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 挽救公检法人员

更新: 2017年01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

一、在营救同修中,大面积的救度众生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七日,刚到正月初十,得到消息:我市有七位同修在集体学法时,被破门而入的警察绑架。一位因病业严重,没有被拘押,其他六位同修被非法刑事拘留。

因这几位同修家住郊区附近,离市区距离较远,联系不上与他们熟悉的同修,协调有一定的难度。经过一番周折,接触了被绑架同修的亲属,亲属的态度很不好,抵触情绪很大。和他们约定商讨营救的办法,约好了时间地点,到时都不来,几天下来,耗费了很多时间,一点也看不到進展。一时间感觉不知从何做起。

就在这时,从外地来了一位有营救经验的同修。她先让一位同修把被绑架的七位同修中的一位在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写成一封感人的劝善信,让她认识的两位年轻同修去散发(因她接触不上其他更多的同修),同时聘请律师会见被迫害同修。

后来我们联系上了这位同修,她和我们交流了她多年的营救经历和在法中的体悟,对我们的启发很大。她的提议是,同修一定要救,不能承认迫害,众生更要救,在营救同修中,大面积的救度众生,过程中走整体提高、整体配合的路。最好的方式是对参与迫害的单位部门附近的空间范围,大面积的张贴曝光迫害的不干胶,高密度的发放真相资料,同时发真相信、打真相电话、与家属沟通、向国保大队要人与律师控告同时進行,在较短时间内,集中力量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

多年来,我市营救同修的状况时好时坏,总体上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思路。这位外地同修的提议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可是事情做起来难度也随之而来。首先是与家属沟通,家属普遍很抵触,有的躲避不见。只有一位家属表示支持。由于旧势力的干扰,与当地同修联系见面阻碍很大,不是电话关机,就是找不到人,一位协调同修因以前被判过重刑,配合上也缺少积极性。有一次,我一晚上开车拉着同修找被迫害同修的住址,就在她家附近绕了几十公里,也没找到,回到家都已半夜。但是我们没有放弃,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走不通的路,家属是众生,这也是摆放他们位置的机会,一定要坚持做下去。

几天后,我们联系上了被迫害的S同修的家属。第一次去她家时,她的丈夫把同修骂了。第二次去她家时,她丈夫的态度有所转变,但是由于邪恶因素的干扰,家属的态度还是不太好。同修的丈夫和女儿一起责骂S同修,怎么劝也不行,一直骂了两个小时左右。我感到一种沉甸甸的物质笼罩在房间里,我的头象灌了水泥一样硬。我们四位同修同时发正念,铲除家属背后的邪恶。

两个小时后,外地同修从床上站起来,慈悲威严的对S同修的丈夫说:你媳妇被迫害,你的压力很大,我们理解。她修大法做好人没错,她的身体过去啥样你是知道的,现在身体这么好,是修大法得来的福份,她是受益的。她有不足,咱们回家说,她没杀人放火,没犯法,不能被关在大狱里。你不去救她,自己的媳妇都不管,亲朋好友都会笑话你。

在正念的作用下,同修的丈夫如梦方醒,觉的同修说的有道理,女儿好象也回过神来一样,也支持父亲去公安局要人。几天后,另外四位同修的家属也陆续开始去公安局要人。

有一天,一位同修大姐说,她和绑架同修的那个派出所的警察很熟悉,也给他们一些人讲过真相,她想利用这次机会再给他们讲真相,但心里有些不踏实,让我和她配合。她说她想请几个熟悉的警察吃饭,让我作陪和他们讲真相。我陪她去派出所找她要请的警察,借着她和值班警察说话的机会,我将派出所展板上的所有警察的手机号码拍了下来,发到了平台和明慧网

一时间,国内外的营救电话如潮水般打向了派出所,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我和同修交流了与警察吃饭讲真相的事,很多同修都积极配合在那个时间发正念。在请他们吃饭前的几个小时,我和两位同修到这位同修大姐家对派出所近距离发正念。到了吃饭时间,去请他们的时候,他们改变主意不来了。这时天气突然大变,下起了鹅毛大雪,二、三十米内看不清物体。当我开着车穿过大雪,行驶到另一个街区时,大雪齐刷刷的不见了,那个街区的地面上没有一片雪。我很奇怪。就在当晚,一位同修被释放回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大法的威力在展现。

