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找到它了

更新: 2017年11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一、在魔难中证实大法

二零一三年七月我也开了一朵小花,因为我是自己修,所以我就自己做资料自己发。为了节约时间,一般在做真相资料时,都是边做边听历年的明慧法会征稿(明慧广播),同修的修炼事迹令我非常的敬佩。相比之下觉的自己做的太平淡了,不知来年法会写什么(其实这一念就已经很危险了)?后来我就加大数量,尽量多去高档小区发,并把每一个单元都发遍,由于出发点有问题,所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在小区发资料时,被小区的保安发现,结果绑架到了派出所,后来送到了看守所。因为他们在我家搜到了三十份半成品的真相资料和几十份真相标贴,再加上我带的五十多份资料,最重要还搜到了我发过小区的记录(共有四十多个小区,因为怕发重)。后来国保大队的人说,先拘留一个月,象你这样的要判三~七年。当时我心里就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我知道一定是自己出了问题,只有按照法去做,才能渡过这次魔难。我就每天背一遍我能背的所有法,不断的向内找、发正念。执着心找了一大堆,但总觉的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心想既然来了我就不能错过每一个讲真相的机会,而且这也正是对邪恶零距离发正念的好机会。所以一有机会就发正念、讲真相(无论是派出所的警察还是看守所的管教,以及我接触到的每一个犯人)。并且时时摆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如:发正念时绝不掺進为了私己去发;时刻要求自己什么也不想、不求,一切都交给师父。

1、理智、智慧的讲真相

有一次管教找我谈话,说:她通过了解,监室里的人都说你人挺好的,我就借此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了她,还告诉她很多的真相。她就问我怎么样算实修?我就给她举例回答了这一问题。临走时她问我,你讲给我的这些会对监室里的人说吗?我说:我都对你说了,还能不对他们说吗?她只是淡淡的一笑。她出于对真善忍的认同,所以每一次监室里发生矛盾,她都会通过我来了解事情的原由。几个月后,我在地铁里遇到了她,又進一步给她讲了真相,她都听得很认真,并且频频点头认可。

期间我按大法的要求做,处处做一个好人,善待每一个犯人,只要有能力帮助她们,我都会主动的去做。如:有一天来了一个犯人,没有带换洗的棉毛衫和棉毛裤,我就把我多的一套送给了她,她非常感动的说,别人就是再多也不一定会给她,还要认我做干妈。

利用各种机会针对每个人的不同情况把真相讲给她们。无论是新進来的还是转走的,我都尽量叫她们明白真相(其实都是师父安排的)。有个犯人说,我一直误认为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你们干的(其实是中共栽赃陷害);有的犯人还表示出狱后要在她们地区找到炼法轮功的人,教她炼法轮功。由于天冷,所以很多人都冻感冒了,再加上得各种病的,每天都有多半的人在吃药,本室里我的年龄最大,可身体最好,我说你们都感冒了也传染不到我。

使她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善良、平和、真诚和神奇。大家明白真相后,出于对大法的认可,认为我是最干净、可信的人。因此她们都非常的尊敬我(其实是尊敬大法)。对我都很好,虽然我账上没有钱(所以就不能买主食以外吃的及日用品),可我从不缺吃的、用的,有的甚至还给我买被子,一般我都婉言谢绝,实在推不掉的我就用另外一种方式补偿,如:帮她们洗衣服;或用别人送给我的东西转送等。

2、去执着、证实法

开始几天,每天后半夜醒来想到家人时,心痛的无以言表,我知道这是亲情在作怪,我就针对其发正念,没几天师父就帮我把这种物质消下去了(在我所在的层次)。结果有一天晚上梦见我坐电梯,有人告诉我要向上坐七层(当时电梯上升的速度非常快),坐完电梯后还要坐飞机。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利用这个机会帮我提高。

两个星期后,国保大队的人告诉我,满一个月你就可以出去了,当时我的心掠过了一丝欢喜,这时我立刻警觉到,这是对我的考验,所以我就时时注意它,只要一露头我就发正念清除。

拘留所里的伙食经常不符合我的胃口,如我从不吃洋葱,可是每星期都有一次完全是洋葱的菜;每顿干饭不像干饭稀饭不像稀饭,实在咽不下去。结果不到两星期,有人就说我瘦了。这时我想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保持最佳状态,常人都越吃越胖、越吃越多,难道我还不如一个常人吗?我必须借此清除好吃、怕苦的执着,后来每次吃饭咽不下去的时候,我就清除咽不下去的假我。结果没有多长时间我就恢复正常了。

期间我还经常冒出:他们搜到了那么多的资料,肯定要对我判刑,而且还是第二次拘留。这时立刻否定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伟大的事,应该做的越多越光荣;大法弟子不应该待在这里,太浪费时间了。但是也不能有求早日出去的心。这时我把心一横:何去何从师父说了算。我每天做好我该做的事就好。

一个月后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我又回到了救度众生的洪流中。慈悲的师父利用这次魔难,帮我去掉了很多的执着心。我也亲身证实了大法的殊胜和神奇!通过这次魔难我也看到了自己很多的执着,虽然我没有给大法抹黑,但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二、我终于找到它了

去年下半年我随我女儿转到了另一个城市,在离开原来的城市前,我怕女婿因为工作不顺,到时好有一个退路,我就建议我和女儿先不去,等女婿工作稳定了再去。可是女婿说不会的,即使再不好我都会干下去的。

结果没干几天女婿就抱怨这不好、那不行,我说这下没有退路了,当时如果听我的就好了(语气中带有埋怨心)。以后只要他一抱怨我就这么说,在一个月中就说了好几次。最后一次我女儿(同修)就说我,妈妈你不能这么说,你为什么老是这么说?是什么心在作怪?当时我无语应答(因为我不愿叫别人说的心很强),过后心想:是啊,我为什么老是这么说呢?我得好好的找一找,这一找我终于找到它了,就是傲慢!

自从发正念清除它以后,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很多。现在再遇到类似的事,就不会像过去那样愤愤不平了,而表现出来的是平和、宽容、善良的心。

回想在十七年的修炼中,我就像刚学走路的孩子,每一步都是在师父慈悲的保护下走过来的。每当我摔倒时,是师父鼓励我爬起来,师父比我自己还心疼我自己!师父对我的佛恩真是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做好师父要求的,以此来报答师父的苦度之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