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象她那样,我们局里还没有矛盾了呢!”

更新: 2016年09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岁,女,是从省直机关公务员岗位退休的。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修炼,原来的鼻炎、肾盂肾炎、关节炎、高血压、心脏病、经常性的感冒发烧、视物不清等疾病不长时间都不翼而飞。

每天早上到山上炼功,过去需要走半个小时,炼功后只要走十五分钟,身体感到非常轻松,用身轻如燕并不为过。过去从山脚下到炼功点那样的距离至少要走十五分钟,炼功后,五分钟就到了山脚下,回家烧饭上班一点也不耽误(后来家已搬到离单位较近的地方),就是现在已经七十岁的我仍然骑自行车。有一次,局里搞活动,我骑车到单位,人事处的同事和我说,看见你骑车象运动员一样。那时我天天到山上炼功,心情非常愉快。

我庆幸终于找到了一片净土

大约一九九七年,局里最后一次福利分房,经领导定有二十三人分到房子,我的名字列在其中,为此局长专门召集二十三个人开会宣布,并以正式红头文件发到各处室和本人。我和先生根据局里的规定选好了房子,量好了尺寸准备装修、买家具。还交了五千元定金。可是就在这时突然通知我,局里没钱,我不能买了。

那时刚得法不久,面对这个切身利益,我反复学法。师父讲“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着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1]

当时周围的同事纷纷对我说:你也太吃亏了,房子没有了,五千元定金都交了,去找他们说理去!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心里很平淡,没有找领导去争去斗。

有时到下面单位出差,下面单位总要送点礼品,过去都收下了。修炼后,坚决不收。但考虑同去的同事,或陪同其它厅局、部里的领导的感受,只能采取把礼品先收下,再根据礼品的价格,用高于其价格的金额,附上说明寄到下面单位去。受到下面单位领导的好评。他们回信说:从来没看见象你这样的干部。

“都象她那样,我们局里还没有矛盾了呢!”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好的高德大法以及修炼真、善、忍的上亿的中国人竟被残酷迫害。迫害初,两个六一零人员到我家,问我,这个功好不好?没有录音带,还能炼吗?我面带微笑说好啊,没有录音带我照样炼。他们说你别笑嘻嘻的,这是很严肃的。

他们到我所在单位调查我的情况,当时的处长说:“都象她那样,(我们局里)还没有矛盾了呢!”现在这位原来的处长已升任副局长。由于我和同事之间以真诚待人,处处忍让,按照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受到大家的称赞。

二零一二年,他们又逼我到洗脑班去,当时我受姐姐之邀,去到家乡照顾患癌症的姐姐和患严重糖尿病的姐夫。我市六一零带着街道、派出所、我所在单位的纪检书记(此人是我退休后到局里的,并不认识我)加上本地的片警共五人追到我姐姐家,想绑架我去洗脑班,并威胁说:你不去洗脑班,你的退休工资就没有了。

我心里请师父救我。我对他们说:那是我的劳动所得!就不再说话了。同去的单位纪检书记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俩夫妻对我们省的水产教育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见六一零等都不讲话。他又说:让某处(指我)考虑考虑吧。说完起身带着他们一起向我们告别。一场来势汹汹的绑架案在师父的加持下破灭了。世人也各自做出了选择。

在新的领域经受魔炼

退休后,我到一家私营企业帮忙,开始公司人事部经理把我分到仓库,工资是八百元。我告诫自己是修真、善、忍的,是不求名、利的。每天认真工作,熟悉上千种零件。很快就能够给车间发放零件了。

两个半月后,老板让我管理退货,就是把买来后经检验不合格的零配件,督促采购及时换成合格的;另外督促不合格的设备及时维修等事项。我没有想这是一个得罪人的工作,只要是对公司有利,我就做。我把所有的成品、半成品、零件列出表格,它们每天的状态都在表格反映出来,交给老板。如果不合格的零配件按规定时间,没有换回来,我就不签字。老板也不给报销。一次出现了这个问题,我没有签字,他们三个采购人员一下冲到我的办公室,(采购经理是老板的好朋友)把我围起来质问我为什么不签字,我不为所动,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看这批零件的详细状况,他们只好退出去了。

到公司大约半年,老板让我负责公司与世界五百强英格索兰公司之间的外贸往来联系工作。担任项目经理,配备一位翻译。过去我虽然没有接触过机械制造工业、也没有任何外贸工作的经验。但是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有师尊在,我一点也不害怕。当办公室给我安宽带时,一位副总对此大喊大叫,指责他们不应该给我安宽带。我的办公室和她的办公室仅隔一条走廊,听的一清二楚,但我心如止水,她吵了一会,就偃旗息鼓了。

