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中 与父亲一起闯过病业关

更新: 2019年0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高校教师,下面说说两个方面的修炼经历与体会:(一)用大法指导与父亲一起闯过病业关;(二)把学生当成一面镜子对照自己,实修。

(一)用大法指导与父亲一起闯过病业关

我父亲今年八十六岁了,是得法几年的新学员。在二零一四年六月份的一天早上,突然出现脑血栓症状,当天上午,我与他学法,发正念,可到了下午,父亲还是心里不稳,要上医院,我当时只想他是新学员心里不稳,要上医院就去吧,丈夫也主张送他去医院。

我当时并没有及时想到这与我的修炼有什么关系,过后才想到修炼的路上,哪有偶然的事情呢,这事一定与我修炼有关系,我应该向内找,提高心性。其实现在想来,那也是我当时修炼状态的表现。

父亲住了二个星期的医院,出院后,父亲只是吃了医院开的半个月的药之后,直到现在,就没再吃过一粒药,也没打过一针。出院后的一个月内,我们每天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父亲恢复的很快,只是左侧身体有些不太灵活,但是头脑清楚,自己能主动学法、炼功、发正念。

可是在去年八月初的一天早晨,我正在客厅晨炼,突然听到父亲屋里有很大的响动,我马上过去一看,父亲右边身子已经不灵活了,想上厕所,可是鞋也穿不上了,自己扶着墙勉强挪到厕所,裤子也尿了,出现了严重的脑血栓症状。

因为父亲很要强,一般不愿麻烦别人,就在这种情况下都没喊我们,而且父亲竟然没有摔倒,我知道是师父在管着哪。我和丈夫赶紧把他扶上床了,到吃早饭的时候叫他起床,但是他已经是坐都坐不住了,身体就往右侧倒,扶他下地,站也站不住了,更别说自己走了。吃饭时,整个身体就往右侧倾斜,他身边只好放把椅子,支撑他的身体,吃饭还能自己吃。吃过饭,扶他到沙发上坐着,他是根本都坐不住的,直接往右边倒,只好让他靠在沙发背上,但是他往沙发背上一靠,马上就能睡过去。

这次情况看似来的很凶猛,脑血栓症状加上老年痴呆症,问啥也不知道了,我的名字也叫不上来了。但有一点,我问他上医院不,他说不去。我说为啥,他说没用。我马上鼓励他说,对,这就是正念,你要信师信法,这不是病,没事的,你一定能闯过这一关的。

说来也怪,表面上这次父亲的状况这么严重,丈夫竟然不张罗送父亲去医院,也说去医院没用,还不够折腾老人的。我及时鼓励丈夫说,有正念,说的对,同时嘱咐他不要与家里亲戚讲。

这样,我的心更稳了,有了他俩的配合我一定要做的更好,知道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况且修炼的路上哪有偶然的事呢,师父又讲过修炼中出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的法理,我想这是好事。我认识到,这事虽然发生在父亲身上,有父亲需要提高的因素,同时也一定有我修炼的因素在。因为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修炼者,修是修自己。”[1]

我认识到,尤其在父亲主意识不清的这种情况下,我更要带着父亲一起闯关。所以我首先应该放下对父亲的情,在常人中他是我父亲,在生活上照顾好他,但从修炼的角度看,我们就是同修,摆正与父亲的关系,纯净心态,用大法作指导过好这一关。

师父讲:“来自大法弟子内部的矛盾、压力同样是考验、是精進的机会。”[1]我悟到这件事情的出现,也是我修炼层次的体现。师父说:“不同层次中有不同层次中的法。法在不同的层次中有不同的指导作用,所以你拿低层次中的理指导不了你往高层上的修炼。”[2]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怎样走好走正修炼的路,不错过这个精進的机会,才是我该想的该做的,不去设想父亲的状况会怎样怎样,这样才能符合不同层次中法对我的要求,才能升华提高。

从父亲这一方面来看,知道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大法弟子,师父珍惜的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整个生命历程。师父给做的一切一切,那是我无法想象的,所以我只有精進,更加精進,同时帮助父亲闯关,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破坏,不让父亲掉队。

