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元凶江泽民之后

更新: 2016年09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我地诉江進程分两步走的,一步是采取邮寄方式,一步是按法律程序本人一级一级往上起诉,上诉、申诉和控告。我选择了亲自到本地法院起诉人间魔头江泽民,历经一个多月的时间,走过了所在地法院、中级法院、省高级法院、省高级检察院。

每到一处,当说明来告江泽民时,工作人员非常震惊:你们太大胆了,敢告江泽民。我说:江泽民也是人,他触犯了法律难道不应该告他吗?我们走的是法律程序,上诉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他们说共产党把法轮功定为×教(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我说:那是江泽民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法轮功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冤案。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我们的师父是千古奇冤!你们最高法院不是頒布了新法改革吗?有诉必应、有案必立吗?

随着不断的讲真相,同修们配合的非常成功,有讲真相的,有发正念的,在家的同修整体发正念加持同修,最后省高检的工作人员有的点头、有的认同,有的心生怜悯,有的给领导打电话请示,最后省高检接了我们的诉江状,对我们说不要往上告了,回去等着吧。

我们从省城济南回到家已是傍晚,刚到家,村妇女主任到我家问:你们去济南了?我说:你怎么知道?她说:上面都通知了,叫你们别去告了,法轮功好在家炼,别到处跑。我给她讲了真相,也告诉她:上哪儿这是我的自由。

第二天中午,二十五、六个警察闯到我家,当时我没有怕,念控告江泽民的诉状给他们听,给他们讲真相:现在全球起诉江泽民了,你们还跟着共产党瞎跑,江泽民犯下了种种罪行你们能替他承担吗?他们说:上面叫我们干的。

我们九位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我们九位同修在黑窝内发正念、背法、炼功,开始他们不让,我们就发正念清除,后来他们就不管我们了,我们整体配合讲真相,由于师父加持、同修们正念很足,警察只有听真相的份,洗脑班最邪恶的头目都到场了,他们听说我们九名同修到省高检、高法去告江泽民,都震惊了想看看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胆子这么大,因我以前在劳教所被转化的很好,他们不相信被抓進来,所以他们想亲眼目睹,当时我想看看吧,让你们知道“转化”是失败的、白费心机,在非法提审我的时候,警察对我说,你为什么告江泽民?我说江泽民迫害死这么多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我师父被诬蔑蒙冤十六年,难道我不应该告他么?再一个我也是受害者,我丈夫因我被劳教上火得癌症早走了,江泽民害的我家破人亡,我为什么不告他。洗脑班头目对我说你丈夫是病死的,能怨共产党、江泽民吗?我说:要把你抓去坐牢,你的家人不上火吗?他不吱声了,我说也包括你被江泽民绑架做恶本身你也是受害者,你也应该起诉他,我要为被迫害死的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讨还公道。

几天以后,我又被关入地区看守所。我想不管把我送到那里,我就是讲真相、救众生,因当时我选择了亲自一级级的到法院和检察院告江泽民,就是为了面对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我不后悔。在登记时,一女警说:怎么当地过来的笔录没有写法轮功是×教(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我对警察说:我们是因控告江泽民被绑架来的,给他们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我修大法的体会和这些年大法弟子被江泽民迫害的家破人亡,还有善恶有报的天理。

警察不吱声,表面看认同和同情,但他什么也不说,看的出他是怕上面知道,不敢吱声,后把我送進号内,我的脑子瞬间闪出一念:什么时候我把这号里的人都三退了,我就回家了。

在家修炼没有体会到做“真善忍”这么难,在看守所里真正体会到了时时事事做到“真善忍”是多么不容易,因这里被关押的人员道德底线不高,没有道德的约束,不管吃饭、睡觉、洗刷、洗澡、一不注意碰着谁,她们就没完没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不能给师父丢脸,不能给大法抹黑。她们值日的时候我就帮她们干活,她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们,和她们拉近距离讲真相。刚進去第一天,我给她们讲时她们一起攻击我,说些诽谤大法的话,我不动心,向内找求师父加持,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与因素,后来谁和我在一起我就给谁讲,一个个突破,时间长了,她们觉得我很和善,都愿意接近我,真相就好讲了。牢头对我说,警察不让讲法轮功的事,这里有监听器和监控。我说:他们说了不算,听不着也看不见。后来通过我讲真相,牢头又对我说,你们法轮功真好,都是正的能量。

最后只剩一人还不退。那天我对她说:你再不退明天我就要走了,看来你不想保平安啊?她急忙说:我退。又问:你怎么知道你要走了?我说:我师父告诉我的。她们说:你明天要是真走了,我们真的都相信法轮功了。到了晚上九点左右,国保警察真的来接我们回家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正念正行走出了看守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