接下来,我们开始准备大面积散发真相资料。分几个地区做,先做派出所周边地区,然后是公安局附近,然后是同修家居住的地区。第一次,同修们集体配合,一天内打印出一千多份真相信和大册子,还有几百张曝光绑架同修的不干胶,在派出所附近大面积的张贴散发。周围小区的楼道里,汽车上都放上了真相资料。参与的同修回来后,精神状态很好,明显的感受到了修炼状态的升华。

几天后,我们又顺利的在公安局所在地区大面积的散发了真相资料。

第三次发资料是在阴历二月初二的晚上。东北的二月天气很冷,开始确定日期时,同修们有些顾虑。因这天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家人是要在一起团聚的。后来考虑到刑事拘留的最长期限是37天,30天时是很关键的时期,不抓紧时间营救同修,很可能被非法批捕。现在正处在30天这个关键时期,不能拖延。

把日期确定下来后,我就开始联系同修。原本我们这边大约有七八个同修能参与,可是就在二月初二那天的上午,一位同修说他不能来了,因为他开车,跟他一起的同修也来不了。我这辆车的同修也突然表示不能确定来不来,只有一位同修保证能来。面对着厚厚的一堆真相资料,我感到有些压力。后来我想,就我一个人,我也要把这些资料发完。

当我按时到达约定地点时,不能确定来不来的同修都来了。而且还有两位没通知的同修从很远的地方匆匆忙忙的赶来了。这一下人手还多出来了,大家还觉的资料太少了,不太够发。不一会儿,资料也发完了,不干胶也贴完了。

回家的路上,我问同修大姐,孩子们都回家团聚,离开家时有没有顾虑?大姐淡淡的说,出来就出来了,没人说什么。我的心里涌出说不出的感动,大法弟子的正念与慈悲,感天动地,光耀穹宇啊!

同修被绑架的半个月后,我们聘请的律师来到了我市,在看守所会见了同修。了解了同修被绑架的全部经过和详细情况后,为同修起草了对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相关人员的控告信。这是我市第一起同修被非法刑拘期间对公检法部门提出的控告。也是第一次在刑事拘留期间聘请律师。国保警察感到很意外,在非法提审同修时说,你们不都是批捕后才请律师的吗?这次怎么这么早呢?家属以EMS形式给三十多个部门寄出了控告信,包括区检察院,人大、纪检等部门。几天后,检察院找到被迫害同修的家属,要他不要再控告了。国保也告诉家属快放人了。

在这期间,在被迫害同修附近居住的同修和协调人,帮助家属买菜、送东西,经常看望安慰家属,让家属很感动,真实的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和真诚,消除了对大法的误解,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了正确的认识,积极配合营救。后来我再见到前面提到的那位开始不太配合的协调人时,她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人显的很精神,很漂亮。

四位同修在被非法刑事拘留的第三十七天晚上,顺利回家,只有一位同修被非法批捕。

三十七天的营救同修中,我感受很深。在这期间,我经历了奔波中的辛苦与无奈,经历了冲击心性时的剜心透骨,感受到同修正念正行中的慈悲与威严,也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差距与不足。在师尊的加持下,在整体配合中,大法的威力在全面展现。

二、反迫害中救度众生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和二位同修在公园讲真相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当时被五、六个保安围困,没守住心性,起了争斗心和怨恨心,和保安发生了冲突,使佛法神通没有发挥作用,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行政拘留十天。

在被警察询问的过程中,没有认识到自己身上那种看不起人,高傲自大的心,对警察没生出纯净的慈悲心,象完成任务一样讲完了真相,然后就以无所谓的态度面对警察,不再尽心尽力的去救人了。

后来在国安工作的丈夫来到派出所,和警察一起让我签“放弃修炼的保证”,我不签。但也没有用慈悲心对待他们,这些不纯的执着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最后,导致身体突然出现极度不好的状况,不能集中发正念、背法,光想着不答应邪恶的任何要求,不在任何文件上签字,守住修炼的清白,自己别在修炼中犯错误,别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污点。这个为私为我的思想,背离了大法无私无我的境界和要求,导致我在派出所被关押三十多个小时,出现了既送不進拘留所,也营救不出来的局面。几十位同修近距离长时间发正念,最后还是被绑架進了拘留所。

