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喜欢的弟子

更新时间: 2017年01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回顾自己的修炼路,真是感慨万千。师父要我们修好自己多救人。还有那么多的众生等着救度,我真得要跑步了。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在实践中做好三件事,不断的突破自我,做一个师父喜欢的弟子。

一、突破自我多救人

我们有一个讲真相的小组,常年的在街上讲真相,已经有十年的光景了,我是里面年龄最小的。开始时我喜欢自己走,为的是不耽误时间。后来做梦,梦见一根葱,旁边还立着一捆葱,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要形成整体,互相配合。同时我也意识到自己证实自我的心太强了,就跟同修配合在一起讲。

我们几个人没有特殊情况每天都会出来讲真相,有时穿插着配合,最多的时候一下午就讲五十多人。其中有一个同修很爱唠闲嗑儿,嘴里经常说个不停。我心里很烦她,总有看不上她的心,嫌她话多,偶尔在我面前我就数落她几句。去年有一段时间别的同修都有事,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我想:修炼不就是修自己吗?她虽然不知道我怎么想的,可是师父知道。我得把这不好的思想修下去。

北方的冬天很冷,同修每天不落的出来讲真相,她说起闲话的时候,我就不让她说,善意的给她指出来,为的是不冲淡讲真相的效果,始终保持正念。她后来说跟我在一起学到了很多,也知道过程中修心了。当放大同修的优点时,我看到了同修那么多的闪光处。

为了多救人,我又想到下乡赶集面对面讲真相,集上的人多集中,不耽误时间,而且农忙的时候农民就不来城里了,曾经找过我们这几个常配合的同修和我一起下乡,她们都不去,我就找到一个有摩托的同修和我一起配合,每次去之前我都调整自己,摆正基点发好正念。偶尔的怕心也往出返,就抑制它。和我配合的这位同修不常讲真相,没有经验,我想既然同修能把我带到地方,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只看自己,不向外求,每次去我都抓紧时间,主动的搭话,不啰嗦,用正念抑制住对方,我说什么,他们回答什么,用神念左右住讲真相的场,而且我还求师父加持,我只是个跑腿儿的,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就要我那颗纯净的心。每次效果都很好。

二零一六年端午节的前夕,我准备下乡赶集讲真相,约好了同修她说胃疼又不去了,怎么办?定好了的事情不能变,我自己去。已经要八点了,我就打了个车。我想自己去也没问题,不能有任何依赖心,表面上是我一个人,可是我并不孤单,因为有师父的法身看着我,只是我看不见罢了,过程中就是要我的正念,那我就动正念。到那之后,一点怕心也没有,跟我在家跟前儿讲真相一样,出来人念我就灭掉它,后来就什么杂念都没有了,两个小时讲了三十多个。

为了拓宽讲真相的范围,我又准备用手机讲真相,为的是天气不好的时候也照样救人,可还是有畏难的心,怎么开口说哪!记得第一次打的时候对方接通了电话,我却张不开口了,被人的观念障碍的什么也没说。过了两个月之后,我又从新开始打,我审视反思了一下自己,之所以讲不了,是因为自己没把自己当成神在做事,而且主意识不强,没等打哪,先是一堆人的想法,自己先障碍了自己。师父说:“表面大脑与主元神是有组成表达出表面想法的主动性的,包括指导行为。想法出来之前,选择什么很主要。”[1]我悟到:讲真相是修自己主意识的行为,那我就让真我主宰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是假我,是后天的观念,我主动的抑制它、清除它。我就想我行,能讲好。

第一个通过电话被我劝退的是位女性,拨通电话的时候我心里还是稍微的有一点紧张,一瞬间我就抑制住了自己,心平静了下来,心想:她听我的,我问什么她答什么,最后做个选择,我控制着整个的场。结果是我问什么她就答什么,最后她选择了三退,整个过程由我控制着话语权。我讲完的时候,瞬间停顿了几秒钟,因为我觉的已经讲完了,可是她还不撂电话,突然跟我说:“你咋不说了哪,你再说两句儿!”我一下悟到,这是师父通过她的嘴在鼓励我。就又跟她认真地讲了一遍,从此有了信心,自己又走出一条救人的路。

后来就一直做这个项目,根据情况有时播自动语音,有时面对面打电话直接劝退,有退的多的时候,也有退的少的时候,说什么的都有,我就牢牢的掌握一点,自己控制着话语权,截止住对方的想法,让众生作出正确的选择。