同时更加体悟到师父的这段讲法:“作为师父,我只承认大法弟子的主元神,而且历史上建立的丰功伟德都是大法弟子主体表面成就的,这一点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宇宙正法面对的复杂情况不是人能明白了的,旧势力的安排干扰非常的严重,师父只是不想叫你们陷在具体纷乱中影响修炼,叫你们以最大的胸怀与慈悲面对众生。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3]

虽然当时父亲主意识不清,记忆力减退,站也站不稳,但是我不灰心,就听师父的,用师父的法指导闯关。我当时的体悟是师父只承认大法弟子的主体表面,那我就让父亲这个主体表面——人体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们每天上午学法,父亲开始读法读不成句、读串行,念着念着就出不来声了,那我也不顺着他背后那个不好的东西,坚持让父亲读法,全盘否定这种形式的干扰,读不出声也读,慢慢的。现在他读法也正常了,而且声音还挺洪亮。

对待炼功,摆正心态,知道炼功不是为了治病,父亲也不是病,也不求什么结果,因为大法弟子必须炼功,就教父亲炼(因为他已经把炼功动作都忘了)。他开始站不住,所以只能炼静功。因为他坐也坐不住,就得用东西靠着炼。慢慢的,动功也一点点炼,从开始的只能炼一套、两套,到现在动功一小时全能炼下来了。

在这期间,我也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父亲背后的那些邪灵烂鬼以及共产邪灵。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我们也不落,而且增加发正念时间,就连午夜十二点的正念,我也把父亲从熟睡中叫醒一起发。现在父亲已经能把发正念口诀背下来了,每次发正念,我都让他背出来。

在这期间还出现一个小插曲,就在父亲出现这个状况后的一个星期左右,舅舅、舅妈知道后来了,進屋就指责我说:为啥不领我父亲去医院,而且他们就要拉着父亲去医院。我平时是很尊重舅舅、舅妈的,而且他们对我也很好。但这时我知道是旧势力又在变着法来迫害父亲了,我坚决说:不用去医院,我父亲他现在是越来越好,吃饭、睡觉正常,浑身上下哪都不痛,他正向好的方向发展呢,还去医院干嘛?你们没看到他开始时啥样。

我接着说,你们以为只有去医院才能治病吗?治病的方法有好多种,可以用中医治病、草药治病、点穴、按摩,还有气功治病等等,不只是西医这一种,上医院打针、吃药等。我们每天就是学法、炼功,你们看他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舅妈看说不动我们,就气呼呼的走了。

他们走后的第三天,我们就带着父亲去舅舅家了,他们一看父亲都能去他们家了,就啥也不说了,还挺高兴,因为他们知道父亲能上他们家得上下七楼呢,我们家住五楼,舅舅家住二楼,那一共要上下七楼呀!

去年年底,弟弟从日本回来看父亲,给父亲买了各种高档营养保健品。弟弟在家的几天里总是给父亲吃,我也没好意思阻止。因为弟弟用他的方式孝敬父亲,我也不太好说啥,好在弟弟在家呆不了几天,我也就顺着弟弟了,心里想等弟弟过几天走了就不给父亲吃了。这一顺不要紧,有一天弟弟说:姐,给爸吃那保健品没,我说没吃,弟弟说快给爸吃吧,一天三遍,按时吃。我当时没好意思当面拒绝弟弟,就对父亲说:你儿子给你买的保健品可贵了,快吃吧,刚说完一扭头就把水杯弄洒了,我当时就知道错了,这一念不在法上。等弟弟走了之后,我问父亲:你儿子给你买的保健品你吃不?父亲说不吃,没用。我马上鼓励他说:对,修炼是超常的,炼功人有师父管,还吃保健品干啥?从那以后那些保健品都送人了。

虽然父亲还有些糊涂,记性不好,但是每晚在父亲临睡之前,我们的对话是必不可少的,我问:你睡觉之前想什么,父亲的回答经常是:啥也不想。我马上说不对,又问你是什么,父亲马上说:大法弟子。我问大法弟子想什么,他马上说:大法好,师父好,或背出九字吉言,这样我才让他睡觉。

