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朋好友十多人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更新: 2017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四日】二零一二年妈妈生病了,虽然妈妈是四十年的老病号,但是这回不同于往常,她脸色黑青,没有一点力气,整夜失眠,胆小,上来那股劲吓的她有地缝都想钻進去。大大小小的医院走了好几家,专家医师都看不出她有什么毛病,无奈之下哥哥带她去看门头,回家后她也时好时坏。

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救妈妈的命,但是他们都不理解大法,当初为了逼我放弃修炼还把我送入精神病院,现在让她接受大法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有一线希望我也要试试。这么长时间哥嫂照顾妈已经很累了,我让他们回家休息,我来照顾妈妈。半夜时,妈妈把我叫醒说又不舒服了,一直没有入睡,又怕上了。看着妈妈憔悴的脸,我坐起来对妈妈说:我帮您发发正念吧。于是我就帮妈妈清除人肉眼看不到但又确实存在的不好的东西,我还没发完正念,妈妈就叫我说:“怎么这么管事啊,我也跟你学吧。”

没想到大法的奇效十几分钟就让妈妈接受了大法,从此妈妈爸爸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看到妈妈身体的巨大变化,哥嫂心服口服,对大法和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父母的康复让哥嫂恢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他们不用再为父母的健康操心费力了,也明白了中共的造假宣传,都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

看到我父母身体的巨大变化,我家的亲朋好友不下十口人都走入大法修炼,都在大法中受益。

一朝得法 永世无悔

我生于一个生活条件较好的家庭,因为家中只有我一个女孩,从小又体弱多病,父母哥哥对我万般宠爱,成人后我出落得文静漂亮,但却有着一个糟糕的身体。从我记事时起我的腿上就长有大片牛皮癣,痒起来控制不住就要抓,抓完后流黄水,钻心的痛,破掉再结痂,如此反复。常年的气血亏使我浑身无力,鼻炎咳嗽常年与我为伴,小伙伴经常嘲笑我是病秧子。

我经常怨父母为什么生下我让我在这个世上受罪。虽然四处求医问药但都不得而治,多病缠身、常年与药为伴的我常常觉得生活无望,丝毫没有属于花季年龄应有的快乐。同学们都羡慕我的富足和受宠爱的生活,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我这难言的苦衷。

一九九三年,我找了一位身体壮壮的、多才多艺的小伙结了婚。我不顾父母反对执意和他结了婚,婚后的美好生活也成了梦。本来期盼婚后身体应该有所好转,但是两次流产,一次畸胎瘤手术,使我这个糟糕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婚后的婆媳矛盾,小夫妻的磨合更让我焦头烂额。因婚前在家,家务都是父母哥哥承担,所以我对家务活一窍不通,但是偏偏我们的房子和婆婆的房子是门挨门,婆婆看到我做家事那笨拙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给我好脸,对我唠叨斥责。

我从不和婆婆恶言恶语,觉得她是老人,但是没受过委屈的我总想与丈夫诉苦,丈夫不但不管,还一口反驳,对我态度蛮横。不管婆婆是冤枉我,还是刻薄挑剔,丈夫从不为我说一句话。我伤心极了,一星期两次吵架成了家常便饭,这也使我心力交瘁,我产生了离婚的念头,是女儿的出生使我又安下心和他好好过日子。但是跟婆婆的矛盾使我们夫妻总是针锋相对,离婚有些不舍,过下去又不舒服,婚后五年的生活真是身心俱疲。

九十年代正值气功盛行,也有很多治病有奇效的气功常常听人提起。一九九八年我抱着治病试一试的心态让丈夫帮我去寻找法轮功的讲法录像,就这一偶然的决定,使我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改变了我苦难的命运。

看过录像后才得知法轮功与普通祛病健身的气功不同,是一部教人向善的大法。因书中讲到不让抱有治病的想法学功,大法不是治病的,是教人修炼返本归真的,从教人做好人,更好的人,直至修成无私无我、完全为别人的人,大法书中还讲出了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为什么会生病?人为什么会苦难?等许许多多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并给了我答案。当时就觉得这就是我要找的啊!

学炼法轮功后,我按师父法的要求放下了治病的念头,开始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而我的内心也为此而感到喜悦,面对生活和家人的心态也开始慢慢变好,并且越来越好,常年有病的我也开始帮着丈夫做些家务了。

就这样,困扰我的所有疾病在不知不觉中全部消失,我丢掉了二十多年的药罐子,我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是那么美好。婆婆看到了我的变化,随即也学了大法。其他家人看到我身体健康了都很欣慰,父母也放下了多年为我悬着的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对法轮大法铺天盖地的抹黑和迫害,仅仅学炼了一年时间的我面对着社会、家庭、单位等多方面的巨大压力,真觉得喘不过气来。丈夫离婚威胁,家里二十四小时的看守管制,工作下岗等等这一切,实在是让我举步维艰。

我独自一人走在单位的小路上,苦苦思索心不能平静,因为我要再坚持学炼大法,这条小路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来了,我的单位逼得很紧,丈夫单位也派来书记作陪给我施压,逼我放弃修炼。我认真的思考,法轮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和向善的灵魂,我身边的癌症阿姨学大法康复了,不能進食医院判死刑的姐姐学大法好了。警察都管不了的打仗斗狠的浪子学炼大法后做了好人。于是我走上了進京上访的路,只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等我从看守所出来,丈夫与我提出离婚,公公逼我写检查,父母哥哥公婆也视我如眼中钉,见了我都愁容满面,没人给我好脸色。在中共造假宣传蒙骗下,熟知我的人都把我看成异类,向我投来异样的眼光。几次迫害后我的工作勉强得以保存,但是扣发工资奖金、不予晋级等。那段痛苦的经历。如果没有大法赋予我宽大的胸怀,善良的心态,不与人计较的美德,我是很难走过来的。

真善忍大法已经溶入了我的灵魂。尽管我不是事事处处都能做好,但是我总有一个要做的更好的想法,有一个认识正视自己性格缺点予以改正的诚意,我发现自己的怨变成了感恩,能包容理解和我共事的朋友,从不在背后挑拨是非,能替别人着想。一起共事二十年的同事说我象变了一个人,他说原先的我很刺,爱出风头不吃亏。真的不可想象如果我不得大法,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自己会什么样?那种心态那种身体还能不能活到现在?

我感恩大法,是大法解脱了我的身心,是大法给了我和睦的家庭,是大法教会了我识正邪的本领,是大法给了我希望。

该写的体会实在太多,千言万语好像也表达不完对大法感恩的体会。在这里只能用这只言片语来向有缘朋友表达心声,能看到我这篇文章的朋友,我的写作水平有限,但句句为真,只希望您能明白真相,看清中共的骗人伎俩,希望您能和我一样都能在大法中受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