去年过年的时候,从大年三十儿一直到正月初七,我每天都拨自动语音电话,以前总是想过年谁听呀!后来一想不对,这是人的观念,应该破除它,用神的观念做事,神做事是不入常人思维的。观念一转随着就变,结果是天天有按键同意三退的。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用电话对打劝三退。一天晚上丈夫不在家,我想利用这个时间对打,可是又觉的过年忙忙碌碌的没学好法,心里空,我调整了一下,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学了这么多年的法,就这几天没学法就不行了吗?能力也太差了,我把手机双手捧在手里,高高举过头顶,心里和它说:你是为法来的,咱们合为一体多救人,同时我要真我主宰自己,人心观念全不要,请师父加持多救人,结果播的过程中只有两个人挂机,听的是听一个退一个,众生还直说谢谢!让我深切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二、炼神笔

一直有想写文章用笔证实大法的愿望,由于懒惰没有付诸行动,只停留在想上,可修炼是要做到才算修的。

二零一三年的时候,在和同修的交流切磋下,我写了一篇法会征稿,过程中停停走走,但还是克服了人心完成了稿件,发到明慧网上,心想如果被选上了当然好,选不上自己过程中也修心了。二零一四年二月份的时候,同修跟我说,她看了一篇文章说是我写的,因为我的个人经历她知道,给我的评价是:写的很干净,一点党文化也没有,我一看才知道在明慧网每日文章中发表了。我有了继续写下去的信心。

同年五一三的时候,我写了两篇文章,八月末的时候,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一篇,这也是我没想到的,后来我就常梦到笔,一次似睡非睡时,一只大笔在我眼前晃了晃,还有两次梦到了笔,都不是一样的,而且还不是一支,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继续写下去,一条新的证实大法的路在我面前展开了。

去年五一三征文的时候,我们地区成立了一个小项目组,由我来负责,整理编辑同修拿上来的稿件,因为我们这儿的同修年龄大的比较多,不会组织文字,平时想写点什么找不着能帮助的人,很缺这方面的人,这一次找到了我,我想这是自己的愿望促成的机缘,是师父安排的让我独立走路的机会。那就走吧!

我找到了一个能和我配合的同修,一起做这件事情,目地是在法上更好的提高,同修们也认识到向明慧网投稿的重要性,由以往的不重视到现在的积极参与。在整理的过程中,也很费心,有时听同修口述,记下来再形成书面语言。有的是交上来的稿件写的根本就不清楚,看着都不合格,就不想给发上了,同修说:还是整理一下发上去,重在参与,过程中就是看我们怎样修自己,从同修的话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做事有时不认真、糊弄事儿,身上还存在着严重的党文化。并且意识到修炼中“修”的重要性。我尽快的归正了自己,和同修顺利的完成了这个项目。

二零一六年五一三的时候,我积极筹备征稿,鼓励同修积极参与,拿到的稿件写的在我初步看来不合格,说的不清楚。我就找同修,反复询问他们的修炼过程,从新编排。过程中注意修心,不糊弄事。结果有一篇征稿入选发表,编辑还放在了推荐交流的首位,我告诉了那位同修和部份同修,因为这是我们这地区的荣耀。也是证实大法的一部份。后来他的征稿还做成了当地资料,被明慧网也采用了,做成明慧真相资料,对救人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

赞扬声多了,自己也有意无意的起了人心,求名的心、证实自我的心、显示心、欢喜心,“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证实法与修炼中也是去掉自我的过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证实你自己,因为常人的东西最后你们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执著才能够走出常人。”[3]修炼是在做的过程当中修去各种人心,纯净自我。人心泛起的时候就是自大了,我不要这些贪天之功,没有师父我什么都没有,无私无我才是师父所要的。

三、实修自己 向上升华

用纯净的心做好三件事是师父所要的,前提是一定要修炼好自己,师父这些年讲法多次讲到向内找的法理,对照法我还有很多的不足,我悟到表面上就是三个字,“真、善、忍”,遇到什么事就用这三个字衡量。符不符合这个标准,没做到就是不符合标准。

有一段时间,我和常接触的一个同修发生了矛盾,嫌她不修口,党文化太多,怨恨心、妒嫉心强,而且还看不上协调人,嫌她事儿多,自我心强,在整体上就是不配合。认为不在法上,有时因为整体上的事到一起,心里也抵触。通过学法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自己就不够标准,表面上这三个字都没做到,说话不善,想要改变别人不改变自己,同修不就是镜子吗?反过来看自己了吗?只盯着别人不修自己。当我沉下心来向内找的时候,发现自己真是该提高了,师父都不嫌弃同修我有什么资格嫌弃。

反思之后,我注意修心,只放大同修的优点,对照不足找自己,不动负面思维,并积极的配合,放下一切间隔,站在法上想问题,自己变同修也在变,原来同修有那么多的闪光点,是自己的眼睛向外看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