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老大”到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七日】

一、十来岁开始染恶习

我今年五十七岁了,家住吉林市,没有文化,小时候很淘气,上了两年的学,在学校也不好好学习,父母和老师都管不了我。

在学校混了两年,就不上学了,十来岁,就跟社会上的孩子混,打仗斗殴,上农村去偷鸡摸鸭,什么坏事都干。年龄稍大一点,更是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在社会上,混出个团伙,都管我叫“老大”,在社会上打打杀杀。

我家市区那一片的人都认识我,我到饭店吃饭,不给钱,饭店还得给做好吃的,不给做好吃的就砸。看到我来,饭店老板吓的说:“他又来了!”有的饭店吓的都不开了。

一听说有打仗惹事的,妈妈就吓的不行,就知道准有我,经常被人找上门。结婚后,稍不顺心,就打妻子骂孩子,吓的妻子孩子都得给我下跪。

从儿童到青壮年,我就这样一路打打杀杀走过来的。

二、从太平间里走出来

一九九八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去农村妻子妹妹家帮助拔稻苗,在太阳暴晒下,中暑了,晕过去了,送進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送進太平间。等我醒过来一看,这是什么地方呀,都是死人,我马上起来,走出太平间。

妻子的妹夫看到我从太平间出来,吓坏了,撒腿就跑,嘴里说炸尸了,我说,你才炸尸呢,炸尸能说话吗?他冷静下来,找大夫,大夫拿着一个大棒子过来了,检查一看,说真的活了,才让他们把我带回家。

回家后,我想到,这不是做坏事遭报应了吗?再这样坏下去,可能就真的没命了。

三、奇缘

一九九九年五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这本宝书《转法轮》,当时我还没在意,但当我一翻开书,一下就看到书上的作者近照对着我笑,我感到异常的激动与亲切,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书。

因我从来也不看书,也不识几个字,但这本书还是吸引我想要看一看。我就让妻子教我识字,我虽然看不太懂,但大概的知道写的是让做好人的,就这样,我每天翻开书,都看到师父对我笑,那个亲切呀!我终于说出了:师父,我要改邪归正了,我开始学法炼功了。

可是刚得法两个月,江泽民就开始打压法轮功,造谣诬陷我师父。听媒体这一宣传,我全家人就都害怕了,说什么也不让我学法炼功了。要把大法书给我扔了,我说,这是宝书,不能扔,我打了一个小木箱,把宝书和录音机放到箱里,举到柜的最顶层藏了起来。从那以后,我既不学法也不炼功了。过一段时间,我又走回到原来那条黑道上去了,整天在社会上混日子,出了这个饭店,進那个饭店,过着吃喝不愁、做坏事没人管的浪荡生活。

时间真快,一晃十几年又混过去了,二零一五年,我得了中风病,嘴歪,眼斜,腿也不好使,手也伸不开。

一天,我突然晕过去了,家人再一次给我送医院,住了十六天院,才醒过来。明白后,我说啥也不住院了,第十七天,就回家了,照镜子一看,还是嘴歪眼斜。这时我想起来了,我有师父啊!

我让妻子把《转法轮》和录音机从柜顶层给我拿出来,十多年了,翻开书,又看到师父,我哭了,我把宝书立在柜上,对着师父像连磕了几个响头,求师父归正我这个不走正道的人吧!我要学法炼功!

因在小时候认一点字,都忘光了,我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开始炼功时,手也伸不开,腿也站不住,但不管怎样,我都坚持听法,炼功。师父的讲法句句触动着我的心,使我这个不会哭的人经常泪流满面,忏悔今生。

大法洗涤着我这个污浊的心灵,听法是我最幸福的事了,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很快恢复正常了。

四、煤气中毒后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我家煤气漏气,我妻子、儿媳妇和我都中毒昏倒了,我妻子的妹夫把我们送進医院抢救。刚進医院大门,我就醒过来了,我妻子的妹夫说你心跳过速,打两针就好了,我说我有师父管。

我求师父救我,念了两、三分钟,腿就好使了,我就在自家车里打坐半小时,心脏也平稳了,头脑清醒,我就回家了。

回家一看,儿媳妇洗的衣服和被单还没洗完,我都给洗了,房间也打扫干净了。

她们打针抢救过来后,回家一看,我啥事都没有,还把活都干了,我妻子说:“这炼法轮功的和我们不炼的,真是不一样啊!我真服了。”

二零一六年煤气熏了以后,我开始上学法小组学法,我不识几个字,同修们就带着我读法,同修读一句,我跟着读一句,我每次都用心学法,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使我学法识字很快,我现在也可以和同修们一起学法了。

大法真的改变了我!恩师呀!弟子真心的谢谢您的慈悲苦度!

现在我妻子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法轮功真伟大,他简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时时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遇事先考虑别人,在家里帮妻子买菜做家务活。

我找来一把大扫帚,冬天下雪,我就把楼前雪打扫干净,楼道里从一楼到七楼,我都扫的干干净净,楼梯擦的挺亮。我觉的很自然,这就是我应该做的,可邻居们都觉的奇怪,说这个人怎么变的这么好了,真是不可思议!

一有人问我,我就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把我归正了,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遇难呈祥!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