刚到拘留所,身体不舒服的症状立即就消失了,我也知道我的问题出在哪儿了。我非常的惭愧。师父给了我三十多个小时的机会,我就是提高不上来,自己的悟性真是太差了。平时法理悟的一套又一套的,关键时刻还是做不好。怎么办呢?在拘留所里,我一有时间就背《转法轮》,发正念。尽管我用大法弟子的标准善待一切和我有缘的众生,尽管我用心的讲真相,也劝退不少有缘人,可总是摆脱不了惭愧和无奈。

从拘留所回来后,到小组学法,看到了开天目同修写的一篇交流文章,写的是在营救我的三十多个小时中,在另外空间出现的壮观景象。文章中的一个情节对我震撼很大。说那个迫害我的警察的主元神跪在大法弟子面前,求大法弟子救他。他吃尽了千辛万苦,就是等待着同化大法。我想和他的今生相遇不是偶然的,也许这就是我的使命和责任,我不能逃避,不能错过机会,必须面对。

我和周围的同修商量去派出所讲真相的事,她们表现出不太赞同。我只好求助别的地区的同修帮我发正念。我又和母亲商量,母亲不修炼,但她支持我去要行政拘留通知书。我又联系了一位同修,请她和我一起配合给警察讲真相,她一开始也不同意。我想虽然同修不支持,但这是师父要求的,走的是正路,都不去,我就和母亲去吧。

谁知就在我去派出所的前一天晚上,不主动参与的同修们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和我一起去,有的帮我发正念,有的协助我讲真相。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加持弟子做好这件事。

当我们進入派出所时,那个办案警察有些意外,但是对我们很热情。当听说我们是大法弟子时,有一些不认识的警察也和他一起接待我们。他们说他们不反对法轮功,法轮功好,我们可以随便炼,随便讲真相,就是别发真相资料,那样他们不好处理。有两个新来报到的大学生,也凑过来听真相,听到某些地方,还跟着哈哈的笑。整个派出所的气氛象过年一样。

办案人问我,这十天里,我有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说,认识到自己很自私,为别人着想这方面做的太差。我在改正我的这些不足。我和他讲了我在拘留所主动带头打扫房间卫生,不攀不靠,感动了那些年轻女孩,大家都主动打扫卫生。最后来的人打扫卫生的规矩不知不觉间就消失了。我跟他讲,大法弟子可不只是在大街上发资料劝三退,我们是实实在在的修自己,在哪里都是好人。拘留所里接触过大法弟子的人都知道修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冬天时,自来水很冷,别人谁也不愿意洗抹布,都是大法弟子打扫卫生。狱警也说我表现的好。

和我同去的同修也见缝插针的讲真相,警察问母亲是不是也支持我,母亲说,我不太懂他们修炼的事,但我看到她们身体都很好,我现在只是在听他们讲的话。办案人说,他对我处理的很宽容,在我的车上发现那么多的资料,会被处罚的很重的。我说东西不在多少,得看它是否对社会对国家造成危害,你看看那些资料上写的事,哪些是假的,是造谣,是诬陷?哪些是违背道德的?还怕好东西多吗?他就不吱声了。最后我和他说,我希望我是咱们所最后一个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押的人。他只是在笑,虽然他没直接答应,但是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已感受到大法的慈悲,今后会越变越好。

在日常生活中,因为办事,我几次开车经过这个派出所,每次路过时,我的心中都感到慈悲的暖流,好像那里的警察就是我的亲人和朋友,他们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等待着同化大法,师父一直给他们机会,而我也曾尽了我的所能救度他们,我没让他们白等。

三、给国保队长讲真相

我从拘留所回家半个多月后,一位其它地区的同修说,她们地区的一位同修被非法刑事拘留了7个多月,最近家属去检察院询问,得知同修的案卷已被检察院退回国保两次。检察官告诉家属说没什么问题,让家属等信,别到处找了。

