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争斗心 做到“骂不还口”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二零零七年七月有幸得到了这部高德大法,走進大法修炼的。

说起我的这个病,在各大医院都检查不出来是什么病,医生也都说,没见过这种病,这个病有点奇怪,身体发烧,每几分钟发作一次,发病时,衣服都要脱掉,烧的一身肉都痛,身体往上冲。

开始得病时,还以为是更年期到了,很多朋友也都这么说,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到后来越来越严重。丈夫看见我这样,就把我带到四川的华西医院去检查,也没查出是什么病,就给我安了个名字,叫“烧热病”,给我开的药吃了,一点效果都没有。后来只要听说有谁能治这个病的,我都去,药吃的不少,钱也花的不少,也没见效。家里人看到这个样子,就放弃给我治疗了。病了四年多,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

后来,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姐姐和我婆家的弟媳给我讲大法真相,说,只有法轮功才能救得了我。其实我弟媳以前也给我讲过,那时我也没放在心上,因为我一直在外面打工,在家的时间很少,亲朋好友都不知道我得病了。回家后,她们得知我病了,又来跟我讲大法的美好。我听她们说的这么好,就说试试看吧,就这样,我走進大法中来了。

因为我不识字,我的那位姐姐就给我送来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刚开始听不懂,也不知道珍惜。过几天,她又带了一个同修来,问我在听没有?我就很不高兴的跟她们说:“你们又来了,我听不懂。”她很耐心的给我讲,如果听不懂,就看书。我说,我不识字,他们说,没关系,我们教你。我看见她们这么为我好,我也很感动,就答应了。

第二天,她们又来叫我跟她们去,儿子也鼓励我,叫我跟她们去学。去了以后,跟她们一起学《转法轮》,她们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又教我炼功。后来,她们又叫我听师父的讲法,慢慢的师父的法,就能听懂些了。

学法炼功一个星期,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头也不痛了,发烧的症状也减少了,身体也感觉轻松了许多。身体的变化使我们全家人都感觉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家里人都很支持我,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现在真正的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刚开始学《转法轮》,我感觉很艰难。因为我不识字,白天跟同修在一起还好,晚上一个人在家里想学,就难了。于是我下定决心,我一定要自己把这本书读完。

因为我儿媳妇在家开了一个麻将馆,我每天要去帮忙打扫卫生,儿媳只管招呼客人,收钱。客人走后,一切活都是我来干。有时候,儿子帮忙做一点,被儿媳知道了,就要吵,她不准儿子帮着我做。她说我一天什么都不做,就这点事还要帮忙,所以我的心里很难受,跟儿媳发生冲突。当冲突发生的时候,我也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了,有时还不如常人了,师父的法也想不起来了。

就在写这篇交流稿的前几天,因儿子帮我干了一会儿活,儿媳就跟儿子闹,后来我把儿子叫到一边,劝他不要跟媳妇闹,儿媳看见我跟儿子在说什么,就又跟我闹。刚开始闹的时候,我也没理她,可她越闹越起劲,话说的很难听。这一下,就勾起了我的争斗心,忘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就象师父讲的:“有这么个人,一上班听到俩个人说他坏话,说的很难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是我们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他就想:老师告诉了,我们炼功人不和人家一样,得高姿态。他没有和那俩人发生口角。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里放不下,会烦心,可能会出现勾着人的心,老想回头看看那俩个说他坏话的形像。回头一瞅,那俩个人面目表情恶狠狠的,正说在火头上,他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火就上来了,可能马上跟人家干起来了。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那个心很难守的住。”[1]

确实是这样的,我看见她的面目表情恶狠狠的,我心里很难受,脑子尽是邪念,当时我恨的她咬牙切齿,恨不得她马上去死。我就象着了魔一样,完全被魔控制了,说的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当时争吵的时候,还有两个同修在场,他们用师父的法点悟我,我也不听,那时我的心气的都要炸了。

同修见我这个样子,也一时想不起来该怎么办,正念也不知道发了。儿媳见我这样,就走了。她走了后,表面上看我是平静了,可心里还是不服气,同修说今天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叫我冷静下来后去给她道歉,我表面上答应了。

第二天,我去给道歉时,心里还是不坦然。她看我很不情愿的样子,她又说东说西,又把我的心勾起来了,我就跟她又干起来了,当时我正在洗衣服,我就把盆子一摔,说:“我不给你做了。”她说,你要我不好过,我要你更不好过。

当天集体学法时间,我家是学法点。同修来时,她把同修都赶走了。后来我的弟媳同修来时,她就没有阻拦了。弟媳说:“今天是学法时间,怎么没有人来呢?”因为我自己心性没守住,把集体学法的时间都忘了。听弟媳这一说,我马上打电话叫同修过来学法。同修说,我们来过了,是你儿媳妇不让我们進来。于是他们叫我出去,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跟同修说了一遍。

因为前几天,我在炼静功时,看见一个公鸡在往我身上扑,当时我吓了一跳,我说管你是什么,我都不承认。第二天早上炼静功时,又看见从山上跑下来一个兔子,从我身边跑过去了。第三天晚上,我又梦到兔子变成了三个小孩在我家里玩,我叫他们好好玩,我出去干事了。早上起来,我悟到这些小孩就是魔演化的,是来干扰我的。我马上发正念清除,但是这时候根本发不出正念来,倒掌、瞌睡、头脑也不清醒了,所以才发生了这些事情。

其实我儿媳平时很支持我学大法,同修在我家学法,从来不说什么,于是我向内找,找到一颗争斗心,还有不服气的心,还找到了很多不好的心在作怪。其实都是我修得不好造成的,我知道这一定有魔在干扰。于是同修们也帮我发正念,我发正念时,看见三个小孩从左边过来,又从右边走了。这时我头脑一下子就清醒了,正念也强了,感觉那东西一下子就解体了,心里一下子就平静了,师父的法也打到我脑子里来,看见谁都好了,仇恨也消失了,看见儿媳也不生气了,我主动去把该做的事都做了。

儿媳见我变了,她也高兴了,好象这件事没发生过一样。其实这些都是假相,都是因为自己平时学法不静心,法理不清,上了邪恶的当了。在我第一次跟儿媳吵架的第二天,我上街买菜时,突然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说:“你知法犯法。”我当时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要帮他们干活了,才发生了跟儿媳第二次吵架的事情。我把这些讲给同修听了以后,同修们说我悟偏了,告诉你知法犯法的意思,就是说你是个修炼人,不要跟常人一般见识,师父告诉我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知法犯法就是这个意思。同修说到这,我突然惊醒了,我怎么悟性这么差呀,我这一跤摔得好狠啊,真是太对不起师父了。

经过这件事情后,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认认真真的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