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讲真相从不懈怠

更新: 2016年08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我今年已经八十三岁了,于一九九七年秋有缘得法。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因此,我自修炼以来,一直把证实法、讲真相、送资料救人当作每天必须要做的重要事情,从不懈怠。

乡村救人忙

头些年,我主要是往农村发放真相资料。我的老家是一个半平原半山区的乡村,全乡有十六个大队,三万多人口。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全乡有二、三十人学炼法轮功,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这些人害怕不炼了。于是,这里就成了真相资料空白区。为了救度家乡的百姓众生,让他们及时了解真相、明白真相,不被邪党谎言毒害,我多次独自一人骑自行车,在晚上去三、四十里外逐户发送真相资料。并在公路两边水泥电柱上、树上、墙上挂真相条幅,贴真相标语;在铁路、公路的立交桥上喷写“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一来,轰动很大。当地乡政府用高音喇叭广播,让大家举报一个五百元。结果瞎咋呼一阵也就不了了之。

二零零三年夏天,有一次我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晚上天很黑,我刚把资料放進一家住户门里,突然出来三个大小伙子,拽住我的车子不让我走。当时车筐包里有真相资料,他们一边问我包里是什么东西,一边去拿包。我严厉的说:“不许动,那是我的东西。”我按住包不让他们动,僵持有十多分钟他们也没有把我的包抢去。他们又问我:“你刚才往门里放的是什么?”我说:“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对你们有好处。”他们很听话,就去拿了。我骑上自行车就走,继续送我的真相资料。

早市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末,我老伴去世。从此,家里家外一切大小事情和生活的担子全都落在我身上。我又当爹又当妈,还要照顾一个有精神病的儿子。因此去农村(特别是晚上)送真相资料有一定难度。从二零零六年开始,我找到了另一个讲真相救人的环境。

我家现住在一个县级市,附近有一个很大的早市。早市人很兴旺,去买菜的人多时有上千人,少时也有几百人。我一看是一个讲真相的好环境。于是,我每天早上都要去早市发放真相资料,送护身符,讲真相劝三退救人。至今十年如一日,不管刮风下雨、冰天雪地,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前進。把吃苦当成乐,对人总是祥和慈悲,遇到什么麻烦都能和平处理。我体会到:我们必须堂堂正正讲真相,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让人家佩服就能做好。因我在早市讲真相年头多了,环境早已开创出来,很多人都认识我。有的人看到我,离老远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然而,讲真相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有时也有假相干扰。有一次,一个同修见到我就说:“你还挺好,没事吧?听说早市上有人被绑架了。”又有一次,一个同修到我家和我说:“最近风声挺紧,停两天再去早市讲吧。”还有一次是我女儿急急忙忙来我家,对我说:“爸,你不要再去早市讲真相了。”我说:“咋的啦?”她说:“咱院里有人问我经常去早市讲真相的那个老头是不是你爸?公安局要抓他了。”这些话,我听了根本就不动心。我知道这都是假相,是邪恶利用来干扰我的。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只要我正念正行、信师信法就能解体邪恶。我照常去早市讲真相,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

正念显神通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上,我去三、四十里外农村发真相资料、挂条幅,往墙上喷写真相标语。可是刚到地方不长时间,发现我骑的自行车座铁弓子断了,而且还有一个轮胎没气了。这么远的路,要搁常人不知如何是好。我想:“我不是一般人,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什么也阻挡不了我。”于是,我就骑在车子大梁上说声:“走!”就这样,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一夜之间跑遍了半个乡,直到顺利做完真相,回到家,天快亮了。

二零零五年,一天晚上,我去老家农村送真相资料。送完骑车往回走,遇到一个下坡路,自行车撞上路边的马路牙子上。我摔倒在地,头“咕咚”一声撞地上了,只觉的头晕目眩。我当时心里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事。”我是七十多岁的人,要搁常人能摔不坏吗?我当时从地上爬起来,啥事没有,连皮都没破,我想:“是师父保护我呢!”我骑上车子就回家了。

二零零七年冬天的一个早晨,我去早市讲真相。当时六点钟天还没亮,黑洞洞的。地上全是冰,我脚下一滑,一不小心摔倒了。当时把眉头都划了一个大口子,我重重的摔在地上。路上的人见我这么大岁数摔倒了,吓了一跳,赶忙过来扶起我,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事。我是学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我给他讲了真相,并把他劝退了。第二天,我戴上口罩,坐上三轮车,照常去早市讲真相救人。象这样神奇的事真是太多了。大法真是太超常了!

二零零七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在市里一家酒店附近送真相资料,贴真相标语,被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拽住不让我走,并掏出手机打电话举报我。我当时就对他说:“你别打,打也打不通。他没打通,还接着打。我说:“我不是坏人,你打电话是干坏事,对你不好。”他不听,硬不让我走。我发出强大的正念:不许邪恶操控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让他打不通电话。他接连打了三次电话也没打通。我对他说:“你根本打不通。”我转身就走,他愣愣的站在那里,象被定住一样。

二零一零年秋天一天早晨,我去早市发资料讲真相,遇到一个便衣警察,他一边喊着“不许动”,一边掏出手机打电话,让人来抓我。我没有害怕,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当时围了一大堆人。我要往外走,警察不让我走。我说:“你不要这样做,我做的是最正的事,都是为了你们能明白真相,得到救度,有一个美好未来。你仔细看看你手中的小册子里的内容,你就明白了,对你有好处。”旁边有明白真相的人也说:“放他走吧。”这时,我身边仿佛听有一个声音说:“走。”我趁警察低头看小册子时,挤出人群,骑上车子就走了。真是有惊无险。

有一次,我晚上去农村往墙上喷写真相标语。那天晚上太黑了,什么也看不清。但是,我正念很强,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要喷好些。我把喷漆往墙上一喷,突然出现一片亮光。亮光照着我直到喷写完才消失,真是太神奇了!

还有一次,我要去三、四十里外农村送真相资料,晚上推车出来,天很阴,马上下雨。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无论如何我也要把真相资料(都装在塑料袋里)送出去。等我送完再下雨吧。”我一直把真相资料送完,刚到家,大雨就哗哗下起来了。

我深知救人的是师父,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这样去想、去做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这些年的证实法、发资料讲真相救人过程中,只要弟子正念正行,正念显神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