很明显国保在拖延这件事。国保队长是个女的,三十多岁,见过她的人都说她很凶。同修希望我能参与协调这件事。我开始时没明确答复他们,因为7个多月前这件事刚发生时,我因此事和当地一位协调人发生过冲突,也看到聘请的律师很不负责,就不再参与了。后来这位协调人因其它原因,不再参与这件事,事情就被搁浅了。

当同修找到我时,我也没想参与。有一天集体学法时,同修把师父的新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拿给我,我匆匆看了一遍,当看到“师父只是不想叫你们陷在具体纷乱中影响修炼,叫你们以最大的胸怀与慈悲面对众生。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2]这些话时,我的心一动,我似乎知道这件事应该如何悟,如何做了。但人的表面还说不清楚。有一点是明确的,我应该做这件事。同修回来是早晚的事,但是救度警察的机会稍纵即逝,按师父“将计就计”[3]的法理,就利用这件事讲真相,救众生。

一天上午,我们协调当地同修和我所在地区的同修到公安局近距离发正念。我和家属及一位同修打电话找国保大队,可是他们不是推诿就是不接电话。公安局的收发室管的很严,很多来办事的人都被挡在门外,只有里面办公的警察同意见的人,才能放人進去。我们被挡在了门外。当时想起了师父在《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讲:“救众生一定会给生命机会,有的会给长时间的机会”[2]。我悟到: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还在世上,那他们就是师父长时间给机会的生命,师父给机会的生命,我们不能怨恨,不能不救。而且当初下走时,都知道警察的职业危险,面临着万劫不复的风险,谁都不愿意选。他们选了,这个选择曾感动过宇宙苍生,不能只看表面,他们的来源伟大,他们应该被救度。我和发正念的同修交流,在同修的微笑中,我感到整体的正念力量越来越大。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神奇般的闯过了公安局戒备森严的两道执勤岗,顺利的進入了国保大队办公室。

国保大队长是个女的,很年轻,瘦瘦的,没有表现出很凶的样子,还很斯文。我说:我是某某的亲属,检察院说已退卷两次,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我们希望家属早日回家。她说,不能你说明天回家就明天回家,我们是讲程序的,检察院退卷,我们还得审呢。我们的权力很有限。我对她说:有限也有上限和下限,权限范围的空间是展现良知和善念的空间。她说,法轮功好,就在家炼呗,为什么要出来宣传。

我觉的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就发正念,说,开始我也搞不懂妹妹为什么这么做,她告诉我说,是因为“天安门自焚”的新闻是假的,是在栽赃陷害,而且害人。它让人仇视佛法,抵触佛法,把人往地狱里推。她是修佛的,不能见死不救,不管别人如何误解,面对多大压力,一定要把这个真相告诉给更多的有缘人。不能让那么多的人被淘汰。她说她在救人。这是她的想法。

我还听说修炼法轮功的医生不收红包,当官的不受贿,老师不补课,这是我们大家的期盼。可是这些人被抓起来了。这是不是在打碎我们自己的美好愿望啊!这个社会就这么一点亮点,我们得珍惜啊!

她不吱声了。我发正念把大法赋予的能量打到她的空间场中去。

我又说,我妹妹能在这个随波逐流的社会,在这么险恶的环境下,坚持她的信仰,我很佩服她。墙头草从古到今都没有好下场。我今天见到你,我觉的我没白来,我觉的你人很善良,也很有正义感,你是同情我们的。我也相信你一定能帮助我们,我先代表妹妹谢谢你。她早回还是晚回,就您一句话。

我和她谈了大约有半个小时,虽然,她推脱说还得听上级的安排,但我明显的感到她知道怎么做了。一个星期后,这位同修顺利回家。上面提到的那六位中被批捕的同修也一起回来了。

我是一个得法较晚的弟子。在人中个性很强,修炼中也很执着自我。八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这几年参与了一些营救项目,一直走在营救一线。在这过程中,我深知,师父给我的太多,而我做的太少。过程中,每当我心力交瘁时,每当我要退缩时,是师父的慈悲加持,引领着我向前走,是史前的那份神圣的誓约,使我没有逃避应承担的责任。我会紧紧拉着师父的手,返本归真,重返家园。

不当之外,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