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 去掉对丈夫的怨恨心

更新: 2017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遇到我的人都说我的身体好,像个铁人似的,五十斤的面粉自己一口气背到四楼,一桶纯净水别的女同事都是两个人抬,我一个人一拎就放到了饮水机上。人们都很羡慕,可是他们很多人不知道年轻时的我也是受尽了疾病的折磨。

一、修大法 多年疾病不翼而飞

一九九零年儿子出生,给我带来欢乐的同时也让我落下了产后风湿病,一病就是九年,发作时象有虫子钻骨头一样又疼又痒,特别难受,经常盘着腿或跪着把腿压麻了再睡,麻劲过去了就睡不着了。由于心情不好又得了美尼尔氏综合症,经常天旋地转的,胃口也不好,常常是喝口温水胃里都发烧。

一同事知道我身体不好,建议我学法轮功。开始我很抵触,说的次数多了就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就跟着她去了,心想试试再说,反正也不掏钱。谁知道第三天,学法时,后背象有人拍了我三下,多年的风湿竟然不翼而飞了,太神奇了,头也不晕了,久违的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又回来了,太幸福了。

那时我就喜欢听师父讲法录音,有一次师父说有的人胃不好,学了法轮功后回去喝凉水都没事,我说师父说没事就没事,端起碗喝了一碗凉水,结果胃病好了,现在我哥、姐每天都喝奥美拉唑,一天不喝就吐黑水,如果我不修炼一定也和他们一样。

多年的教书生涯使我得了很重的咽炎,喉结处有一个小米粒大小的疙瘩,经常发痒,痒起来用手按着,能连续打十几个喷嚏,嗓子湿润后才会好,都成习惯了,也就不以为然了。

有一个从外地来的老同修,她女儿在我们小区,因为不认识字,我就经常去她家和她一起学法,我读她听,她每次都是给我准备好水、葡萄干什么的让我润嗓子,慢慢的我感觉不对劲了,心想风湿那么大的病都好了,一个小小的咽炎为什么好不了呢?这一想意识到了,咽炎,这不是病的名称吗?我还是把它当成病了。师父讲:“我们这里不练气,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1]“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1]大法弟子的身体师父早就净化好了,没病了,是那个灵体在捣乱,我就针对灵体发正念,第二天学了一上午,嗓子也没咳,多年的咽炎好了,真是“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2],而我太愚钝了,这么多年抱着病的观念不放,师父着急没办法啊,让师父操心了,愧对师父。

有一次正打坐,丈夫趁我不注意一脚把我踹下床,当时就觉得胯部疼痛,用手一摸骨头有了错茬,躺在床上,床垫一颤疼的我不由自主的哎呦一声,丈夫吓坏了,说:真的摔坏了?我可不是故意的,给你闹着玩呢!我说没事,我有师父管。他说要不贴个壮骨风湿膏?我说风湿那么大的病几天就好了,这点小事算什么,没事。人们讲胯部摔了特别疼,有的能疼死,我没那个观念,就是信师信法,上班时腰不能直立就使劲挺着,慢慢走尽可能的不让人看到,回家该干什么干什么,早晨炼功疼的满头大汗就是坚持,第三天早晨腿伸不直了,一动钻心的疼,我想起师父对于冷讲过的法:“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众笑,鼓掌)说你叫我热,反过来我叫你热,我把你热的受不了。”[3]于是,我就针对疼说:你想让我疼,我让你疼,疼的不是我。使劲一抻,腿直了,不疼了,胯部也好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得法前扭过腰,修大法好了,有一天腰部不知怎么扭伤了,弯腰都困难,上班坚持着,下班后赶紧躺在床上动不了,就想好好躺着,晚上睡一宿,早晨就不想晨炼了,后来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师父的徒弟,师父看着咱呢,不炼还是师父的弟子吗?炼!说着容易做着难,尤其抻的时候,胳膊往上抻,脚往下踩,就感觉第一天养好的骨头又被抻开了,骨头之间抻开了一道缝,心想可别把腰抻坏了。炼还是不炼?师父的法反映到我脑海里:“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1]我说我相信师父,我能坚定。不能在床上躺着,给大法弟子抹黑,再说还得救人呢,没事,使劲抻,做到位,结果几天就好了。其实大法弟子遇到麻烦时只要想到师父,想到自己的责任,信师信法,师父就会帮咱们,就怕那时忘了自己的身份。

