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送我回家

更新: 2016年09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在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七天,我清楚的看见师父从地狱的众多魔鬼的手中将我抱起,瞬间踢开我家两道门,把我的元神送回肉身中,那时我已在病危中,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我已在大法中修炼十四年了,想写的大法神奇太多太多,今天只一件神奇经历与同修们共享,以谢师恩。

我是一名眼睛先天残疾的大法弟子。几年前我在外省被恶警绑架,当时我第一念想到求师父,于第一时间在警察的监视下,我竟顺利打通了外地及当地同修的电话,通知了我被绑架的消息。使同修们能及时曝光及发正念加持我,对我后来闯出魔窟起到了重要作用。

我被绑架第十三天,在外省三甲医院体检,师父给我演化了传染病的症状,劳教所拒收。要送我劳教的警察象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无可奈何,只好把我送到公交车站让我自己回家。上公交车时,我向警察要一块钱零钱,他说没有,这时一位老者说,我给你买票,这样我便踏上了返乡的第一辆公交车。

我穿着棉袄坐在车上,把兜放在了旁边的座位上,这时一个长发女士问我,你身体有病吗?她要坐在我放兜的位置上,我忙把兜拿下来,这时我才发现全车人都穿单衬衫了。我小声告诉她,我是刚刚被释放的法轮功学员,我说我找不到火车站,也找不到售票处,她离开我去坐别处了。我下了公交车,只能盲目的跟着人流走。这时,那位长发女士突然拉住我的手直奔火车站,她走的飞快,我勉强跟上她。她把我送到售票处排队的地方,才仔细的看看我,欲说又止。此时,我的内心万分的感激,只说了一句,谢谢你呀!原来刚才在那种场合,她是怕有跟踪我的警察才离开我坐了别处。

我买了车票,却听说我要上的车在很远的地方。我就问了一个男士,在哪上车怎么走,他说,我也去那上车,你跟我走吧,他也走的飞快,我勉强跟着小跑。他把我领到了返乡列车的候车室,我没来得及说谢谢,那人又不见了。

不一会儿,有一个男士跟我搭话说:你去亲属家串门,都换季了,你亲属咋不给你买单衣呢。我这时才想起我有一件很时尚的小衫在兜里呢。我把小衫穿上了,是师父提醒我该换衣服了。那男士又问我,你还没吃饭吧,后排不远处就是小卖部,我给你看着东西,你去买点吃的。确实我一整天没吃没喝了,但不饿也不渴,浑身还轻飘飘的。我去买了面包和水,那个男士就象与家人出门一样,和我排队往检票口走,我跟在他的身后安全的上了车。

在火车上,我也遇到了好心人。一位年轻人给我让座,说大姨你坐这儿吧,我有自带的小塑料凳子。这年轻人一行六人,都是南方人。不一会儿乘警查票,我求师父让他们看不见我,果然,那几个乘警把那六个人的票看完,转身就走了。

我在深夜下了车,因为还要转车。我想不能再坐火车,要打出租车。下车后,因为是夜间,眼前更是看不清,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了车站。我听见有出租车喊去我家的方向,我便招呼司机,告诉他我天黑看不见路,司机把我领到车上,要了最低价。我对司机说,再拉一俩人吧,能把油钱挣回来,司机非常高兴。我和司机等了一个多小时,接到往我家乡去的俩个女士。我在路上一直讲真相,司机终于听明白了。他说,大姨你说话真好听,我一看你就不是一般人,深更半夜的敢自己打车。到了加油站,司机说他困的不行,睡了一会儿。大约一小时后,车上路了。司机说,我一次没去过你家乡,虽然不远,但是还是外省,他问知道咋走吗?我看不见路边的任何标志,就告诉他大概的方向,几个重要标志。他一路按我教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竟然直接把我送到了家门口,领着我上楼,当我敲开家门,司机才放心的走了。司机还给我留下了他的名片。

后来才知道,当地警察在我家蹲了大半夜没见着人影,是师父巧妙的安排,让司机错过警察蹲坑的时间段,使我安全的回到家中。我的家人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与师父同在,真的无比幸运。十四年来,我这个视力仅有0.1都不到的弟子,经历了很多次危险,在师父的看护下,都化险为夷,平安的走了过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