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配合中修心性

更新: 2017年11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主要以打语音电话讲真相为主,面对面救人也在做,有时也出去发真相资料。

一、放下证实自我的心

今年春天我与同修A去挂真相条幅,在看到她往树上扔小条幅时,扔了好几下,也没挂上,我随手拿过来她手里的条幅扔了一下,条幅却扔到小河沟里去了,我一看沟挺深的就没去捡起来。回家后知道自己做错了,应把那条幅捡起重新挂好才对。找自己:当我从同修手中把条幅拿过来时,就是想证实自己,觉得自己能挂上,谁知我一扔还掉河沟里了,心不纯能挂上吗?

夏天我又与A同修配合去挂真相条幅,又看到A扔了好几次没挂上,我想这次我不能再有显示心,放下自我,同修能做好。我没去拿同修手中的条幅,就说换个地方,到路的另一边的树上挂吧,那边的树挺好。同修就到那边挂,往树上扔了两次就挂上了。我说挺好的,我们都笑了。

有时挂条幅心想:请师父加持把条幅挂在让人最容易看到的地方,效果就特别好。

二、去当头的心

五月中旬我和同修A说我没有真相粘贴了,她说她有,会给我拿来,我告诉她每个组的同修都给点,让每个人手里都有真相粘贴随时都可做。下次见到她时她没拿给我,我没问,心想她可能忘了,再次见面还是没拿来,我还没吱声,第三次见面我问她拿粘贴了吗?她说她那里没有了,叫别的同修给做了。

一天又一天,每当我上楼给各家送完资料,手里没有粘贴,心里急啊!十来天过去了,又一次问她,她说等B同修给你送去。月末的一个星期六B同修来我家,我问她有粘贴吗?她说有,在家里。她办完事就走了。

下午在市场附近我又碰到B,我就说:“粘贴啥时给我?耽误老(多)事了。”B同修不高兴了,说了些不好听的话。D同修在B同修的车上坐着,看到了这一切。

离开后我找自己:是我刚才说话的口气不对,“耽误老(多)事了”这话不对了,好像是怨B同修耽误我贴真相粘贴似的。过了一会儿看到D同修在路上等我,让我等会儿,她给我送来。我不知她们是咋安排的,后来D给我送来了。过后问了A才知是D同修告诉A同修说叫B同修给我送,B同修还不知这事。过了几天B同修来我家,我又和她说没有真相币了,她说她去筹备这事。

在六月初的一天,我的打印机工作的挺好,等打偶数页时只做了两页就没色了,我以为色泵坏了。同修拿去修,检查后说是打印头坏了。打印头烧了不是小事,我没有找到自己哪里不对劲。有一天在我炼抱轮时有个声音和我说:“你看谁当头行,某某或某某行不行?”我回答说:“不行。”那声音说:“那你来当吧。”我说:“我也不行,就那样吧。”

我知道是我有想当头的心了,想自己去安排这安排那,其实有些事我根本做不了,还要照顾妈妈,自己修炼跟头把式的,大多都是同修们帮我,需要什么都是同修送到我家来。师父说:“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1]我悟到看到不足善意的告诉同修,而不是强调自己做的好,别人做的差,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要去掉当头的心。打这段字时胳膊、手都疼,我认识到这个执著一定要去掉!

三、去怨恨心、妒嫉心

前几天,协调人D同修来我家,我与她提起附近有一个楼区半年没有送真相资料了,让她安排几个生面孔的同修去,她说都有人去,哪都有人做,还有外地的人来发等。第二天也是协调人的B来我这,我又提此事,看到她好像只是知道这事,没啥反应,我还给自己找理由说我照顾妈妈晚上出不去,那楼区的人都认识我等。同修的反应让我心里好不舒服。

有天学法看到:“神哪,他不看你的办法采用还是没被采用,在那个时候他看你的心放下还是没放下。放下了,没有采用你的办法,你在这件事情上你放的下,又能协助将事情做的更好,你就是提高,你就能提高层次。什么是修炼?这就是修炼哪。”[3]“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4]

我就与A 同修交流找自己,说我的建议好,是救众生等,可别人没有采纳,心里不舒服,那不就是执著自我嘛。想到了,就自己来做呗。我就自己做了一百份资料,同时跟A同修要了一百份明慧期刊,然后去找B同修,想和她一同去发。她说当天晚上学法,那就第二天去吧,就这样约好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没有等到人,心想师父安排,如果她不来,那这资料就是安排我来做的,自己想做就自己做,正好当天晚上妈妈有人照顾,我就带上一些到那个楼区发。自己有怕心,怕遇到熟人。结果没碰到人,顺利发完。