二、修去对丈夫的怨恨心

丈夫结婚前就和嫂子谈得来,后来哥哥去世了,丈夫说什么时候也得照顾嫂子,在嫂子面前很殷勤。我很妒嫉,也知道他们之间不会出现什么事情,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没守住心性和他大闹一顿,后来右下部疼痛,发堵不透气,虽然知道是假相,但是总是破除不了,向内找,找到了很多心,妒嫉心、疑心、对丈夫的情、占有欲、怨恨心、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心、自卑的心,发正念解体它,时好时坏,几年过去了还有点加重了的感觉,师父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有人凭感觉练功,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1]对,我的身体没病,一切都是假相,不承认,也不去感觉。我有师父和护法神,旧势力進入不了我的身体,就是在我空间场存在也奈何不了我,我就是相信师父。和同修交流时还认为自己正念很强,同修说是旧势力的迫害,决不允许它在你空间场存在,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和我一起发正念当时好了。

去年被恶人诬告,面对突如其来的迫害,自己觉得没那么强的正念,没敢做到零口供,零签字,被拘留十天,被构陷体检时说胰腺有问题,并且开始隐隐作痛,既然没病,为什么胰腺有问题?胰、疑,疑心?哪方面的疑心引起的呢?向内找,向内找,最后发现竟然是怀疑师父,从根子里竟然不信师信法,我很震惊,因为一直觉得自己相信师父,只是不相信自己,因为自己做的不好。其实作为弟子,不相信自己在法中修出的能力不就是不相信师父吗?这才是最大的疑心,最大的漏,发正念解体深层不让自己信师信法的因素后彻底的好了。

从这我悟到,我们遇到什么问题向内找,也是根据师父的法向内找,在法中修,只有信师信法才是真正的向内找,才会柳暗花明,突破难关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1、怨恨心的形成

丈夫身体不好,患有肝炎,在家什么活都不干,就会发脾气,脸像六月天说变就变,让人琢磨不透,不如意就手脚齐上。婆母脑血栓瘫痪在床八年,哥三个轮流伺候,姐妹三个帮忙,可婆母就喜欢在我这里住着,说我有信仰没大声吼她。有一次竟然在我家呆了半年,老人都不好意思了,说没人要她了连累我们了,我开导她说:老人就是宝,你是我们的大宝贝,谁肯不要你呢?农村忙,我这闲在,就放心的在这里住着吧,没人嫌弃你的。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对谁都好何况是自己的老人呢,放心吧。老人说:你们师父真好,谢谢师父。没事时她就喜欢听师父讲法,听传统文化。丈夫说幸亏我学了大法,否则别说半年,照原来的脾气,老人连三周都呆不了,还说他们兄妹几个连在一起也没我做的好,照顾老人那么累,我连个红脸都不给。其实按照师父的法我还做得不够。

有一次晚上,婆婆喊了我好几次,丈夫都烦了,我劝他说老人不是有病吗,要不谁愿意连累孩子们呢,别生气,要多为老人家着想。

可就是这样一有风吹草动,丈夫就害怕,他怕我被抓,怕受连累,对我连打带骂,有时往死里打。有一次我炼功时婆婆喊我,收拾完后就该做饭了,我把锅做好就继续炼功,他就不干了,过来就连踹了我几脚,穿拖鞋不解气换成皮鞋继续踹我,我怕老人听到担心就没哼声。后来婆婆在丈夫不在家时说:让你受苦了,我又不敢管他,怕他不养我,你不会不养我吧?我说:没事,我有师父,放心吧,什么时候我都养你。婆婆流泪了。

