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说:“我只能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好!”

更新: 2017年10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我和丈夫结婚二十多年了。前十年,家里家外都要依我,并且无论我如何不可理喻,丈夫也从未对我发过脾气;结婚十年后,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从此丈夫的生活也开始了随心顺意,前十年我对他好,是有条件的、要回报的;修大法后,我对他好,逐渐的已经是无条件的了。他也说,他有今天,离不开我的付出。

二零一七年大年三十晚上,我生丈夫的气,直到初七。原因是,近些年,由于丈夫的职务升迁,不断的有双方亲戚找他帮各种忙,而在我们结婚后的头几年,生活上的各种困难只有我的父母出人力、物力,而他家那边和我的一些亲戚非但不帮忙,我还受了他们很多的气。而这些往事,丈夫感受不大,因为他几乎不管家里的事,一心只想干出个名堂,同时多挣点钱,所以家和孩子几乎都是我管,我有困难,找我父母。曾经看不上我们的那些亲戚恰恰是现在靠的最近的。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大大小小的心性关过了不少,记恨心也修去了很多,但这一次,又翻出来了。

近几个月,不断的有这些人找丈夫:某亲戚孩子安排工作、某亲戚找专家看病、某亲戚的孩子要上名校等等。丈夫是人中俗称的老好人,只要别人开口,多少都管!工作、挣钱、各种社会关系等等,丈夫忙的几乎没在家呆过。孩子的一切,小到衣食住行,大到教育全是我管。在国外读书的孩子回家过年,就这几天,没见到他几面。大年三十晚上,在我父母家吃年饭后,丈夫没跟我商量,就多给亲戚的孩子一千元压岁钱(我不喜欢的亲戚,往年双方都是一样的压岁钱)。

我修炼后,对这部份亲戚,从几百到几万没少花,由于修炼了,就算过关吧,也都相安无事。而这次,本来我这几个月对丈夫就不满意,一直在守心性,这一千元成了导火索,心里气的就差大发脾气了。几乎所有以往对不起我的亲戚与事全翻出来了,越想越气,再不想理丈夫了。我心里的气在:我在他心里到底有什么地位呀?他对伤害过我的人还是一样好,我对丈夫说:“以后你的生活中没有我,我的生活中也没有你!”

多年来,丈夫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从初一开始,关于他的事我不做了,自己找理由:我没发脾气呀,法中也没说妻子必须给丈夫做饭、伺候丈夫呀。每天只做孩子的饭,丈夫白天出去找地方吃饭。听孩子说,他每天晚上回来,都问孩子:“你妈还生气呢?”

那时,我正在背第三遍《转法轮》,无论怎么强迫自己入心,还是感觉不能溶于法中,有一种东西在胸口,挥之不去。有时也会想:明明是过关,怎么就放不下呢?这一关能过去吗?不过也不行呀!向内找!找,找,找到的就全是丈夫欠我的,这心里苦的。

每天除了给孩子做饭就背法,心里乱的一天只能背三、五页,各种往事直往外翻,强烈的不平衡的心搞的心脏疼,感觉好大的东西把我和法隔开着,我也不去管有没有东西隔着就是背法。学法!加强学法!这是过关中修炼人必须认真做的;也是唯一有效的办法。我坚信大法会给我智慧过关,坚信师父会加持我。

在第五天,背到《转法轮》第四讲,师父说:“可是作为一个炼功人,那就差劲透了。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1]“大家想一想,你是个炼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标准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你了吧。你是个修炼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层次上的东西吗?那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你。你跟他一样去做,你不就跟他一样了?”[1]我哭了,瞬间感到了灌顶。这几天,被情魔控制的理智不清,作为一个修炼人可是吃了大亏了。要说该明白了吧?不行。放下书,一看见他还是气!

第七天,开始上班了。往日都是他洗漱完,我已将早饭、水果摆在桌上了,可这天,他没有早饭吃就走了。他走后,我接着背法。当背到:“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我又哭了,瞬间又感到了灌顶。

合上书,站到窗口,想好好想想:师父讲过,好大的一个天体范围都是一粒尘埃。那三界、地球,不过是尘埃中的尘埃。我是一个堂堂的大法弟子、主佛的弟子,在这小小的尘埃里,在人的得失中沉迷不醒,我是为了享受人中的东西来的吗?我又想起了南柯一梦,梦啊,只是一场梦;蚂蚁王国,蚂蚁王国的驸马在蚂蚁王国觉的自己好了不起,多么可笑,一只蚂蚁!此时眼泪奔流而下。我哭着对师父说:“对不起师父,弟子明天就给他做饭,弟子明天就给他做饭。对不起师父,对不起。”

第八天早上,早饭、水果又按时的摆上了桌。我们坐下后,我问丈夫:“知道为什么又给你做饭了吗?”他问:“为什么?”我答道:“我多恨你们一天,师父就多为我操一天心,多担心我一天。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要让师父少操心。”丈夫重重的说:“我只能说法轮大法好!师父好!”

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