同修们经常与父亲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鼓励父亲,坚定父亲的正念。

现在父亲是红光满面,身体哪都不痛,每天都乐呵呵的,而且头发也变黑了,胡子也变黑了,返老还童了。这过程中我父亲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也没用任何一种常人说的康复手段,医疗方法,而且这么大岁数恢复的这么快,这是去医院达不到的效果。家里的亲人也见证了这一神奇。

(二)学生是一面镜子

我是一名高校数学教师,修炼这么多年来,也知道要高标准要求自己,但只是限于做到学校要求的那些规定。由于受师道尊严观念的影响,在教学中,一直是高高在上,认为只管教好课,上课管好学生就行了,而且现在世风日下,有些学生也受社会风气的影响,行为习惯我也是看不惯,就从没把学生当成一面镜子对照自己,在这方面没做到实修。

直到有一天,我再看到学生迟到,我会想,原来我也有很多迟到的现象,如去学法小组学法迟到,与同修约好去讲真相迟到等等,看到学生上课吃东西,我会想因为我有贪吃的心。这时才悟到,原来师父给安排的这么好的修炼环境,这么多年竟然都错过了,真是可惜呀!

还有一次上课前,我发现我教的两个教学班都有两个学生在上课前的几分钟抄作业,我发现后严厉的批评了他们,当时也没多想。可下课后,我忽然悟到,这几天没有坚持抄法,师父用这种方法在提醒我呢,原来学生真是我的一面镜子呀。

悟到这,心中升起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感受到其实我修炼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看护,才能使我走到今天,而且对师父的这段讲法有了更深的体悟。师父说:“当然了,修炼嘛,你只要是个修炼人,你所有做的事情都与修炼有着直接关系,其实也就是你修炼的路了。你所有做的事情都溶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无论你在社会的工作中,还是在大法的项目中,还是你在平时的生活中,都贯穿着你的修炼,一定是这样。”[4]

还有一件最近发生的事,由于从小到大,我一直把求名的心看的很淡,经历中也没有跟别人争名夺利的事,我就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求名的心,可师父却用学生这面镜子照出了我这颗不易察觉的求名的心。事情是这样的。

我教的是学校的公共基础数学课,不需要专业数学的知识,所以这些年我也没怎么看数学专业方面的书,很多知识都生疏了。偏偏有一个我教的学生,是林学专业的,总是问我他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专业数学的问题,弄的我很尴尬,我只好建议他看一些有关的书,同时能感到学生的口气也有些不尊重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觉的很没面子。那两天心里一直在想这件事,就连去学法小组学法时心里也不静,还在想这件事情,甚至有些产生怨恨心了,怨学生不是学数学专业的问那么多数学专业的问题干嘛,还想下次上课他再问咋办,搅的心里很难受。

静下心来向内找,知道既然动心了就是执着心表现出来了,对照师父的讲法,知道这是求名的心在作怪,师父就是用这种方式把它暴露出来,让我去掉它,升华上来。所以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去掉它修炼提高上来。认识提高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等到再上课时,我把这个学生单独叫来,把我给他准备的一本相关的书借给他,而且平静的对他说,以后你有什么专业的问题我可以帮你找专业老师给你解答,他当时没说什么,但我看到了他眼中的一丝感动。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会,我问他对于一个人来说什么最重要,他回答说,家庭环境最重要。我说,我认为一个人的人品最重要,也就是德行最重要。他若有所思,这时上课铃响了,我说我们以后再谈。

我知道这一关我过去了,而且发现那一天给我问好的学生格外的多,尤其是一个上学期数学成绩第一的学生跟我说:老师,你课讲的真好,很有体系,上课听你讲,就都能理解,下课我都不用看书。我想这是师父借学生的嘴在鼓励我呢,同时也体悟到了“不求名悠悠自得”[5]的殊胜境界,同时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说的“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一点心得体会,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