我以为同修B有事可能第三天晚上来,八点多没等到她。晚上邻居都去看乘凉晚会了,师父安排又有人来照顾妈妈,我就又带上一包资料去给附近民房送。下楼看到楼侧馒头店门口坐了五、六个人,我退回几步,没有别的路可出去,资料得发,那里的人也有半年没看真相资料了,不多想就是走吧,师父加持,也一路顺利发完。晚会结束了,我回来时楼侧那些人还在那里坐着,来去也没与他们搭话,不管他们咋想,我就要做完要做的事。我只想是师父安排,给那些众生送真相资料就是我的责任。

我想星期天去市场附近的楼区发,晚上做了个梦:明慧期刊发重了。是师父点悟,可我没重视,星期天上午满街都是人,先去我分担的楼,两栋都没发成,还是去市场附近的楼,发了四个门栋,在最后一门栋看到有的楼门上有资料,我的心一下子好难受,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发重了,师父点悟我我却没做好。

还有一些资料我想既然B同修没来,那就和A配合去偏远的农村发吧。自己又做了一些,带上“法轮大法好”小条幅和粘贴,我俩就骑车出发了。离家不远就开始贴。我刚下车要贴,后边就开来了一辆轿车,我没贴,就上了同修的车。这时那辆轿车超过我们,却突然踩了一下刹车,我们觉得不太对劲,可没太在意,还往前做。到不远处我贴粘贴,A下车挂条幅,我贴完,A的条幅还没挂上,前面来车了。我蹲在摩托车后边,A同修躲到树后。没想到那辆吉普车停在我身边,问我:“怎么了,车有问题吗?”我回答说没事没事,那车走了……我们就快速骑车离开了。

走了一段路,到个安全的地方,我们交流一下。A说今晚本不想出来,师父点悟她了。我说那来我家时咋不与我说呢?A说看我的那气势挺足的,就没说。发了一会儿正念我们就没往下做,各自回家。

那时我有了正念:求师父加持,铲除我所到之处的一切邪恶,解体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给每张资料加正念,让众生都能看到,广泛传阅,谁看谁有福,谁看谁得救。我在家附近楼区又发了一些资料才回家。

回来后心里很惭愧,看到我的自私、自我:每次出去都是我告诉A要哪天出去,而不是与同修商量,听听她的意见再做安排,一直都是同修配合我,听我的。这次先找B同修,我也没考虑对方的安排。B同修负责手机讲真相项目,很忙,每个同修都在走自己的路,可我非得要同修无条件的配合我。后来听说B同修家来客人了,所以没时间和我一起出去。我不是看到哪里有不足自己去圆容做好,就拉上同修A去做。

师父说:“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5]

还找到自己有完成任务的心,证实法没有达到那么神圣。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6]

再看到B同修时啥心都没有,整个过程就是修自己。以前对B同修的妒嫉心、怨恨心等都没有了,因为这次我想都是师父安排,我找自己了,没有去找B同修。我不再在乎别人怎么对我,而是看我心里怎么对别人的。真是象师父说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7]感谢师父安排加持。

四、放下自我,配合整体

八月二十几日同修A把同修已写好的法会交流稿送给我,下午我俩一起学法。她要走时告诉我:同修D借我的打印纸要她还给我。我要求同修A用大箱子装好送我家,而A同修要用布包好拿来。我就生气了,说那东西我不要了,A同修说那就给钱吧。不欢而散。

向内找,先是自己发脾气了,什么原因,还是执著自我,认为我的想法好,安全,邻居看不出啥东西。不按我的想法做就不行,还想:“借人东西有这么还的吗!”很多负面思维都出来了。

这时我想:不能让邪恶钻空子,我俩要有矛盾谁乐?就决定等自己有时间去A那里取。第二天一大早A就来了,進门第一句话说:“还给我开门哪?”我说:“啥也别说了,不能让邪恶钻空子影响整体的事,东西等我去取。”同修把我已打好的稿件拿走了。

向内找,我还有怕心,没有用正念去做而是用人心想怕邻居看到等,怕心也得去掉。放下自我,从为证实法的事负责就能做正。

自己的修炼上还有很多不足,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实修自己,走好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