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身“嫉恶如仇”想到的

更新: 2017年0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长期以来,我一直都觉的“嫉恶如仇”这个字眼描述的是一种具有正义感的品行。对待邪恶就应该毫不留情的予以清除,就像对待仇敌一样。这不仅使我想起了中共塑造的虚假英雄雷锋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种党文化的字眼从小就被灌输在自己头脑中,甚至都溶入了自己的意识中,让我不假思索的信以为真了许多年。现在想来,这让我在修炼中一直带着仇恨的心理在对待自己周围所有需要自己容忍的事情,这离师父的要求有多么远呀!

在海外修炼的多年中,由于没有遭受中共的直接肉体迫害,我就把这个从小就信以为真的党文化观念用在对待所有违反大法的行为上,甚至包括用在那些惹自己生气的常人身上。我的脾气表现得非常暴躁、沾火就着(真是魔性大发,还连带着脾气急躁的心理)。其他同修都很奇怪:你得法修炼这么长时间了,但是师父在《转法轮》里要求的不发火为什么至今都没有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用一整段篇幅来给我们讲了这个问题,师父说:“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有人说:走在马路上,谁踢我一脚,也没人认识我,这我能做到忍。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

这么多年,不生气对我来说的确是没有做到,而且发脾气还发生的比较频繁。比如有一次,我在媒体工作的一次会议上因为感觉与会同修不能全心贯彻师父的要求而气得拍过桌子;另外一次,由于一位同修未能将我们盼望已久的资金申请及时送去管理层审批,我的这种魔性当时又爆发了出来。就这个发脾气的问题,师父在《新西兰法会讲法》中就说过:“我刚才讲了,人有人的生命的特点。但至于说生气这个问题,这可不是人先天的东西。人在生气的时候,我告诉你,千真万确是魔性。”

记的当初看到这段经文时,我思想上没有引起重视,觉的这好像是自己家庭的性格遗传问题(我的常人祖父、父亲和弟弟的性格都十分暴躁,遇事沾火就着),感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遇到问题就会不假思索的、突如其来的歇斯底里起来了,但不管那是什么原因,我都是没有遵照师父的话去做。等今天再次诵读师父的讲法,看到师父讲的这么清楚,但是我那时还是用自己为法负责的借口来進行搪塞,为自己的魔性找借口,没有向内心去找,结果最终被邪恶抓住了空子迫害,让我身体遭遇了严重的病业关,并甚至一度在信师信法上出现问题。

写到这里,我以为可以停笔了,也正好到了炼动功的时间,但我的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一段自己过去羞于启齿的修炼往事。我不禁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暴躁的魔性有时竟会变成一个掩盖其它执著心的盖子,深挖下去,盖子下面还可能掩藏有其它各式各样的执著心。

在中共迫害大法的初期,那时我还居住在新加坡。当时七二零事件刚刚发生时,学员中各种心态都有。与我同组的一位大陆同修L一心维护大法,并在维护大法、展示大法真相的活动中都勇敢的冲在前面。我们两个在一起,我还算是一名老学员,但是我却有着一颗埋藏很深的执著心:怕心。虽然我得法修炼的时间稍长一些,但修的很不扎实。于是我就把它归咎于自己的天生胆小怕事,性格从小就比较懦弱。即使现在长大了,可是又变的十分虚荣,好面子而不敢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心里害怕,怕别人笑话。于是,为了在别人面前掩盖自己的恐惧,每次别人提到该学员的姓名时,我就借此大发雷霆,指责其干事冒進,不顾全局,是破坏大法。后来,其他学员都避免在我面前提起L学员。现在想来,我当时就是在用自己的暴躁魔性来掩盖了自己的怕心。即使后来也经历了许多去怕心的考验,但现在我觉的自己的怕心仍然没有被完全去除干净。

由于长期以来的这个魔性,我所得到的教训太惨痛了。目前,我又正在经历一个修去这个魔性的心性关,我一定要过去,去除这个暴躁的魔性以及所有掩藏的执著心,并清除自身的一切党文化,真正的按照师父说的做,随师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