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得法后两过生死关

更新: 2017年10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八十五岁,老伴二零一四年去世之后,大女儿给我买了一个装两个卡的小收音机,其中一张卡录有师父讲法,另一张卡录有同修的交流文章,我越听越想听,把常人的一切都忘了,师父的法理句句溶于心中。

二零一五年,大女儿把我叫到她家,平时我是不出门的,这次因为我想学师父的五套功法,就去了大女儿家,按师父的教功录像学,很快就学会了功法动作。回家后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时间就听师父讲法和同修的交流文章,恨自己得法太晚,非常感谢师父让我走入大法修炼中。

下面是我两过生死大关,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第一次是老伴去世一年,孩子们来家烧纸,我正在剥花生,突然觉得半边身体不听使唤了,可头脑非常清醒,当时就想:一定是假相,师父救我,不到十分钟就好了,一切就正常了。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按照常人的角度看就是脑血栓,孩子们要我去医院,可是我就是不去,我知道我是修炼大法的,有师父管着,我心里一直喊:一切都是假相,师父救我。第五天就一切正常了,谢谢师父救我。

第二次是二零一六年九月份,灌气的来我家灌煤气,因为和他很熟,灌完气人家打算走,我打算去和人家说几句话,结果一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下去,正好摔在灌气的那人的车把上,车把上还有一根很粗的铁棍,眼看就要戳到我的眼睛上,在那一瞬间我头脑非常清醒,马上在脑子里喊道:师父救我,铁棍把眼睛戳出一个大口子,血顺着眼往下流。

灌气的小伙子吓坏了,马上给我的孩子们打电话,孩子们来了后看我摔成这样,要带我去医院,我说我不去,我没事。但是因为血不断的流,孩子们带我去了村里的卫生所缝了几针。

回家后发现脸、胳膊、腿青一块紫一块的,但是感觉不到疼,我心里明白是伟大的师父为弟子承受了一切,再次叩拜师尊,弟子一定勇猛精進,早日随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