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亲情 突破家庭关

更新时间: 2018年01月3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零四年我收到一份大法真相传单,知道大法弟子因为修炼真、善、忍受到江氏集团的残酷镇压,这对于整天沉湎于家庭、围着丈夫孩子转的我十分震撼。闲暇就搓麻将,晚上跳舞,还自以为活的潇洒自在的我内心深处被触动了。于是,我请了大法书籍和炼功磁带,我被《转法轮》中高深而浅白易懂的法理所折服,那轻缓优美的炼功音乐使人身心舒畅,全身放松,这是任何形式的运动都无法比的。我庆幸自己找到了真经正法,决定要修法轮大法了。

然而,由于被邪党文化几十年的灌输所影响,丈夫凡事听党的,更害怕我炼法轮功和邪党“对着干”,而给家庭带来灭顶之灾,在他数次阻挠而未能动摇我的决心后,将娘家和婆家的亲朋好友请来了对我围攻软硬兼施,尤其我父母鼻涕眼泪苦苦哀求我,我终于违心的答应放弃修炼,内心十分痛苦,让我常常为这事落泪。

二零零九年,我身体出现异常,手术后十分虚弱,面黄肌瘦。同修利用探病时机告诉我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改变我的一切,常人生老病死只能如此,这样我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

我如饥似渴的学法,拜读了师父的全部经书,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要返本归真,大法是最高佛法,我用心的背法,领悟了很多深层的内涵,并用法指导自己的言行溶入整体,也和同修们一样,利用各种机缘给亲朋好友及有缘人讲清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使有缘人明白真相后“三退”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此次我从新走入修炼后,丈夫又故伎重演,将两个家族的重量级人物请到一起对我进行围攻,这次法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我想起了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想起几年前就是被人中的情:对丈夫的情,对父母的情而违心的答应放弃修炼,又昏昏沉沉的虚度了几年的宝贵时光,既害了自己,更害了他们。所以无论他们如何软硬兼施,甚至以离婚要挟,我都毫不动心,坚定修炼大法。自此,我从晚上等丈夫睡着了后偷偷看书、偷偷炼功转为堂堂正正的看书,光明正大的炼功。

二零一二年,我与同修结伴出外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之人诬告,当地派出所警察将我的摩托车扣住了,我和同修都走脱,由于摩托车是用丈夫的名义购买的,所以在取回摩托车时费了很多周折,被那些警察吃喝拿要的花了不少的钱,并扬言要送我去洗脑班,在我竭力抵制迫害时,丈夫因为害怕,同时听信了上门抄家警察们的谎言,竟配合他们亲自用车和他们一起把我送到洗脑班,并将我已转移了的大法书全部烧毁,犯下弥天大罪。

当我从洗脑班回家后得知这一切,我气的浑身发抖。我想:这个日子没法过了,这个人已经不可救要了。因此我几天都不理他,不给他做饭,也不给他洗衣,觉得他犯下了十恶不赦的重罪。

当我冷静下来,知道自己不对劲了,师父说过:“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2]、“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3]丈夫所表现的一切,其实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因为自从我失业后,就专门在家照顾他们爷仨的起居饮食,加之娘家父母年岁大了经常生病什么的,也靠我们经济支撑,所以长期对丈夫有依赖心,觉的他是家里的顶梁柱,所以大事小事都是他说了算,不愿惹他不高兴。除了在家看书炼功外,其它的出外参加集体学法,去讲真相劝三退都是瞒着他的,怕他不高兴。其实丈夫还是很有正义感的人,只是因为受邪党多年迷惑,知道它的凶残,为保一家平安才不敢让我炼功,而我自己因为对他的情,没有把他当成我要救度的众生,老是藏藏躲躲的,致使他不能理解我的修炼,从而对大法产生很大误解,其实等于是我在帮着旧势力往下推丈夫。

想到这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我哪有半点慈悲啊?!还和丈夫处于人的冷战,用人的办法去惩治他,其实他也承受了不少呀!他担惊受怕的,还耽误了不少生意上的事,精神和经济都受到巨大损失,他也是受害者。

自此,我对他态度恢复如初,平和的将大法被迫害真相抓住一切时机给他仔细讲,家里安上新唐人电视后,他视野开阔了,知道了许多真相,尽管他还有不少疑义,但他也知道在外面讲新唐人电视的真相新闻了。

去年因为我诉江,社区上门骚扰,丈夫马上打电话让我不要回家,在社区片警们面前也能义正词严的批驳他们而维护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