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一点体悟

更新: 2017年12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去年我旁听过很多次同修被非法庭审的现场,同时听了很多律师如何运用现行法律证明同修无罪。回家的时候慢慢的开始将自己带入其中,想着我如果是被非法庭审的同修,我要怎么说之类的。那一阵状态很不好,也找不到原因,还畅游在自己编织的想象中不可自拔。直到有一次学法,突然认识到自己那一念是在承认旧势力,师父是绝对不会安排同修被非法庭审,被邪恶迫害,所以那个所谓的想象的庭审场景,岂不是就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下想如何否定?!清醒过来后,再向内找,发现自己在很多事情上,其实都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一、在帮助同修时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以前,当我看到哪个同修某个执着太重时,怎么交流也不听,就会说:你这样会被旧势力钻空子,你最近注意点。过后还觉得自己占了上风,争斗心显露无遗。如果不久真的应验,还会生出点欢喜心,心想:是你当初不听我的,看,出事了吧!其实在思想上我还是在承认旧势力迫害的框框中。同修再怎么表现得执着,修好的那一面已经隔开了,能让我看到的是他还没有修好的那部份,哪没修好就在大法中不断的同化,升华上来就行了,为什么我要和旧势力的迫害连在一起?

而且每当周围有同修被迫害或出现病业时,周围的同修总是会在一起分析他是否是因为某个执着才这样的,而不是从法理上认识,如何加强同修的正念。那时我也在其中津津有味的分析着,推波助澜,现在想想就觉得惭愧。这其中包含着妒嫉心,显示心。它们控制着我的大脑,让我不能从根本上帮助同修,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还有的同修很疑惑,为什么有些看起来精進的同修出事了,从而对是否要精進实修产生了疑惑。其实这都是站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中思考问题,从而想偏。

二、冲破幻象,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能提前在睡梦中看到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和听见一些说话声,应验了几次后心里就相信了。有几次我看到了另外空间有警察在敲我家门的情景,醒来后心惊不已。在承认了看到的事情的前提下,我赶紧转移家中的东西,前两次也的确应验了。后来我发现不对,我看到的场景究竟是师父安排的,还是旧势力安排的?渐渐的我认识到师父是不会安排“敲门行动”的,那我看见的就是旧势力的安排。那接下来该怎么否定它?

师父讲:“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1]

我首先向内找到让我思想中承认旧势力的原因。像敲门行动这件事,就是怕心引起的不能辨别真假,还有欢喜心引起的对小能小术的依赖。找到后,开始发正念清除执着心和空间场里面的败坏物质,同时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一坐就是半个小时以上,那个时候感觉浑身凉气往外散,直到体温变得正常。

然后就是大量的学法,让自己沉浸在法中,当观念全部消散,脑中都是大法的时候,正念就出来了。那时就象跳出这个空间,跳出所谓的安排,一切都不是旧势力能掌控的,而是我自己一念说了算的感觉。当时师父讲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2]打入我的脑中,所有人念早已烟消云散,后来也就没出现在梦中看到的情景。

现在当我抓住突然出现在我思维中的念头时,我都会静下来去认清这个念头是否在法上,不在法上当即清除。这样思想也清静了,很多行为也归正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