我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对丈夫怨恨的不行,真想和他离婚,可师父让我们有问题向内找自己,告诉我们要宽容别人,体贴别人,珍惜夫妻之间的缘份,没办法硬挺着吧。这样就形成了出门快快乐乐,進家小心谨慎,提心吊胆的状况,满脑子都是他的不好,感觉很苦、很累。

2、怨恨心的发现

有一次集体学法,学到“谁要篡改法轮大法中的功法,他就是破坏大法,破坏这一法门。有人把功法变成顺口溜,这是绝对不允许的。”[1]一同修把“变成顺口溜”读成了“编成顺口溜”,我给她指出来她很感激,说这么多年了没人听出来,幸亏你听出来了,我可不能把师父的法“编成顺口溜”啊,我要好好学。

看着同修认真的样子我很震动,为什么让我听到呢?向内找,发现自己竟然把师父的讲法“变成了顺口溜”,读的很顺,没错字,别人听着也好听,可就是没入心,不仅浪费了时间也是对师父的不敬啊,怪不得自己体悟不到深层内涵,于是强迫自己慢慢读,争取字字入心,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心性多高,功多高”[1],“天天光炼这几套动作,就算是法轮大法的弟子了吗?那可不一定。因为真正修炼得按照我们所说的那个心性标准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炼。”[1]随着学法入心,师父法中的内涵一点点显现出来,我发现自己多年竟然没怎么修,浪费了好多机会。师父讲:“其实这个时候就是去他的争斗之心,他这个争斗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这样的,长此下去,几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这个层次。搞的这个人也就炼不了功了,这个物质身体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废了。”[1]学到这,我知道问题出在争斗心上。

多年来我对丈夫的争斗心不去才被旧势力钻空子捣乱造成现在的状况,我们是修善的,应该善待他人,怎么能要这个争斗心呢?肯定不能要,意识到就解体;由于多年来他对我的伤害,使我对他形成了很强的负面思维,一遇到问题就想他会怎么想怎么做,我应该怎么应付,都成习惯了。现在悟到这种自我保护心也是争斗心的一种表现,是党文化,解体它;丈夫在家从不做家务,还指手画脚的挑毛病,一发火就拿法轮功说事。而我表面不说心里对他愤愤不平,认为他不讲理,不可救要等,其实这也是妒嫉心,不平衡的心,求回报的心;向内找,还发现好多不好的心,如:怨恨心,表里不一,虚伪等,再向内找,发现这些不好的心藏在一个为私为我的空间里。发正念就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来助师正法,只能同化真、善、忍,请师父加持,把这些旧宇宙的败物全部解体掉。

3、我变了,丈夫也变了

师父讲:“有人也知道炼功要重德,所以跟他爱人平时挺好的。一想: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火憋不住,跟他干起来了,这一下今天又白炼了。”[1]这不是说我吗?忍吧。法理明白了,要想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就得修去这些不好的心。

从哪里做起呢?对,改变对他的观念,不看他的不好处,就看他的好处,从一思一念做起,以欣赏的态度看待他。心态变了,慢慢的发现他的优点很多,如心灵手巧,乐于帮助人,爱干净等,我变他也在变,变的爱开玩笑了,随和了,晚上闹钟响他也不发脾气了,有时迷迷瞪瞪的,闹钟响过我随手就关了接着睡,他就乐我,我说再有那种情况就喊醒我。他说想让我多睡会,好好休息。再后来闹钟响了我不起,他会问几点了?我一看表赶紧起床,他继续睡,美美的。现在我在家学法时他会主动把电视声音弄小,不再敌视大法了,相信随着正法進程,他一定会走進来的。

在写稿的过程中,有时用到师父的讲法又不知道出处,有个念头就跑進脑子里来,说用大概意思就行了,多麻烦哪,我知道这又是那个糊弄事的党文化在作怪,就想那不是我,我就要认真完成,请师父加持,师父就会把讲法的名字反映到脑子里,一会儿就找到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师父就要我们的这颗心啊!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自己一点体悟,层次有限,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