还有一次老板当着二十多名中层干部,把别人的错误说在我的头上,说的很难听。事后有的人还说某某(指我)明天不会来上班了等等。当时我没有做任何辩解,但心里有点委屈。回到家,我马上学法,心立刻就平静了。师父讲:“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着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我想为什么不去上班?去掉爱面子心,去掉不让人说的心,第二天照常上班。老板娘看见我,走过来替老板向我道歉,这个关就过去了。

修大法增智开慧,为公司创造利润

在工作中以不损害公司的利益的前提下,对客户提出的要求尽量满足,平时真诚的对待和我接触的每一个人,我经常到车间向有经验的老师傅学习,到技术部请教电气等方面的问题。二零零四年,除了和美国英格索兰公司继续合作外,我们和日本三井公司也开展了配套合作,向日本出口我们的设备。这在当时国内机械制造行业是比较少见的。在合同、价格都已正式签订,开始生产第一批设备过程中,他们不断的提出新的要求,我经常一人面对日方的六个经理和他们谈判。

大法给了我智慧和勇气,有一次谈判结束,对方一个年轻人对我说,你的思维和年轻人一样,当年我五十八岁。根据他们提出的要求我和车间老师傅商量解决办法,大部份在公司内解决,用最少的钱,解决了大问题,节约了成本。他们提出九条改進,我整理后列表,列出每项改進需要的成本。提出每台设备增加九十三元人民币的要求。当时公司有关人员包括老板都认为不太可能。在发出电子邮件十五天左右,我们就收到日方同意的回函。为公司增加了利润。

另一方面,我督促生产部,保证产品质量,对每台设备严格检验。作为公司的副总,我经常和生产部的经理、质检人员、技术工人一起检查、检验每一台机器,常常工作到晚上十点才回住所。那时我真觉得工作起来如有神助,常常在别人看来不可能的事,大法弟子就办成了。老板也把一些棘手的问题交给我处理。限于篇幅不一一举例。

一次老板给负责国内的二十多位销售人员开会时说,你们看,某某(指我)她手下才三个人,她们的销售量占公司总额的三分之二。此后我的工作范围不断的扩大,内贸的非标产品的报价、人事、办公室都叫我负责。特别是外贸、内贸非标产品的报价,常常是一口价。报出的价格不低,客户都能接受。我的工作得到了公司认可,也获得了英格索兰、三井公司的认可。渐渐的我生起了欢喜心,加之学法少,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六年我被非法绑架、判刑。

三退保平安

先生的一位朋友姓吴,八十六岁。大约在二零一一年我劝他三退,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我给他破网软件,他经常看动态网。二零一四年春,他骑自行车和一辆面包车相撞,自行车的前轮撞成麻花状,他啥事没有。他和大家说起此事,我说你是三退得福报了,他笑了。

二零一四年五月下旬至六月初,他还到西藏旅游,临行前,我送他护身符,一路上很好,也没有吸氧。二零一五年,他到欧洲旅游,在法国景点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旁,一位大陆游客说:法轮功不让人看病。他马上大声的反驳:法轮功没有不让人看病!结伴同去的人怕有便衣特务,劝他: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他仍然大声说:这里是自由国家,怕什么?期间他到盥洗室,把随身包遗忘在那里。出来后才想起,回去找,包还在。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我的先生(八十一岁)身上:去年秋季他拎个手提袋,里面装着黑皮包到农业银行办事,办完事回家了。到晚上才发现里面的黑包没有了。黑包里有钱、卡、身份证等,他想起可能在农行,他非常着急。我劝他我们师父说了“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第二天一早,他到农业银行找大堂经理,他们立即拿出那个黑包,核对后交给他,他们说当时包是敞开的,拉链都没有拉上,里面还有一张护身符。

年龄大了记性差,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但结果大不相同,有了师父的保佑,就能化险为夷。我的先生(已三退)原来不相信有神存在,慢慢的也在改变。四月五日,他到一个小镇办事,那天有台湾客人要来,我不能同去,但有点不放心就问他:带没带护身符?他说带了。我感到欣慰。

象这样的神奇事情说也说不完。大法给了弟子巨大的财富,同时也给了世人生命的希望,用尽人世间的任何语言都不能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之情!真是“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3]

层次有限,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