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闯过魔难

更新: 2016年09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一九九八年我和一名同修到哈尔滨参加哈尔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市里乘车时,因为人多拥挤,一名男子怀里夹一捆东西掉在车厢里面,钱从报纸磨破的地方露出来,我和同修都看到了,都明白,那捆钱至少有几万块。那时上班的一月也不过一、二百元,几万块钱不是小数目。人多拥挤过不去,又不能喊,同修问我怎么办?我说别着急。车到站了,那个人往下走,我和同修走过去捡起钱递给他:你的钱掉了,他一脸惊愕,一摸胸什么都明白了,没等他说谢谢,我和同修已经下车了。

事后有人问我,那么多钱你们真的不动心吗?我想了想,当时心真是那么纯净,想的只是那个人找不到钱一定很着急。是师父和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价值观,使我做事才能替别人考虑,无私无我。

二零零八年我被迫害瘫痪后,监狱也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为了掩盖迫害封锁消息,监狱不准家人接见、不送我去医院检查身体、不安排人护理、不准别人和我接触、说话,同时散布谎言,说我装病,一边施加各种压力,一边用保外就医的诱惑手段逼我转化。我躺在床上孤助无援,那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痛苦、煎熬的日子,时间是以分钟计算的,一分钟感觉就像一天一样漫长煎熬,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十几天过去我的承受力、忍耐力达到极限的时候,师父的一段法浮现我的脑海:“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我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坚定自己,绝不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绝不顺从邪恶的迫害低头妥协……奇迹发生了,一名善良的服刑人员冒着遭受打击报复的危险,顶着压力护理我,帮我度过难关。之后的五年八个月,是同修和一个又一个善良的服刑人员义务护理我,监狱没有阻止,也没有难为他们,就像没这回事。有的服刑人员还暗中帮我和同修传递消息,帮我把写给检察院和监狱上级的控告状投递到检举箱。

离释放还有两个多月,连续两天吃完饭后,身体出现抽搐、心脏剧烈跳动,头晕等症状,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场所被注射、食物中放不明药物精神失常、死亡的案例很多,还有被活摘人体器官的,我觉的不对劲,就私下托服刑人员买了三箱方便面每顿饭半包用洗漱的水润湿了吃,不吃监狱的饭、喝洗漱用的水。离释放还有三天晚上,半夜梦见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房间里昏暗阴森森的只有我一个人,梦中醒来困惑不解。我瘫痪五年多,监狱从来没有主动为我检查过身体,离释放还有十个小时的时候,发生了监狱两次派警察闯進监舍要送我去监狱医院检查身体的反常举动,我明白了那个梦的预示,监狱想在医院下手!我没配合,监狱的迫害企图才没有得逞。

二零一四年七年冤狱期满释放时,我从胸部往下还没有知觉,起不来,翻不了身,到省城医科大检查身体,骨外科医生明确的说,你的片子上已经看不见外伤痕迹,不是钙化就是吸收了,即便查出病因,你也不能恢复走路,只能这样了。家人心情都很沉重,我说: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我学法炼功一定会站起来,我兄弟媳妇说:你要炼好了,我们也炼法轮功。

我每天靠在行李上学法、听师尊讲法录音,十几天我坐起来了,开始坐着炼静功,接着坐着比划动功动作。半年后我可以下地扶着桌子站着,可以自己坐轮椅转动轮椅走了;一年后我可以拄棍走了。

今年过年侄女一家人看我,见我能走了非常惊讶:叔叔你都能走了,太神奇了!哥哥、弟弟原先都不相信我还能站起来,现在看到我真站起来了,相信了,都非常高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