是佛道神,在空中不留一点缝隙,那么多的佛道神他们全都在看着我这个地方,全在盯着我在医院怎么做,看我能不能意识到自己不是生病、不是癌症,在看我怎么用师父的法理来对待这个假相。我就在想真的是象师父法中说的一样啊,漫天的神佛都在密切的关注看着我,盯着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点也不想放过。空中的这些佛道神们看到我意识到自己是修炼人,看到我慢慢悟到法理并归正了,佛道神就退去消失了。而这时空中还剩下一个方块的佛道神还没退去,仍然在盯着我,突然间这个方块中有一个神从他所在的那个层次上被打下来了,我意识到就是这个神在迫害我的身体,所以从天上被打下来了。看到他一层天一层天的落下来时,每当他掉下来一个层次时,他的衣服和面貌就随之不停的变换,一直这样变换着,直到落下到人类的这个空间他头发就变成寸头,衣服变成工人蓝色的工作服的样子。他下来后很不服气的用愤恨的眼神斜视着我。我也瞪着他,意念中告诉他说,我知道你是旧势力,我知道你迫害我的身体,所以你被打下来了,我不怕你,我有师父做主。

这个景象出现后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我自己平时修炼中做的不好而被钻了空子,因为自己平时忙于工作,修炼层次掉的很厉害,学法流于形式,炼功也很少,在洗脑班被迫害时也没做好,所以造成这种针对自己身体迫害的发生,造成病业假相。发生的事都是有原因的,但即使是这样,弟子也自有师父安排修炼的路,以任何方式迫害大法弟子的罪都是不轻的。

到医院第五天,我想今天一定要找个机会出院,对医生说在医院不舒服,要求出院回家休息。医生说刚做了手术,拆线还要七天后,不可能让你出院的。医生走后我就想办法要医生的电话,因为是军区医院要不到电话,想给医生讲真相也没找到机会。正在没办法的时候,正好有个实习护士拿着拆线的工具问谁要拆线,我一听这不正是让我出院的机会的嘛,连忙说我要拆。实习护士问能不能拆线,伤口长得怎么样?我说伤口非常好,其实我早就没用药了。那护士一看伤口长的真的非常好,也没问动手术才过几天就把线帮我拆了。

拆线后就让我先生去联系医院坚决出院,医生知道后赶紧跑到我这儿来,说怎么能这么快就拆线出院了,是谁给你拆的线,这不是胡闹吗。等医生检查完我身体后,脸上虽有吃惊,也还是说确实好了,再观察两天吧,我说不用观察了已经好了。出院后到一直现在我身体都非常健康。

从進医院到出院的这段经历,让我非常感慨的是,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些无法用医学解释的现象,面对这般不可想象的来势汹汹的恶性急症,当自己用常人的观念,认为是头肿了、便秘就使身体出现状况了,那一念之差就造成了不应该有的手术。而当我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用修炼人的标准来对待自己,却不用药就奇迹般的痊愈了。修炼大法的人不同于普通人,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去要求自己,那生病的假相就立即消失了。

十分感谢慈悲的师父对弟子的点化和呵护,让我身心受益,在返本归真这条通天坦途上越走越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