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中 家属由抵触到修炼

更新: 2017年01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A同修的家庭资料点已经平稳的运行了十几年,诉江以后,遭到电话骚扰,并在11月底被国保人员绑架抄家抢劫,身陷囹圄。A同修的丈夫老Y没有修炼,但却一直很支持A修炼和她所做的事情。A同修被绑架后,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国保人员不断的来取证恐吓,因为怕心,他配合了邪恶的讯问。不法人员还在他大门口安上了摄像头。

为营救A同修,本地同修每天都为她加强发正念。我和丈夫同修去看老Y,想通过交流,让他配合整体出面去要人。哪料想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他被弄得萎缩沮丧,心灰意冷,身体也出了毛病,原本正给人打工的,也不能干了。对营救A同修的事,他连提都不愿提,满脑子是A同修要被重判的无奈。

协调同修到他家了解情况,他不理解、不配合,还说了A同修不该如何的埋怨话。而且明显的对去他家的同修都有怨恨。回来后我们心情很沉重,觉的他这种状态不但不能配合我们营救A同修,他要因这件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起了抵触反对的心,对他这个生命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我们都向内找,找自己哪些地方不符合法,是不是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怨他不争气?是不是我们不慈悲,没有真正把他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快过年了,他妻子在里边不让见面,女儿在外地不能回来,各方面的压力都集中在他身上。考虑到他的处境和心中的凄苦,我们同修带着年货、钱物多次分别去看他,完全用慈悲善念安慰他、关心他,让他真切的看到同修对他的一片诚心,感受到来自大法弟子的与众不同的温暖。

到了年根儿,我和B同修带着礼物第四次去看他。他很受感动,交谈起来怕心少了,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们也让他明白,作为家人,营救A同修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年后,我和B 同修再去看他,他说:大年初一这天,家族的人和邻居没有一个来拜年的;往年她(A)在家时,同修来拜年的也不少,今年一个也没来。话语里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孤独无助和被遗弃被伤害的感觉。我说:这些年邪党把中国人都搞成了势利眼,你家红火时,都想沾光与你套近乎;你家摊上事,谁都躲的远远的,生怕连累了自己。至于同修来的少,可能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他们虽然不来,可都牵挂着这件事,都在为此尽心尽力,你并不孤单。

紧接着,协调同修又与法理上比较清楚的同修去与他交流,告诉他A同修做的是最正的事、救人的事,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应该做的事。作为家人,你应该为她高兴。是江泽民这个人间败类、罪魁祸首腐败治国、淫乱治国,不让做好人,利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造成了这场长达十六年的血腥迫害。信仰自由是中国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江泽民一伙儿利用国家机器、暴力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是他们在践踏宪法、践踏法律,是他们在犯罪。正因为如此,全国乃至全球的正义力量才起诉他。把江泽民及其指使的帮凶送上法庭是早晚的事,你没见那些迫害法轮功的大批高官都被抓了吗?你还怕什么?你应该在大法弟子的配合下直接到公安局、检察院去要人才是。

同时,我们也给他讲了本地与外地同修被迫害后,家人挺身而出向公检法要人,请律师打官司做无罪辩护、积极营救的实例。协调同修直接告诉他,我们要给A同修聘请律师做无罪辩护,费用由同修们捐助,可是他得出面以家属的名义去请去配合。

老Y听了,真切的感受到在他一家遇难时,只有大法弟子真心实意、不遗余力的在帮他,思想上慢慢开了窍,愿意配合我们去营救。这时我们看到,他的脸上舒展了,压在他心灵上的巨石掀掉了。事后他对人说:有了盼门儿了,有人管了。

三月份聘请了北京的律师。我们陪同律师一起去检察院查阅了卷宗,又去看守所会见A同修。律师進去一会儿又出来了,说阻力太大,不让会见。协调同修说:我们发正念。发了一会正念,律师就顺利的進去了。律师会见回来后说:太顺利了,你们的正念太厉害了。并且说A同修的状态也挺好,正念也很强。老Y感到很震惊,从内心里佩服大法弟子的智慧和能力。

B同修看到老Y的变化,就说:大哥,你也修炼吧,能在大法中修炼太幸运了。他说:家里什么都没有了,都叫他们抄走了,连我的私人财物都抄走了。B同修说:这一切他们都得偿还,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你要修,我们师父有的是办法,一定会帮你的。晚上我与C同修一起给他送去了大法宝书《转法轮》

513前几天的晚上,我和B同修带上《法轮大法大圆满法》教功盘和影碟机,去了老Y家,与他交流如何静心学法、又教给他如何炼功。他认真的听着、学着,开始踏進修炼的门槛了。我们从他家出来后,在大街小巷里贴了许多真相不干胶,包括“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粘贴。隔了几天,610和国保人员突然来到老Y家。他先進屋把教功盘放好了,才出来面对那些不速之客。国保问:前几天你家来了一男一女,男的戴着墨镜。他一听心里有点怕,但已经学了大法,有了正念,不再象过去那样惧怕邪恶了。他把打火机一摔,大声说:我家就不能来人了?还了不得了呢,我还没点自由了呢?那两个国保一听,小声说:怕你也学上了。就灰溜溜的走了。

端午节我与C同修去给老Y送粽子和鸡蛋,他提起前几天发生的事,底气很足的说:“我不怕他们”,和刚出事时的状态判若两人。我们看他真的有了正念,都为他高兴。

在同修的营救和正念除恶下,检察院曾以“证据不足”两次把A同修的卷宗退回公安局,但是江派余孽还是操纵检察院向法院提起诉讼,于七月初对A同修非法开庭。A同修的丈夫和部份同修到庭旁听。

A同修正念十足,在法庭陈述时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从根本上说都是为了救人的。我的那些设备也都是救人的法器。那些警察不出示任何证件,翻墙入院,砸门破锁将我强行绑架,把家里的一些生活用品都抢了去,这是严重践踏法律的行为。我只是坚持我的信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理应无罪释放。

律师的无罪辩护更是掷地有声,从宪法和法律的高度以及伦理的层面,全面驳斥了检察院的无理公诉,全面推翻了国保人员编造的所谓“证据”。邪党公诉人、法官理屈词穷,无言可对,灰溜溜的结束庭审,没有做出任何结论。

老Y现场目睹了这一切,看到了邪党一方的心虚与丑恶,看到了大法的纯正与修炼的合理合法,也看到了妻子A的正念与勇气,心生敬佩,信心大增。

事后,我们把律师的《无罪辩护词》和明慧网上发表的A同修被非法开庭的文章编在一起,打印出来,在当地大量散发,让广大民众知道真相,把邪党长期暗箱操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置于光天化日之下。同时我们五个同修趁着夜色,带着上述资料和其它真相材料、真相条幅、不干胶,到A同修住的村子里大量散发、悬挂、粘贴,以清除邪党因A同修被迫害对村民造成的不良影响。

同修再去看老Y时,问起炼功情况,他说动作还不太准确,主动与同修交流纠正动作。

在邪党政法委、610的操纵下,法院无视律师强有力的无罪辩护,昧着良心诬判A同修,A同修立即提出上诉。老Y主动配合再请律师,并说费用由他自己出,这样A同修出来时,他好有个交代。

在营救A同修的整个过程中,她丈夫由消沉抵触到愿意配合,再到走進大法修炼;我们去掉了许多的执着,也明白了许多法理。但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做的,我们只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了一些表面的事情而已。感恩师尊!叩拜师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