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还是法轮功好”

更新: 2017年10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四日】我是中国大陆新疆的一名老退休工人,今年七十八岁了,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可以说:修炼大法以前,备受苦难的我从来没有笑过,但我修炼大法不长时间,常年治不好的心脏病、神经衰弱、由肩周炎发展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也好了,原来我有经常尿血的肾病,医生说再严重一点儿就要准备换肾,也不用换了,要换也没钱啊!我一个工人哪来十几万啊?几万块钱也没有呀!大法太神奇了!从此我会笑了!

“我看还是法轮功好”

二零一三年三月的一天早晨,我一个人到公园小山上找了个僻静处去炼功,正在抱轮时,有一个男的在我跟前开始大喊乱叫,干扰很大,我就准备换个地方。

当时山上有刚长出来的茂密的小草,上面有一层白霜,脚下非常滑,下坡时,不小心脚下一滑,脚就收不住了,感到突然背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猛一推,人就像飞一样开始往陡坡下跑,眼看就要撞到一棵大树上,我感到这一栽下去,非要把我撞死不可,我就大声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人一下子就跌倒,停住了,头刚刚靠到大树上。

我慢慢坐起来一看,我的一只脚尖咋朝后了?我一看,脚往后转了,我把这个脚抓住,“咔”一下子,就扳直了,也不感到痛,只觉得麻麻的,脚脖子耷拉着软软的,走不成路了。

我打电话叫来儿子,儿子就把我送到附近医院,医院一拍片,说有三处骨折让我住院,必须动手术,还要打石膏。我一听就说,儿子:把我送回去,我不住院。儿子背上我说,不上医院,咱去附近小诊所,有一个我们认识接骨的张医生,让他看看。

接骨医生检查完后说,哎呀!你这三个地方都断了,你这个状况没有一年你下不了床……正说着的时候 ,一个老同修来了,她说,你不到一个月就能下地,就能走。医生一点也不相信。

当时脚肿的乌青,一直发青到小腿,我就自己把脚扶正,也不疼,拿布缠上了。每天照样学法炼功,一天不落,二十天我就下地做饭了,孙子说:“奶奶,你咋下来了?”“我说没事儿!”

不到一个月,我就走的直直的了。孙子说,奶奶:你快到张医生门口去走一圈儿,让他看看,他不是说你要一年才好嘛?我说:修炼人不要那样(显示),好了就好了。骨折三处我没吃一片药,这要搁常人能相信吗?

我儿媳妇单位同事说,你婆婆太厉害了,能自己把脚扳直。媳妇单位同事才四十多岁,下公共汽车把脚脖子拐了一下,疼的走不了路,住了三次医院。她们同事都说,你向人家婆婆学习一下。

媳妇的妈妈脚崴了,也走不了路,媳妇说:妈,你看我婆婆,七八十岁的人(都好了)。她妈说:人家是炼法轮功的,我能比吗?我家里的人、朋友、同事都觉得这是奇迹。

我的一个同事是老党员,以前我劝她退党,她说:我也不交党费不干啥,我知道法轮功好,我就不退了。这一次,她亲眼看到了我的情况后,她来找我了说:你帮我把共产党退了吧,我看还是法轮功好。我说你真退了?她微笑着说是啊!你看你多好!

我那一念,正!

一九九九年,我们这个居民区有五十多个人在小学操场炼功。七月二十日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拿着录音机去操场炼功。咦?马上到点了,咋一个人都没来?

一个炼功的人来了说,老姐姐,昨天晚上电视你没看吗?法轮功“被取缔了”,不能炼了。我说,管它呢,有师在、有法在,我才不怕呢!我就打开录音机,一个人盘腿炼起功来。

过来一个人说,哎呀,这个老太太胆子大,快回去,一会儿就来抓人了。好多人也过来说,赶快走,赶快走,昨天晚上电视你没看吗?我说,我没看,我也不相信它,我也不怕它。

街道办事处的一个主任说,阿姨,你回去吧,共产党搞起运动来,可不是开玩笑的,你还是回去吧,这地方马上就要戒严了。我就回来了,回来特务就把我跟上了,跟到门口。

我往窗外一看,来了满满的一车武警,把我们炼功的地方站满了。一会儿单位、派出所、政府等部门的来了二十多人开始抄我的家,翻了个底朝天,从此我的家再也没有消停过。

第二天,把我抓到区电视台让我批判法轮功。桌子上一个镜头对着我,让我说法轮功不好,把麦克风放到我跟前,有些嘶嘶啦啦的声音,我一点都不害怕说,哎!你们那个东西坏着呢。三个人过来开始捣鼓修理,越修越发不出声音了,真的就坏了。结果,给我录的视频只有图像没声音,后来别人问我:你在电视上咋不说话?只见你在那上面笑着呢。

第四天,全市在广场诬蔑法轮功,广场中间搭了一个大台子,把师父的法像在地上一排排立着摆在台子周围。我一见师父的法像,我哭了,我们这么伟大的师父,这么好的师父,怎么摆在这个地方?怎么叫他们“批判” 呢?

从早上十一点开始,两个丫头在我身边一边一个看着我,全市各个区的人都来了,人山人海的,我的心里太难受了,怎么能“批判”我们的师父呢?

到了下午五点钟,我也没吃饭。前面一个一个上去“批判”,都照教好的话去污蔑。我想这些人平时看着都好的不得了,今天怎么在台上说这样的话呢?我心里揪的呀!快挨到我发言了,我给旁边一个也是辅导员的人说:哎!他们一个个上去胡说八道的,我们上去说啥呢?他气狠狠的对我说:假话还不能说吗?我心里想师父不是说,不能说假话吗?怎么能说假话呢?假话我也不会说呀!

就在这时,我肚子突然感到饿得不行,我就对两个丫头说,我肚子饿得不行。丫头说:我给你买个茶叶蛋去吧。转了一圈也没买上,她就站到主持人跟前说:主任,这个阿姨病了。我心想我也没说我病啊。主持人说:让她回去吧!我就没上去发言。

就那一念,我说不能说假话,师父就管我了!以后我才悟道:这是师父安排的,因为我那一念,正!

在此,感谢师父一直对弟子在修炼道路上的慈悲看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